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生浮梦《重生毒妃:腹黑摄政王宠上天》小说最新章节,寒非墨,南九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毒妃:腹黑摄政王宠上天

小说:古代言情-医术

作者:伴生浮梦

简介:【重生+虐渣+甜宠+爽文】胎穿的相府嫡女南九儿,空间在手,医毒双绝,可惜上一世脑袋被门夹了,喜欢阴狠毒辣的安澜国三皇子,帮他登上皇位,被渣男一脚踢开,最后落了一个众叛亲离一尸两命的悲惨结局,还害得爱她如命的男人落了个死无全尸的下场。重活一世,改嫁腹黑摄政王,且看她华丽逆转,换她来宠那个爱她如命的男人,前世欠她的、负她的,统统要加倍讨回来。某女人:夫君,他欺负我某王爷 :来人,拉出去剁碎了喂狗

角色:寒非墨,南九儿

重生毒妃:腹黑摄政王宠上天

《重生毒妃:腹黑摄政王宠上天》第1章 重生了免费阅读

安澜国,永宁二十八年,夏!

临安城骤然飘起了鹅毛大雪,这场大雪下了整整三天三夜,整座城白茫茫一片,似是在诉说着不为人知的冤情。

皇城冷宫的暗室中,一个血迹斑斑的女人被绑在了十字木桩上,奄奄一息,只剩下一口气。

她的脚边躺着一个俊美如斯的男人,被砍去了双手双腿,四肢鲜血汩汩。他幽邃的双眸始终盯着木桩上的女子,那是他一生挚爱。

“皇上,臣妾想到一个非常好玩的游戏,来惩治这对狗男女。”这位身穿华服、头戴凤冠的女人,便是安澜国皇后南安安,她娇滴滴靠在安澜帝寒修城的怀中。

“哦?皇后细细说来。”寒修城眸中闪过一抹狡黠和腹黑,戏谑道。

“皇上不是想知道,她肚子里的孽种是谁的吗?不妨剖开来看看。”南安安睨了一眼女人的肚子,眼中散着期待的光芒。

“好,朕准了。”寒修城轻挥了一下衣袍。

一名侍卫拔出腰间的匕首,快狠准划开了女人的肚子,将刚满八个月的胎儿取了出来。

小太监将事先准备好的清水端上前,将胎儿和四肢俱废的男子的血液融入。

不一会儿,两滴血液融合到了一起。

“皇上,她的孩儿竟然是……是寒非墨的。”南安安拿起丝帕掩面而笑。

寒修城早就知道她腹中孩儿的亲生父亲,那一夜还是他亲手设计,将女人送上了寒非墨的床。

木桩上的女人打死也没想到,她的初夜给了寒非墨,而不是寒修成。

女人撑着最后一口气,对着她脚边的男人说了句,“寒非墨,这一世是我对不起你。”

“九儿,我从未怪过你。”

如果有来生,我南九儿一定用命来偿还。

……

……

“嘶~好疼”

坐在花轿上的南九儿倏地睁开眼,摸了摸被打的后脑勺,手上沾了一丝鲜血。

花轿外,鞭炮齐鸣,锣鼓喧天。

她低头看了一眼身上鲜红的嫁衣,又不可置信地撩开轿帘瞅了几眼。

“姑娘,赶紧盖上盖头,这样不吉利。”走在花轿边的喜婆好心提醒道。

嫁衣?

迎亲?

这熟悉的场面,熟悉的台词,惊地南九儿瞪大了眼珠。

她重生了?

竟然重生在被迫嫁给杀人嗜血、暴戾血腥的摄政王寒非墨的那日。

上一世,她深爱着安澜国三皇子寒修城,可寒非墨却看上了她,强娶强夺。

她父亲,也就是安澜国的宰相大人南和曜,为了不得罪权倾朝野的九皇叔,令小厮偷偷打晕了她,将她送上了花轿。

而她,为了与心爱的男人寒修城厮守终生,洞房花烛当晚,给寒非墨下了噬心蛊,并逃离了摄政王府。

正是因为噬心蛊,寒非墨成了寒修城争权夺位的工具,最终惨死于冷宫暗室内。

她不知道前世的寒非墨为何爱上了她,更不知寒非墨爱她如命。

她只知一次又一次接近和伤害寒非墨,是为了完成寒修城的大计,寒修城亦许她,登上皇位之后,封她为安澜国最高贵的皇后。

可最后的结果却是,自己惨死于渣男渣女手中,还害死了亲生女儿和孩儿的亲生父亲。

想到这,滚烫的泪水如断了坝的河堤,从眼角流下。

南九儿颤抖的双手紧紧攥住,指甲插进了血肉里。

“真好,寒非墨,我终于有机会补偿你了。”

……

十里红妆,八抬大轿,声势浩大。寒非墨风风光光娶回了自己心爱的女子。

花轿停在了摄政王府门口。

红鬃骏马上的男人一袭红衣,他天然雕刻的五官,清冷俊美,沉稳中透着几分倨傲和阴冷,浑身上下散发着与生俱来的帝皇气质。

他,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寒非墨,也是今日的新郎官。

只见他大袍轻扬,瞬间来到了花轿前,薄唇微启:“九儿,该下轿了。”

他的声音低哑啐冷,颇有磁性,带着致命的诱惑。

喜婆将花轿轿帘掀开,南九儿从轿子里钻了出来。

因为盖着盖头,她只能看到男人衣袍一角,一抹醒目的红色。

正当她准备迈出一步时,一只白皙修长的大掌伸到了她的面前。

“九儿,本王扶你进去。”

南九儿眼角的泪水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她何德何能,让高高在上的摄政王如此对待。

满心的愧疚感涌上心头,一时之间,楞在那里,不知所措。

“九儿,九儿……”男人低沉的声音温柔地呼唤着她,才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南九儿这才伸出小手,搭在了他的玉掌之上。

他的手心一点温度都没有,清清凉凉的,却莫名给人一股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她下意识紧紧握住了寒非墨的大掌。

这一动作,让寒非墨脊背一滞,他的神色也变得有些不太自在,甚至觉得自己在做梦。

“九儿,你紧张了吗?”他的声音更低哑,还带有一丝颤音。

“没有,我们进去拜堂吧。”南九儿松开了指尖,小手恢复了原状,轻轻搭在他的大掌之上。

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寒非墨带着南九儿入了王府,礼成之后,南九儿就被送进了新房。

她紧张兮兮地端坐在床上,想掀开盖头,却又有一丝犹豫。

古代新人成婚,盖头必须由自己的夫君亲手挑开才算礼成,也意味着两人能琴瑟和鸣,白头偕老。

一个时辰过去了。

又一个时辰过去了。

却迟迟不见寒非墨进来。

她努力回想着上一世洞房花烛之夜发生的事情。

前世,在寒非墨进入新房之前,寒修城派他的贴身侍卫元丰潜入摄政王府送信,要她趁着洞房花烛之夜给寒非墨下蛊。

而且是下能够操控人心智的蛊,也就是噬心蛊。

“咚咚……”窗外突然响起了敲打声。

南九儿知道,是元丰来了。

她半掀开盖头,走到窗户边,轻声询问,“是元丰吗?”

“嗯,九儿姑娘,这是主子交给你的任务。”元丰将窗户开了一个小口,塞了张纸条进来。

南九儿打开纸条一看,与前世一模一样,寒修城想利用蛊毒,操控寒非墨,让他为自己卖命。

这一世,她不再傻到伤害爱着自己的男人,更不希望前世的悲剧重演。

“好,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诉城哥哥,九儿一定完成任务。”

将元丰打发走之后,南九儿又回到了床榻上,等着寒非墨的到来。

她现在满脑子都期待着,与寒非墨洞房之事。

天马行空地想着,小脸都涨红了。

“哎呀,想什么呢,你个老色狼。”她摇了摇脑袋,迫使自己清醒一点。

“嘎吱……”门开了。

                           

原创文章,作者:伴生浮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49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