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三穗《蟪蛄记》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蟪蛄记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青山三穗

简介:太古时期有位太虚的神喝了初始水后拉肚子拉死,于是重浊下沉,轻清而升,成就盘古大陆。很多年以后,大陆划为多个板块,其中初始之境位于大陆中心,那里是许多修道者穷极一生而渴望飞升之地。曾有通天一树,名为天梯,其上有碑,观之一不小心飞升虚空化为雕像。 有一块大陆边陲的小岛,人们叫做湫溟镇,李狗剩认为练剑始终太辛苦而愿意在石碑前睡觉挖鼻屎扣屁眼,有一天一条大龙偷溜人间,湫溟人人想上天屠龙……

角色:

蟪蛄记

《蟪蛄记》第1章 朝菌免费阅读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凡人仰观苍天,不知身在井底 ——题记

……

盘古大陆极南,有座岛屿名为暗岛,岛上之人却不叫暗岛,而自称为湫溟镇。

湫溟镇之人懒散极了,而天生以傲慢自居,却对与刀剑之狂热简直难以想象。三岁孩童就以木剑为伴,五岁熟读剑谱,七岁初入剑道,十三岁者更有剑道名家拜入剑堂受一方供奉。

镇上人们对与剑的天赋似乎是与生俱来,即便孩童也有剑术出神入化者。在秋溟镇不善使剑之人如同不会用筷子吃饭或者不会用腿走路般,绝对是一件大新闻。

剑客以鞘中利刃为傲,湫溟镇的人骄傲极了。

镇子西南有座山丘,山上有座破观,观前有个无字碑。李狗剩此时正躺在碑前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挖鼻屎,挖出一大堆黑色鼻屎手指轻轻抹在碑上,旧的鼻屎纷纷掉落,新的鼻屎鼻涕未干。

李狗剩伸了伸懒腰,惬意极了,手指扣了扣发痒的屁眼,然后用鼻子闻了闻,随之对着破观大骂道:“宋洪波你个老东西,不下山去讨饭要饿死老子?老子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偏偏遇上你这样的师父。”

“贤徒莫急,这几日为师修炼的天罡气就到火候了,千万急不得啊,还要麻烦贤徒一旁护法,功法大成时便是拜入剑堂之日啊,到时候你我师徒尽享荣华富贵。”

李狗剩一脸不屑,说道:“也就你自个稀罕你那狗屁天罡气,修炼了三十年也不见得修炼出了啥名堂,等你拜入剑堂,还不如老子自己练剑,等什么时候你的狗屁天罡剑气赢了我再说吧。”

观里苍老浑浊声音道:“贤徒所言极是,所言极是。”

不多时,观里走来位容颜清秀背木剑的稚子,也不修炼天罡气,嬉皮笑脸凑到李狗剩跟前,说道:“贤徒莫急,为师这就下山给你讨饭吃,至于那件事嘛,你考虑如何了?”

李狗剩翻了翻白眼,说道:“老子宁愿饿死,也不干那苦差事。”

宋洪波说道:“老夫这把年纪了,身子骨还硬朗着呢,你再好好想想,为师可以等嘛。”

李狗剩看了他一眼,大惊小怪道:“且先不说你那修炼三十年的天罡剑气打不赢我,单论你这返璞归真的法子倒是神奇,始终不明白你这一身老骨头怎么越活越回去了?”

宋洪波嘿嘿一笑,满脸稚气,说道:“此功法乃是咱们天罡剑系的老祖所创,名为八百秋。修到极致则有延延益寿返老还童功效,但与剑气纵横与人搏杀全无用处,完全是一个养生功法。似要修炼为师这般境界除了常年日积月累刻苦修炼之外,还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必须是完子之身。”

李狗剩捧腹大笑起来,“宋洪波,原来你说你和灵袖剑系的老相好之间如何如何的话全都是吹嘘之言,你果然是完子之身!也是也是,身体容貌返老还童了,那个东西自然也无用了。咱们的这位老祖可真是无聊,自创这么无聊的功法,这可比练剑更是件苦差事啊。”

宋洪波小脸红透,被徒弟这般拆穿,哪里还有半点为师者尊严,真恨不得钻进地里去,干咳两声,扯开话头,说道:“我下山去讨饭。”说罢一溜烟顺着小道溜下山去了。

山名大山,观名紫松,观里住着一个老乞丐和小乞丐,却自称是某个剑系传人。老乞丐费尽心思想让小乞丐学剑,奈何小乞丐说那是一件苦差事,哪比得上饭来张口整日睡大觉惬意。

山下人们从来没有见到过那位小乞丐,倒是老乞丐时常抹着两行清泪哽咽难言,说自己那位小徒弟要饿死在山上了,求好心的大哥大嫂们行行好,救人一命是天大功德啊。

有人问,小孩,你家大人呢?

老乞丐一愣,说道:“老夫今年都已入古稀了。”

有人就痛骂起来,“小小年纪不学好,声音倒是学得蛮像,去练剑啊,也能混口饭吃。”

老乞丐绷着小脸严肃说道:“老夫就是剑道高手你信不信?”

大家笑起来了,在湫溟镇说自己是剑道高手,那该是多高啊!于是便放了狗咬。

老乞丐一边被狗追,一边扭头喊道:“有一日我那徒儿登顶剑锋拜入剑堂,那时尔等想高攀也高攀不起了……”

转眼秋来,白鹤入云,林深有鹿,犬吠水声,桃花带露,李狗剩闲倚无字碑,蹭掉多少鼻屎纷落。

宋洪波的八百秋果然有些火候了,红日大起,一道紫气冲来,脸上便润红如枣,身轻如燕,步履轻盈,日复一日精神了,连声音也不再苍老浑浊,渐渐地也带了些稚气。

修炼了三十年的天罡气自上次小挫之后便一直停滞不前,余生到头恐怕也难有所提升了,重振天罡剑系,登剑锋、拜剑堂也是星辰渺茫了。于是把希望寄托在徒弟身上,奈何这小王八蛋明明对剑道理解高常人几倍,却始终不愿意练剑,说成是苦差事,怎能不让人苦恼?

秋去冬来,大雪萦飞,压得万树低头。

李狗剩病了三天。

观前无字碑隐隐有光。

第三日时,李狗剩身上散发出的光息如夜夏萤火般森然明亮,风雪大行,那些明亮的斑点随风散入人间。

大云如卷,苍穹最深处似乎有某种极恐怖的存在觊觎着此间,接着从天垂落两根黄金巨绳,一时间耀眼无比。

宋洪波看到天上的异象,神情异常凝重,然后看了一眼还在昏迷中的徒弟,接着拿出后背的木剑,朝天一指。

一道剑光冲天而去,风雪避行,连那天上大云都被这道剑光割碎洒落人间。

雪更大了。

然而剑光尚未直指天穹最深处的那抹存在就被那两根黄金巨绳搅碎化作无数耀眼的光息吹进风雪中。

接而,穹顶之上出现了两点星光,渐而不断膨胀,如同两盏金色灯笼,最后化如斗大。

宋洪波朝天一指的剑光被打散,这时随着天顶两轮金光越来越大,随之感受到的威压也愈加清晰。

手中木剑在轻微颤抖。

而那块无字碑更明亮了,发出耀眼光芒。

终于,天顶的那抹存在看到了来自无字碑上的光,有些犹豫,似乎惧怕,再三之后,终于露出真面容,随之发出一声怒吼,伴随着强大无比的神圣气息砸向人间,落于山前破观,观前有一座无字碑。

那日,如同天裂。

虽然第一次听到这种声音,但是人们很快便猜出盘旋在云层上方的存在究竟是什么。

是龙吟!

那是一条散发神圣气息却足以碾压世间任何物种的金甲巨龙!

湫溟镇之人并未惊慌,除了让孩童进屋躲避之外,所有成人大都蓄剑待发,便要上天屠龙。

除此之外,不止五大剑系、剑峰,甚至连剑堂里的那五人也都被这景象引起了注意。

宋洪波心神荡漾,若非几十年修炼的八百秋所支撑,寻常人只怕便被这声龙吟震碎。

宋洪波抖擞精神,提气于胸,朝天大喝道:“孽畜,你可知此间之人是谁!”

                           

原创文章,作者:青山三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46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