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局之重返巅峰(林无,小嫣)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做局之重返巅峰

小说:都市种田

作者:程无序

简介:【逆袭+权谋+神豪】商场既充满欲望、美色、财富,又处处陷阱,处处阴谋。林无间被同行设局所害,从亿万富豪一夜之间沦落街头。一次偶然的机遇,三个富婆帮他重回职场,从此开始周旋于各种心机女之间,游走在天堂和地狱边缘。为重返人生巅峰,林无间做下一个惊天大局。最终完成渡劫,成为商界教父级人物……《做局》作者诚心之作,实力打造谋略小说。

角色:林无,小嫣

做局之重返巅峰

《做局之重返巅峰》免费阅读

林无间走到了绝路。

也不能叫做叫绝路,至少还有一条路可走。

那就是——死。

他站在凤城市凤翔大厦顶楼,俯视苍生。

苍生如蝼蚁,在地上爬行。他曾经是其中的一员。

人生一世,不过如此。生者何欢,死又何悲。

都是在奋力拼一个苟延残喘的机会。

我为什么要死?

仅仅是欠了一个亿而已。

一个亿,很大的一笔债。

在蝼蚁身上应该是一粒玉米,或者一颗豌豆。

好像它们从来不会背负这么大的理想。

我这些年在干些什么?

为何要背负如此沉重。

死,对一个人来说,有一千种方法。

活着,却只有一条路可走,忍辱负重。

谁又不是忍辱负重呢。

林无间在富甲一方时,见识了太多为活着忍辱负重的人生。

他们都在为一丝生的希望,哪怕用呼吸机维持生命,也绝不放弃人生欢乐。

轻轻一跃,轰动一时,传奇从此结束。

我才三十来岁,为何强行剧终人生。

那么多荒谬无耻可笑没有任何逻辑的电视剧,都在不停地,一边插播广告,一边收割无辜者的热情。

我,多么生动,多么有趣,多么有理想,多么有血有肉,为何要一死了之。

还可以试试,哪怕生如蝼蚁,也是一段有温度人生。

林无间在凤翔大厦顶楼消磨半夜,终于下定决心,这楼太他妈的太高了,跳下去连无常鬼都不收。

还是重回人间吧,没有车祸,没有战争,没有绝症,我且活着,活成一个标本。

为人类医学,或者哲学,或者玄学,或者管他妈的什么学,做些研究价值。

总算没白费大自然赐予的蛋白质。

林无间整整身上的李宁运动衫。

“一切皆有可能”在激励他,自由落体虽然潇洒,如果飞翔,还会更高更强。

他回到了人间。

一切照旧,温暖的,冰冷的,匆忙的,荒废的,美好的,丑陋的,他欠别人的,别人欠他的……。

所有的一切,比起活着,一文不值。

下到楼底,他想起一段话。

父亲专门讲给他听的,“人生在世,五年一小运,十年一大运。至于行好运还是歹运,就看个人的造化了。”

有道理也没道理。林无间在三十岁之前,从不相信父亲讲的每一句话。

甚至一个字都不信。

他信我命由我不由天。

父亲说,你到了我这年龄,就会明白,天是强者的天,地是强者的地,真理是强者的真理,海参是有钱人的海参。

好吧。

林无间开始相信了。

他现在一无所有,负债累累。海参可有可无,活下去的信仰比空气都贵重。

林无间开始反思,他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不是说五年一小运,十年一大运吗?

为什么林无间的好运只停留了五年,准确的说只有三年呢。

那三年里,他有如神助,无往不胜,做啥成啥,再大的项目,只要他敢干,必然成功。

那三年里,他鸿运当头,财富暴涨,像做了一场梦,一觉醒来就拥有了数亿身家。

可是好运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进入第四个年头后,林无间开始百般不顺起来。

最初是他把霸道停在路边接电话,一个骑自行车的女孩没来由的撞了上来,就那么轻轻一撞竟然昏迷过去。

女孩在医院里治疗了三个月,直到林无间赔了三万块钱才罢休。

区区三万钱林无间并没有放在心上。

没想到的是,潘多拉的魔盒从此打开,噩运开始频频降临。

那时林无间正准备拿下城区的一个黄金地块,已经运作得差不多了,就差走个竞标程序。

不料半道上杀出一个程咬金,有个外地知名的大地产商杀了进来。

人家财大气粗,给市里拿出了一揽子开发方案,那块眼看到手的肥肉就飞了。

为此林无间损失了三十多万的前期运作费用。

也就是在这期间,林无间相处了五年的女友突然离他而去。

女友的家境并不好,上大学读研究生的所用费用全由林无间承担,原本定好的,女友研究生一毕业他们就结婚。

林无间没等来新娘子,等来的是一条微信,“谢谢你这么多年,像宠爱公主一样宠爱我。你的好我记在心里,我没有什么好的东西还给你,只能祝你好人一生平安。”

林无间想找到女友问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噩运犹如狂风暴雨,接踵而来,他应接不暇,根本无法分身。

银行的一笔贷款出了问题,他要拆借资金过桥……

食品工厂发生质量问题……

酒店的房东要解除租赁合同……

父亲也在这时候查出肝癌晚期……

林无间头顶的天空一下子阴云密布。

他像一架机器,开足了马力,没日没夜,不眠不休,只想挽回颓势,让他的人生重回正常轨道。

事实证明,噩运的势力太强大,他根本无法抗衡。

半年的时间里,任何事情都没有丝毫转机。

就像他父亲的病,用上尚未上市的试验药物都没用。

父亲躺在北京医院的病床上,忍着全身疼痛对他说,“间儿,回吧,我认命了。以后这世上就剩下你一个人了,对自己好点。”

林无间含泪点头,“爸,我好着呢。”

“你不好。小嫣不是在北京读书吗?她怎么不来看我?你们分手了?”

父亲在北京住了一个月的院,从来没提过小嫣的名字。

林无间也不敢提。

他越是躲躲闪闪,父亲越是洞若观火。

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父亲才讲出心里的遗憾。

林无间强颜欢笑,解释着,“小嫣毕业前有个学术交流,如今在香港呢,回不来。”

父亲久久地看着林无间,没有戳破他的谎言。

“记着,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要学会把好日子当坏日子过,遇到沟沟坎坎的才能爬过去……”

父亲是一个哲学家。

只有他濒临死亡的那一刻,他说出的每一个字,才饱含人生哲理。

犹如一头耕牛,到了地头趴下来,呼呼哧哧喘完最一口粗气。农夫才会明白,它死于忧患,而不是人间耕作。

“爸,我记下了。”

林无间转过身泪如雨下,爸啊,我现在就遇到沟沟坎坎了,我能爬过去吗?

                           

原创文章,作者:程无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7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