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轻稚,陆言辰小说《陆少别虐了,你只是替身》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陆少别虐了,你只是替身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樱玺

简介:(追妻火葬场,双洁)  李轻稚被设计成了害死陆言辰白月光的替罪羊。  新婚夜,陆言辰一脸鄙夷:贱女人!也配喜欢我?  后来他为了白月光狠心抢走她的救命药。  死里逃生后,轻稚想起所有记忆,她才是他真正的白月光!  后来,一向睥睨万物的陆氏太子爷为了看她一眼,不惜爬狗洞进门:轻稚再给我次机会好吗?  忽然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出来宣示主权:轻稚是我的人,之前她只是把你当成了我的替身!

角色:李轻稚,陆言辰

陆少别虐了,你只是替身

《陆少别虐了,你只是替身》免费阅读

“陆言辰…你无耻…”

李轻稚被压在床上咬牙切齿地盯着眼前疯狂的男人。

陆言辰伏在她耳边冷声戏谑,“费尽心机嫁给我,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自从母亲去世后,李轻稚一直跟乡下的姥姥相依为命。

自从半年前出了车祸,他父亲就以给她治病为借口,把她接到了蓝城。

没想到李父给她治好病之后,竟是为了让她替已经怀孕的妹妹嫁给陆氏集团太子爷陆言辰。

李轻稚本不想嫁给一面都没见过的人,可父亲以全家性命相逼,李轻稚无奈之下只好答应。

没想到当她在订婚典礼看到陆言辰的第一眼,就无可救药的彻底沦陷了。

她就好像前世见过他的脸一般,被他那俊美无暇的脸、绝佳的气质和高挺的身材吸引了。

李轻稚本以为他能答应结婚,也是因为他喜欢她。

没想到他竟是为了报复她!

在他们新婚之夜,他就这样羞辱她,以后的日子可想而知。

李轻稚的心中满是苦水,她梨花带雨地摇头,“我没有!”

陆言辰愤恨地盯着她,“如果不是你极尽心思讨好我二叔,他怎么会把你嫁给我?

如果不是你非要求二叔逼我娶你,暖宁又怎么会坐飞机出国离开我?

还敢说自己没有!李轻稚,你真是个贱女人!”

李轻稚哭着解释,“不!如果我早知道你喜欢别人,我怎么可能逼你结婚!”

陆言辰的大掌狠狠捏着她白嫩的小脸,狰狞地笑道:“暖宁已经走了你才在这里装大方!李小姐能讨好我那铁面二叔也是靠这副我见犹怜的演技吧?

听说你当初为了让我二叔开心,一连好几天亲自给我二叔按摩身体。还装?嗯?”

“我没有!陆言辰你混蛋!”李轻稚愤恨地咬着唇。

陆言辰捏着她的脸冷声嘲讽,“收起你那廉价的眼泪,一个荡妇罢了!真能装!”

当初讨好他二叔的事都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李笑颜做的,她一心想嫁给陆言辰,可就在结婚前六个月,她在酒吧被混混强暴怀孕。

她的身体如果打胎,以后就再也怀不了孩子。

为了跟陆家联姻,陆父这才把乡下的李轻稚接回来,让她跟陆言辰结了婚。

以前的事都是李笑颜做的,可却要她来背锅。

李轻稚答应过自己父亲,不能让陆家知道换人的事。

她不能供出已经出国的李笑颜,而且就算她说了,他也不会相信。

可她又凭什么承受这些?

东方渐渐露出鱼肚白,金色阳光透过窗棂洒在李轻稚身上,为她镀上了一层耀眼的光芒,清丽容颜显得更加柔美。

而在陆言辰眼中,这光芒变得无比刺眼。

她让他失去所爱,她凭什么还能享受这样安宁的生活?

陆言辰一把将她身上的薄被掀开,不耐烦地厉声呵斥,“起来!李轻稚!你这个祸害!真以为自己是陆夫人了?起来干活!以后你只是我陆氏庄园的一个女仆!”

李轻稚懵懵懂懂地睁开眼,看到眼前这个容貌俊朗,面容愠怒的男人,她就想起昨晚他的疯狂。

李轻稚下意识地向后瑟缩,急忙拉过被子遮住身上的青紫痕迹,只这一个小小的动作,她残破的身子就疼得像被扯烂的碎布一样。

李轻稚忍着疼痛,蹙眉问:“你算什么男人?不喜欢我还跟我结婚?不喜欢我还这样对我!”

陆言辰没好气地走到床前,弯腰凑近她。

李轻稚又恨又惧地紧紧捏着背子贴在墙边,退无可退。

陆言辰一把捏住她躲避的小脸,冷厉的语气中带着嘲讽:“是你死乞白赖要嫁给我,用我二叔威胁我!

你以为你赢了?

别以为你成功爬到我床上就可以安稳当富太太了!

从今天起你就是陆家最卑微的一个女仆,以后你就睡仆人房间!

穿上衣服从床上滚下去!以后不许进我房间!”

李轻稚心中一阵苦涩,那位出走的蓝城才女才是他喜欢的人,而她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个卑微的女仆罢了。

李轻稚落泪苦笑。

“叩叩叩”

陆爵庄园的管家刘川在门口焦急地敲门。

陆言辰脸色阴鸷,没好气地从床上下来,走到门口。

他冷冷打开门问:“什么事?”

刘川握着手机哭丧着脸回答:“少爷,不好了!林家人打来电话,说林暖宁小姐的飞机被人安装了定时炸弹,昨晚在空中爆炸了,林小姐已经…已经去世了。”

“什么?”

陆言辰震惊地向后退了两步,扶着墙壁一脸痛苦,“去世?怎么可能!昨天她还好好的!”

刘川叹息,“是真的。林小姐的大哥连夜去了现场带回了林小姐的骨灰,今日准备下葬,林大哥说,看在少爷跟林小姐相爱一场的份上,希望您能去送她一程。”

陆言辰眉头皱的越来越紧,他脸色阴沉,紧紧攥着拳头,转头看向床上一脸震惊的李轻稚,“告诉他,我马上去。”

刘川又补充一句,“林家大哥说,希望您带上夫人一起去。”

陆言辰蹙眉盯着李轻稚,“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刘川握着手机退了出去。

陆言辰‘砰’的一声,关上房门大步向李轻稚走来,“炸弹是不是你做的!”

他那样看中林暖宁,如果他把她当做凶手,她一定会被他折磨得生不如死。

陆言辰原本无比俊逸的脸,变得极其阴鸷,嘴角还挂着一抹残忍的笑,“李轻稚,你可真厉害!不仅能使手段嫁给我,还把我最爱的女人害死!还有什么事是你做不出来的?”

他像个恶魔,一步步朝她走来。

陆言辰走到床前狠狠捋着她的长发,一脸愠怒,“说!是不是你!”

李轻稚努力隐忍着眼泪,她紧紧攥着被子怒斥,“不是我做的!你只听别人一面之词,没有证据凭什么随便定我的罪?

什么大名鼎鼎的陆氏太子爷,根本就是眼盲心盲的禽兽!”

陆言辰冷声戏谑,“牙尖嘴利!好啊!你说不是你做的!敢不敢跟我去林家对峙?”

                           

原创文章,作者:樱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7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