七零年代,我用空间养了五个团宠最新章节,李菜花,王红星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七零年代,我用空间养了五个团宠

小说:年代

作者:千帆历尽

简介:种田、女主独美搞事业、无CP男主。在这个物质匮乏的七零年代,吃饭要粮票,吃肉要肉票,女主空间一来到,投机倒把搞一套。丈夫遭了矿难,留下五个熊孩子。赖子闺女想进门当祖宗?不可能!知青心机婊把自家当提款机?以前的账该结一下了,谢谢。娘家盯上她的抚恤金,想让她把工作给了弟弟?扶弟魔,不存在的。乔木兰带着五个熊孩子种田发家搞事业,然而养着养着,五个熊孩子竟然成了团宠?

角色:李菜花,王红星

七零年代,我用空间养了五个团宠

《七零年代,我用空间养了五个团宠》免费阅读

“乔木兰,你别装死!今儿你们家不给我闺女个交代,我就把你们家门口儿这块地坐穿!”

随着门口儿传来不依不饶的讨伐声,乔木兰脑海中交叠充斥的记忆终于交割完毕。

她,独身活了三十年的个体户乔木兰,穿越成了七十年代末同名同姓的寡妇,沙河村三十五岁的乔木兰,五个孩子的娘。

可巧原主三天前接到了丈夫死在煤矿上的消息,昨日丧事不过刚刚办完。

今日便有村儿东头儿的赖子闺女跳了河,被原主大儿子王红星救了上来,这就死乞白赖要让王红星娶了她这十里八乡丑得出名,满脸疙瘩的懒闺女!

原主是个不折不扣的包子,又是个拎不清的,刚死了男人正伤痛欲绝,这会儿又出了这档子事儿,哪里禁得住,一口气儿提不上来,竟过去了。

醒来,已经是杀伐果决,在商海叱咤风云的乔木兰了。

想她前世实打实的光棍一条,一辈子连男人的滋味儿都没尝过,突然成了五个孩子的妈……

也行吧,毕竟原主给她留下了一笔抚恤金,一个矿上工作的缺儿,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七十年代啊!哪儿哪儿都要介绍信的时期……

她替原主养孩子,这地盘儿归她,这买卖成了!

乔木兰正琢磨,就听。

“乔木兰,怎么不出来了?这是草鸡了?告诉你,不拿出个章程来,这就是开个头儿!”

活了三十年,以前敢指名道姓骂她乔木兰的,最后都被她干趴下了!

盛怒之下,她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就要下地。

守在床边的小伙子见她起身就是一惊,然而到底咬着牙开了口,“我说了,是那个刘兰香拖着我下水的!你爱信不信!想要我娶了她,除非我死!”

这就是原主十八岁的大儿子王红星?

一米七八的个头儿,朗眉星目,初步判断,是个硬汉,往那儿一站,压迫性很强,这话又说得血性十足。

换个时间地点身份,她都要为这小子鼓掌了。

然而,现在,她是这小子的娘!这感觉就不怎么美妙了……

这小子的脾气不是一般的臭啊!

在心里好一阵吐槽,乔木兰这才淡淡开口,“他们打得什么算盘我心里门儿清,就算你想娶了她,那你也得从这门儿里搬出去。我没跟他们刘家结亲家的福分。”

瞄了王红星一眼,不等他作何反应,乔木兰利索地提了鞋就风风火火冲了出去。

乔木兰刚在矮墙下站定,就听一直在门外叫骂的泼妇,阴阳怪气地开口了。

“哟!乔木兰,终于舍得出来了?我跟你说,这彩礼少了三转一响我可不依,还得再给我们家二百块钱!”

有了原主记忆,乔木兰一眼认出眼前尖嘴猴腮的妇人就是对方主力输出——李菜花。

她闺女刘兰香梳着两条油光瓦亮的毛绒绒的黄辫子,一根手指头还插在鼻孔里,这会儿正得意洋洋地看过来。

好家伙,这一眼,好险没让乔木兰把隔夜饭给吐出来,倒是怪不得王红星了,换她她也得炸!

“行啊,李菜花,看上哪家了直接说,我舍了这张老脸皮,给你说和说和!

虽然香子出了名的丑,又懒得生蛆,不过咱们两家也算过命的交情了,大不了我挨家挨户求过去,万一有家不长眼的就应了呢?”

“哈哈!”看热闹的人群里,顿时有人憋不住就是笑出了声。

有人开了头,人群里顿时像开了锅。

“哈哈哈!原先还以为乔木兰是个面人儿,今儿算是长了见识了!这对上李菜花是半点儿也不输啊!”

“以前有王大锤在前边儿顶着,这男人没了,她再不立起来,还不被人啃的连渣儿都不剩吗?”

原本还得意洋洋的李菜花被人揭了脸皮,哪里还忍得住,隔着王家低矮的土坯墙头就是一蹦三尺高。

“乔木兰你给我出来,说谁丑说谁懒呢?你个下三滥的破烂玩意儿,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想当初,她乔木兰也是孤儿院里一拳一脚打出来的,文能舌战群儒,武能脚踢流氓,眼前不过一泼妇,她自然不惧。当即怼了回去,“你自己送上门儿来让人说道!既是做下了这臭不要脸的事儿,就别嫌丢人!当了婊子又想立牌坊,你想什么美事儿呐?”

李菜花气的胸腔充气,心里想着今儿个这事儿过去,非叫她家再多拿一百块钱!想到钱,顿时起劲,她已开口骂了出去。

“天杀的乔木兰,你儿子耍流氓,你还有理了?光天化日地大家伙儿都看见了,你们家想抵赖,没门儿!你今儿个要不把事儿掰扯清楚了,咱们没完!”

“你不想说我都得给你掰扯清楚了,我就看你们家这又懒又丑又下作的闺女过了今儿还能不能嫁得出去!”

人家不拿自家闺女当宝贝,她自然不会舍不得下这个狠手,有胆出来算计,就得有被人扒皮的觉悟,乔木兰撕起来,毫不嘴软。

李菜花原本心虚,之前猖狂自是仗着乔木兰是个包子,任她捏扁搓圆,眼见乔木兰不好惹,哪敢真叫她开口掰扯,当即往地上一坐。

“老天爷啊!这日子没法儿过了!我家这清清白白的姑娘,被人耍了流氓,以后可怎么嫁的出去啊!”

“老天爷啊,你可睁开眼吧!这天底下它没有王法啊!老天爷啊,这王红星耍流氓,你怎么不收了他呀!”

别说,李菜花往地上一坐,连哭带喊,声泪齐下,加上乔木兰言辞激烈,竟有不明就里的,对着乔木兰指指点点。

乔木兰眯了眯眼睛,转身回屋儿拿了搪瓷脸盆,可巧原主那懒货,盆里还有半盆洗脸水没倒,眼见那水已经浑得看不见盆底了……

正好!

乔木兰端着水,回到矮墙边儿上,一使劲一盆脏水接着矮墙就泼了出去。

李菜花表演得正卖力,就被淋了个正着!

“乔木兰!你心虚就拿水泼我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别叫你儿子耍流氓啊!”李菜花湿淋淋地落汤鸡一样,愣是不擦,反而又跟乔木兰掰扯起来。

“心虚?我就是给你洗洗你那张臭嘴!

我们家红星什么人,村儿里的老少爷们儿可是清清楚楚!你们家刘兰香是什么货色,街坊邻居的也都是门清儿!

我们家红星根红苗正,吃苦耐劳,多少闺女都眼热?他稀罕你家刘兰香?

我家红星说得清清楚楚,是你们家刘兰香死活拉着他不放,把他拖下水的!的确是有人耍流氓,咱们村儿出了个女流氓!”

                           

原创文章,作者:千帆历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79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