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川《穿书成短命贵妃!我还想活》小说最新章节,苏子鸢,秦莲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穿书成短命贵妃!我还想活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遇川

简介:律师穿书会发生什么?苏子鸢只不过把书里的人物都安排给自己打工罢了!原书女主样样精通?好的,你认我做大哥,我扶你做皇后!无论是冷漠无情的皇上,才是风华绝代的教主,亦或是知书达理的谋士,武力值max的将军,都是我的小宝贝!各位看官且看苏子鸢如何为所欲为,成为全书最大人生赢家!

角色:苏子鸢,秦莲儿

穿书成短命贵妃!我还想活

《穿书成短命贵妃!我还想活》第1章 这也能穿书?免费阅读

“救命啊!”

苏子鸢在长满荷花的池塘里使劲挣扎着,拼命想抓着周围的东西,可是她越挣扎,就下沉的越快。

另一道呼救的声音在她两米外响起,是她曾经的侍女秦莲儿。

“贵妃娘娘和慧答应同时掉进水里了!快救人啊!”

船上的侍卫大声喊着。

今日本来是皇帝带着宠妃们乘船游玩的,可是才刚刚游玩了一半,贵妃娘娘就追过来了,还和秦答应起了争执,两个人都掉进湖里去了!

众人皆知,贵妃娘娘爱皇上爱得痴狂,皇上却唯恐避之不及,若不是忌惮她娘家势力,只怕贵妃娘娘早就被打入冷宫了!

慌乱嘈杂的声音惊动了皇帝墨君临,他紧紧蹙着眉,只是淡淡问了句,“外面发生了何事,如此嘈杂?”

侍卫忙回复道,“贵妃娘娘和秦答应打架,不知怎的掉进水里了!可今日是您私游,小的,小的也不会水啊!”

墨君临大踏步走到了船舱,只见着湖面上两个脑袋一冒一冒的,两人情况都不妙。

秦莲儿还有个脖子在挣扎,苏子鸢就剩个脑袋了。

来不及多想,墨君临直接跳了下去。

几乎是下意识地,他游到了苏子鸢旁边,正要救人,衣襟却被一只手抓住了。

是秦莲儿!

“皇上,皇上您救救臣妾吧!”秦莲儿死死抓着不放手。

墨君临只能先带秦莲儿上船去,回头再管她。

苏子鸢眼睁睁看着自己最爱的夫君从自己面前掠过,救走了她恨的人。

她闭上了眼睛,不再做任何挣扎,任由自己一点一点被湖水淹没。

她本来是将军家的独宠千金,从小被将军府上下捧在手心里都怕化了,要什么有什么。唯独这皇帝墨君临,简直就是她人生中的宿敌。

就是块石头,也该被捂热了吧!

初见他,他还只是个默默无闻的皇子。秋日比武那么多英姿飒爽的男子,她偏偏就中意了他。

可是墨君临对她却是唯恐避之不及,无论她怎么讨好,他就是不为所动。

后来,他母妃离世,他也失去了唯一的依靠。苏子鸢趁机抓住机会,让将军府以娶她为妃为筹码,送他坐上了皇位。

是啊,他只是迫于对权力的渴望才娶了她,她得到了皇帝妃子的名分,却未得到一点点宠爱,真是讽刺啊!

墨君临继位后,一心投入治理朝政,借着将军府的势力铲除异己,稳固朝纲。

如今他天下在手,却唯独不想要她。

她都比不过一个丫鬟上位的答应吗?

苏子鸢啊苏子鸢,事已至此,你死心吧。

她也分不清是湖水还是泪水,渐渐沉了下去……

——

“贵妃娘娘,您终于醒了!”

苏子鸢艰难地抬开眼皮,眼前还是一片朦胧,看不太清楚。

那开心的声音渐渐把她拉了回来,她看清了眼前的人儿,是她最忠心的侍女,琦玉。

“皇上,娘娘她醒了!”琦玉又喊道。

话音刚落,一张俊逸的脸庞便出现在她的眼前。

这就是她最爱的人。

生死存亡时,宁愿救一个丫鬟也不愿意救自己的人。

“子鸢,你醒了。”

这是墨君临第一次来看她,没想到是这样的场景。他的眼里,更多的是愧疚吧,还有一丝担忧。

他担忧什么,怕将军府兴师问罪吗?

苏子鸢笑了,但却不是为了苏子鸢笑的,而是为了自己。

如今躺在这里的,早已不是以前的贵妃娘娘了,而是从其他世界里穿越过来的。

她叫周嘉诺!

是Z国首席法律顾问,经过她手的案子,就没有不赢的!

她原本正在为手头的大案子做法律分析,休息时间只是想看个小说放松一下,没想到看着看着睡着了。

醒来以后,居然就穿书成了前三章就领盒饭的短命贵妃!

书里也没太描写过她,毕竟她作为炮灰死的早!

这本书本来是写秦莲儿的宫女上位记大爽文的,而苏子鸢就是第一个炮灰!

在书里,贵妃百般刁难作为丫鬟的女主,女主却和皇上偶遇相识,几次相遇,男主越来越欣赏女主善良温柔。后来皇上墨君临不顾众人反对将女主秦莲儿收为妃嫔,所有对女主不好的人,都被直接干掉了!

比如这位贵妃,落水死亡,全家被杀……

最后男女主双宿双飞,圆满结局。

……

这是玛丽苏甜宠文吧!

周嘉诺无奈,这么好的家世干点啥不好哇!非要嫁个不爱自己的男人,搞事业搞钱它不香吗?为社会主义法治做贡献它不香吗?

这身份,为国家法治出点力,为国家财政搞点钱,不比做个头脑简单的妃子有用?

周嘉诺,不,现在的她叫做苏子鸢。

她缓缓抬头看向眼前的男人,眉眼深邃,举世无双。

这样温润如玉的人,做事怎么会那样狠绝。不过她也见怪不怪了,杀人犯也有看起来憨厚老实的。

为男人着魔这种事,苏子鸢以后可不会再干了!

这大好的人生,怎能如此浪费掉!

她缓缓开口,喉咙还有灌了很多水的不适感,声音微弱又哑:“皇上您忙吧!我没事!”

这下,换墨君临惊讶了。

平日里这女人为了见他一面,无所不用其极,一哭二闹三上吊,故意装病也有许多次,每次都拉着他不让走。

脑子进水了吗?

居然让他走!

这肯定又是她欲擒故纵的新把戏吧!还装的那么可怜,他还真的差点相信了。

他偏偏不可怜她,不是让他走嘛?他真走了看她怎么办。

墨君临心里冷哼一声,反正朕也来看过你了,面子上也过得去了,别想套路朕。

“既然没事,朕便走了。”

“恭送皇上。”病榻上的苏子鸢立马送客。

墨君临走出几步,眼看着都要到宫门口了,苏子鸢还没动静。

她这是转性了?

不可能吧……

苏子鸢终于把那位大神送走了,伸了个懒腰,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并无大碍。

“你怎么不挽留朕了?”

                           

原创文章,作者:遇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47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