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水狐《祸国宠妃她又软又作》小说最新章节,沈屏妆,萧承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祸国宠妃她又软又作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小水狐

简介:沈家姑娘长成了。初入宫时,温帝说:“聪明人都在这儿选相公的。”沈姑娘:“……”“你应该来选我的。”……“屏儿,和朕打个赌吧?”好。“你杀了朕,朕可以为你留免死令。若你后悔,你手上这把刀便干净如常;你不悔,便拿着这道免死令出宫,快乐的过后半辈子。”好。他的血液在榻上弥漫开来,手中刀恍然间变得干干净净,倒映出她惊艳苍白的脸和那双满目苍凉的类眼。

角色:沈屏妆,萧承夜

祸国宠妃她又软又作

《祸国宠妃她又软又作》第1章 贵人免费阅读

温朝二十一年。

下大雪了。

“他还是要让我入宫么?”沈屏妆裹着银貂白袍站在轩门旁,语气略显惨淡朝她身后的芙蓉问道。

“小姐也别太难过了,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只有朝夕陪伴在他身边,才能更好的报仇,入宫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芙蓉低眉小心翼翼道,“就是苦了那上门提亲的公子,皇上怕是不会让他好过了……”

七年前,沈屏妆爹爹沈永山手握兵权,功高震主,先帝令他南下治理水患,他便死在水患中。

朝廷都道,沈永山为国牺牲,值得敬佩。京师也有流言,是沈屏妆出生不吉,克死了亲人。

那年皇上萧承夜还是未登基的四王爷,而她不过十岁,娘亲耐不了丧夫之痛,终日郁郁寡欢,不过数月就抑郁而终,抛下她独活于世。

沈屏妆记得娘亲下葬那晚,萧承夜亲自来到沈府,坐在高堂之上,狭长的桃花眼角仿佛有数不尽的迷人情意,安慰她说,“可怜你还这么小。放心,你依旧是沈家小姐,本王定会保你衣食无忧。”

他念她年纪尚小失了双亲,便也常常来沈府陪伴她,亲自教她读书习字,看朝廷兵书,也读诗经论语,胸有家国情怀,心有女子才情。

那些男子不会的女红以及密事,他也会亲自请了宫里嬷嬷来悉心教导,这让沈屏妆在京师许多名门闺秀中很是出挑。

曾经,她把萧承夜视作养她育她的恩人,对他崇拜,敬仰,甚至险些生了爱慕之心。

可就在两年前,温朝宫变,萧承夜成功登基,她也是在这场纷争谋乱中,得知当年爹爹的死另有内幕,而这主谋,便是萧承夜!

这教她怎么不恨?

萧承夜登基后的两年来,他再没来沈府瞧过她。

不知是有意躲着,还是朝政繁忙。

沈屏妆眼里顿时燃起滔天的恨意,仿佛要将这方圆十里的雪地都一一融化。

“位份呢?”她恨得捏紧衣裙的手指骨都发白,却也还忍着,好气的询问芙蓉。

“探子说他给了您贵人的位份,赐住在幽月宫,对了,静鱼姑娘也是贵人,这批秀女中,只有你二人是贵人,也都被分配住在幽月宫,想必他是用了心的。”

静鱼,苏静鱼,是她从小的闺中密友,感情甚好。

沈屏妆随意‘嗯’了一声转身进屋,等着明日入宫。

翌日,一缕冬阳射入屋内。

芙蓉早早的叫了屏妆起榻,给她梳了妆便启程进宫。

马车颠簸半日,才算到了皇宫。

长廊一眼望不到尽头,红墙绿瓦,楼宇重重,瓦上积雪因冬阳而融化,滴水成串。

沈屏妆由阿嬷领路去幽月宫,路上,芙蓉惊叹,“想不到皇宫里仔细瞧着竟这般好看。”

阿嬷和蔼的笑笑,“可不是,所以盛京那么多人都想进宫,老奴看主子是个有福气的人。”

福气?

呵!

对沈屏妆来说,阿嬷这话宛如嘲讽一般,讽她沈屏妆父母冤死多年,她却一直躲在凶手的羽翼下苟活,如今却要进宫,陪他身侧,伴他朝夕!

这是何等的耻辱!

不知者无罪,沈屏妆倒也没有怪罪她,“这便到了,阿嬷且回去吧。”

阿嬷一抬头,这才看见滚金红匾上赫赫而立的‘幽月宫’三个大字,担惊受怕的自责道:“老奴该死,竟让主子看路了!红妆阁便是主子的住处了,您二人且进去,自会有宫人们打点一切,主子只管安心住着。”

幽月宫是主宫,但以沈屏妆的位份是不能掌管一宫的,这宫里分别有红妆阁和静月堂,静月堂便是苏静鱼的住处。

走进去,红妆阁里收拾得干净齐全,沈屏妆见前殿上还挂着一幅红梅盛开的刺绣大图,看起来绣工精良。

一名叫芍药的宫女见她看这刺绣看得出神,忙凑上前来说:“主子,这是皇上特意让人送来的,说这红梅最像你,坚韧又美丽。”

萧承夜前几年曾常常去沈府看沈屏妆,俩人朝夕相处几年下来,他将她性子摸得清楚,只是近两年来他登基后,他没再去看过她。

沈屏妆淡淡的看了芍药一眼,目光深邃难以琢磨,惊得芍药连忙低下头去,“奴婢多嘴了,请主子责罚。”

倒不想一入宫便罚人,沈屏妆挥挥手让她下去,紧接着便让芙蓉出去打听清楚宫里的大事小事。

既要在宫里生存,尤其是在萧承夜身边,她便得都了解清楚了。

半个时辰后,芙蓉回来,门一开便有冬风卷着霜雪灌入屋内,寒意逼人。

沈屏妆连把她拉到炭炉边上取暖,“可打听清楚了?”

“现在的皇后是嘉乌拉氏,不得皇上宠爱;朱贵妃盛宠多年,她们都膝下无子女。不过近一年来,是清承宫的音常在最受宠,听说之前专宠了快三个月呢,若非有了身孕,只怕这专宠还断不了。”

“身孕?”沈屏妆喃喃道:“皇上有说要晋她位份么?”

“不曾,但她现在已有八个月的身孕,可能是想等产下皇嗣后再喜上加喜吧。”

沈屏妆心有疑惑,专宠是在对外说萧承夜真真喜欢这音常在,如今她又有了身孕,陪在他身边一年之久,为何晋位的事儿却一字不提?

芙蓉并不知情,她也没再追问。

***

夜里,沈屏妆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喃喃道:“传闻贵妃娘娘眼里容不得沙子,怎么会容忍音常在受宠这么久,还让她有了八个月的身孕?”

守夜的芙蓉也在,但她没想到这一层,听了也搭不上话,“时候不早了,主子别多想了,赶紧睡吧。”

夜里又下了纷纷扬扬的大雪,沈屏妆像是被雪声吵到一般,一晚上都没睡好。

翌日清晨,她眼角一片青黑,整个人的精神差了不少。

“主子,音常在早产了!”芙蓉突然跑进来,语气焦急,“她从昨儿五更就开始生了,可到了现在都没有动静,听说她已经没了力气,只怕是凶多吉少啊,清承宫现在已经乱作一团了!”

                           

原创文章,作者:小水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47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