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人的鱼《罪人梯》小说最新章节,陈鹿兵,齐鸿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罪人梯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钓人的鱼

简介:三年前含冤入狱,得遇大佬点拨,三年后王者归来,新仇旧恨一块报。《梯》三部曲最后一部,罪,人,梯,一将功成万骨枯,看陈鹿兵如何踩着敌人的尸骨一步步爬上巅峰……

角色:陈鹿兵,齐鸿雁

罪人梯

《罪人梯》第1章 天堂和地狱免费阅读

陈鹿兵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一个酒店的服务生还能有机会和这样一个绝色美人共度良宵。

半个小时之前,他接到前台的指令,给这个房间送一个果盘,没想到进来之后发生的事情简直是像做梦一样,就在怀里的女人还在回味刚刚的余味时,突然传来了激烈的敲门声,还有人大声叫嚷女人的名字……

陈鹿兵和女人对视一眼,女人眼里的惊恐更甚。

“外面谁啊?”陈鹿兵问道。

“我老公……”

女人说完,根本顾不得搭理陈鹿兵接下来的问话,居然一伸手拿起刚刚还没喝完的酒,仰脖子就灌了起来,陈鹿兵一下子懵了,这他妈的是什么操作,现在最要紧的不该是穿衣服吗?

陈鹿兵刚刚穿好了裤子,上衣还没来得及穿,四个男人破门而入。

陈鹿兵想要夺门而出,但是被人拦住了,堵在了墙角,人生就是这样,前一秒还在天堂,下一秒已经身处地狱了。

这几个人好像是早就商量好了似的,分工明确,三个男的看住了陈鹿兵,另外一个男的直奔刚刚和陈鹿兵欢好的女人,上去就是几个耳光,但是床上的女人居然一动不动,陈鹿兵也很是惊奇,刚刚还活蹦乱跳,这会……

因为床上的女人穿的很少,所以看着陈鹿兵的三个家伙难免有男人的通病,想要多看几眼,趁他们不注意,陈鹿兵夺门而逃。

他以为这就是一起简单的偷晴被抓事件,所以连夜跑回了老家,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如坠冰窟。

晚上他接到了主管的电话,他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陈鹿兵,你在哪呢?”

“我老家有点事,回老家了,对了,领导,我请个假呗……”

“放你的狗屁,我告诉你,你闯了大祸了,你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吗?你居然敢睡她……我真是服了你了,这下好了,我的工作可能也保不住了”。

“她谁啊?”陈鹿兵试探着问道。

“我们市领导儿媳妇,那天来捉奸的是她老公,我们市里有名的公子哥,这下好了,你等着去死吧……”陈鹿兵一听脑子嗡的一下短路了,以至于主管接下来说了什么他完全没听清楚。

“那我该咋办?”陈鹿兵急火火的问道。

“还能咋办,我要是你,就赶紧跑啊,你他娘的真是害死我了,以后不要再联系我,我也不认识你”。

主管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听着电话里传出的忙音,陈鹿兵算是彻底慌了,他现在开始后悔,睡之前怎么就不问问对方是谁呢?

陈鹿兵觉得自己主管说的对,陈鹿兵连夜收拾了简单的衣物,准备天亮就走,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就在他辗转反侧想着去哪避避风头的时候,亮着刺目警灯的督察开进了这个已经沉睡的小村子……

虽然他知道自己睡了别人媳妇这事确实不对,可是他们当时是你情我愿的,甚至那女人还说要给他钱呢,他是没经得起诱惑才答应的,但是到了督察局可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督察告诉他,那女人和她丈夫报案了,告他弓虽女干,而且他是借着送果盘的时候骗开了房门,见色起意,因为女人本就喝了很多酒,没有反抗能力,陈鹿兵的行为很简单,就是临时起意才做出了那些事情,现在就等着检查陈鹿兵和女人体内的DNA是否符合了。

陈鹿兵一下子懵了,他把自己和那女人之间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都告诉了督察,督察也很惊奇。

“陈鹿兵,你说的这些,你有证据吗?”督察问道。

“我……当时就是这么说的,我上哪找证据?”

“比如说她给你的现金,或者转账记录,这些有吗?你有录音或者是录像之类的证据吗?”

陈鹿兵那个头大啊,当时那种情况下,谁会专门留证据啊,还录音录像,哪来得及啊,再说了,这种好事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谁知道这是个圈套啊?

“没有是吧,但是受害者确实是喝了很多酒,经过检查,已经达到了醉酒的程度,再说了,受害者丈夫带人进去的时候,他们都可以证明,受害者人事不省,就你自己是清醒的,你说这事该咋说?”督察盯着陈鹿兵,等着他的答案。

“可是……可是那些酒是她听到敲门时喝下去的,我当时也纳闷呢,为什么第一反应不是穿衣服而是喝酒呢……我明白了,她那个时候就想嫁祸给我了……”陈鹿兵自言自语道。

“陈鹿兵,这些都是你的一面之词,从我们掌握的证据来看,你确实和受害者共处一室,并且发生了关系,受害者喝了很多酒,人事不省,而你是唯一进入她房间的人,而你又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解释,那我们也没办法了,所以,你还是老实交代,我们大家都能省点事”。督察说完,打开了笔记本,开始了讯问。

不管督察怎么问,也不管他们问了几次,陈鹿兵都坚持自己的说法,从未改变,但是他又拿不出任何的证据证明自己说的话。

这种坚持,直到一个人的到来。

这一次会见和以往督察来提审不一样,至少是环境不一样,这一次是在暂押所的领导办公室里,而不是在询问室,而来见他的居然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女律师。

“你是陈鹿兵?我是你的律师,坐吧,怪不得会让她动心呢,确实长的很帅”。女律师一上来就开玩笑道。

“你是哪位?律师?我没钱请律师,再说了,我是冤枉的,我不需要请律师,开庭的时候我会自己辩护……”陈鹿兵强硬的说道。

奇怪的是,女律师看到陈鹿兵这个态度居然没有生气,看了看他手上的伤,问道:“在里面没少受罪吧,其实本来是不用这样的,只要你认罪,或许你很快就出来了……”

“认罪?门都没有,老子没做过的事,绝不会承认……”陈鹿兵闻言,忽的一下站了起来,愤怒的说道。

女律师依然不急不躁,等到陈鹿兵发泄了完了自己的怒气,她扶了一下自己的金丝眼镜,脸上依然满是微笑。

“坐下说吧,别激动,我也是受人之托,齐鸿雁是我的闺蜜,其实她和我说了实话,所以我知道你们是怎么回事,但是她的身份和地位决定了她只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你头上,这个黑锅你必须的背,你有办法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吗?不能……”

“……所以,我做你的辩护律师,我保证,刑期不会超过三年,而且我也不要你付律师费,除此之外,等你刑满释放了,还有人会给你一笔钱作为补偿,他们不缺钱,他们要的是脸面,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不考虑,我是清白的,我会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你告诉齐鸿雁,如果她不实话实说,别怪我到时候不客气”。陈鹿兵怒气冲冲的说道。

女律师依然是职业性的微笑,一句话没说,纤纤玉指捏着一张印刷精美的名片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拿起包离开了暂押所领导的办公室。

夜晚,他的手里把玩着女律师的名片,时不时的闻闻名片上高级香水的淡淡味道,突然间,他所在的监舍门被打开了,从黑影里进来了几个人,仿佛早就知道他的位置,一个布袋一样的东西罩在了他的头上……

当他再次见到女律师桑洛宁的时候,她依然是满脸的职业性微笑,仿佛陈鹿兵被打和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你能想明白我很高兴,这样我们都省事了……”

“我再想不明白你们是不是要打死我?你回去告诉齐鸿雁,这笔账我给她记着了,等我出来会找她算这笔账……”

“这些话等将来有机会你自己亲自说吧,我不当传话筒,再说了,我的职责是给你当律师,不对她负责”。桑洛宁非常认真的说道。

陈鹿兵可以确认,如果不是隔着铁栅栏,他一定会扑上去掐死她。

“我认罪不是因为我做过,我只是想活命……”陈鹿兵自言自语道。

“我们的大多数妥协都是为了活命”。桑洛宁说道。

陈鹿兵已经不想再多说一句话,心里只有恨,既恨齐鸿雁,也恨自己为什么会禁不住诱惑,可是事到如今,再说这些话又有啥意思呢?

陈鹿兵认罪之后,事情就变得简单了,这个案子好像是有人一直在背后推着似的,快审快判,一个月不到就结案了。

桑洛宁确实没有骗他,最高刑期不超过三年,最终的判决结果是有期徒刑三年,接到判决书的时候,陈鹿兵将桑洛宁祖宗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陈鹿兵带着无尽的悔恨被送进了天州市监狱。

有道是树挪死,人挪活,陈鹿兵绝对想不到他这辈子的机会不在外面的社会上,而是在这戒备森严的监狱里。

                           

原创文章,作者:钓人的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50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