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掉这车芒果《凡画》小说最新章节,方凡,康言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凡画

小说:玄幻-无线流

作者:干掉这车芒果

简介:战场归来,带回的不是荣耀,而是满心仇恨。魔神临世,本是救死扶伤的医师踏入腐朽世间,用邪法拯救众人。问苍天,这大地怎么会如此污浊!问世间,这王朝为何如此奢靡!丹田破损又怎样!换路重修便是。……..斩佞臣,战邪佞,笑尘世!一切是凡,一切为凡,一切成凡!

角色:方凡,康言

凡画

《凡画》第一 章 战豪强免费阅读

万里风沙,到处是黄烟席卷,只有沧桑的商贾串通两界。

摧残的不只有商人,更有这边疆的军民。

方凡走进城内,守城的将士见他满脸乱爬带满了沙尘的胡子,再看了看残破的盔甲,认出样式,是建安国的士兵,也没多做阻拦。

“建安与长乐的战事快要打响了,这人怎么还敢出去?”

“难不成是斥候?看样子被发现了。”

“行了,做好本分,私下议论会被处置的。”

两名守卫窃窃私语。方凡越走越远,眼神莫名迷离。

踏在建安国的土地上,方凡的心似乎得到了呵护,稍稍平复。抬眼看着路上面黄肌瘦的百姓,他的内心挣扎。

脚步放缓,路边的民众自顾自的向前走着,仿佛习以为常一般。要知道,方凡一身残破盔甲,像是战败的逃兵一样,任谁也会吓一跳,更别提这些普通人了。

“国,建安?这像是被奴役的国家吧。”方凡喃喃低语,想起与自己一同去的战士们,愤怒和不甘充斥着他的面庞,摧残着满是创伤的内心。

马上就能带你们报仇了。

下定决心,眼神渐渐坚毅,脚步有力地向着军营而去。似乎有怨气充斥着他的眼瞳,污浊的眸子里缓缓填满了黑气。

方凡平复心绪,黑气才慢慢地退去。

城内,军营。

“报!又来了一个斥候,名叫方凡。”

军帐内,将士个个盘坐,面前酒肉丰盛,佳人环绕,莺歌燕舞,奢靡至极。

“得罪权臣的那些人到现在还有能回来的?”主座之上,一个低沉但的声音响彻帐篷。

统帅叫康言,建安皇族庶子,是来边疆镀金的,说白了就是要升官的噱头。康言虽身形健壮,但每日沉迷女色,早已亏空。

营帐外传来护卫阻拦的声音:“小子,你怎么硬闯,停步!”

“让他进来。”康言不耐烦的道,威压如同江河怒浪朝着方凡压去。见方凡眼神坚毅,憔悴的脸上露出了点兴趣。

方凡脚步沉重,面庞冷峻,杀心内敛,缓缓地朝着康言而去。

距离主帅三十步,方凡指着上边的康言问到:“我问你,三支斥候曾回来,却无增援,甚至他们也不见了造成斥候与先遣部队尽数覆灭,为何?”方凡直视高高在上的康言,没有下属对将军的畏惧。

方凡知道,这些与他一同的人都是得罪过朝堂大臣的人,但他还是不信,身为一军统帅,只顾贪图享乐,不顾战事吃紧。

康言无话,大笑着怀抱美人,饮了口佳酿,撇开话题,缓缓道:“见将军不叩拜,还敢大放厥词?”

“对呀,对呀,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还敢大放厥词?”

“你可知你见的是何人,还不快快跪伏,顶礼膜拜!”

“真没想到,今天还来一个助兴的。”

底下之人无不讥笑,皆都是一些丑恶嘴脸。这些将军都是权贵出身,学过一些礼数,现在却如此不堪。

方凡见他未应答,继续向前走着,脚步愈发的沉重,眼中黑气也缓缓凝聚。

距离主帅二十步,方凡青筋凸起,却淡淡道:“我问你,建安,安的是国,还是?”

康言指了指军帐内看笑话的将军们,最后手指缓缓落到自己身上,眼神充满了玩味。

距离主帅十步,方凡攥紧了拳头,癫狂的说道:“我问你,怎样医国?告诉我!”

“哈哈哈…….”军营中每个大将皆是捧腹大笑着,笑声传荡在军帐内,好似笑柄成功逗笑了所有人。

康言双臂搭在膝上,手上拿着的酒杯微微倾斜,冷笑着说:“无知小儿。”

方凡看着他们的嘲笑,不紧不慢地拆卸盔甲。众人见他如此举动,还以为他受不了打击,想要血溅主将,倒他们的胃口,刚想叫人拖出去,只见方凡并未拿出佩剑,而是扔在了地上。

铠甲落到地面的声音很大,发出“咚咚咚”的闷响,每掉落一件就会有个人止住笑声。停住的人的多了,人们才从笑声中止歇,略带惊恐地看向四周,只见那些人被定在原地,表情是笑的,眼神里却充满了惊恐。

康言大声叫着,眼神中的嘲讽缓缓变成了震惊。

“是邪法,天瞳开!”

邪法攻身摄神,是严令禁止的。

只见康言眉心裂开一道口子,光芒从内照射,散落在方凡的身上。浑身的灵宝也被催动,一时间阵营里宝光大放。

方凡浑身黑气环绕,丹田破碎,充斥游荡的黑气。这些黑气像是巨蟒一样不断从盔甲内钻出,还没等他们反应,便成堆涌入在座将军的身体里。

更多的黑气是涌向康言,但是却有微薄的龙气护住他的体,难以近身,这才给了他催动宝器的时间。这是帝族的龙气,极其稀薄,所剩无几,可见皇族已有没落的征兆。

“你怎么学到这些的?你不是医师吗?怎么会邪法!”有人叫道,但没一会也被无形的黑气定在原地,惊恐的面庞充满了不甘。

尽管在座都是修为不弱的存在,甚至每一个都达到了元婴水准,但这些黑气全是战友的神识,那是一份份对国家的执念。

“这是我师父教我的,他也是个医师,是个可恶的庸医,说什么只要救治百姓,就能让他们摆脱愚昧,说什么医民就能医国,尽管他再怎么努力,也抵不过你们的伤害。”方凡的语气格外的平静,眼神里黑气弥漫,眼眶有泪水凝聚,用手擦了擦,直视着惊恐的康言。

方凡一字一句道:“我想去看看这腐朽的王朝,想去医皇帝腐朽的内心,可我做不到!我凭借医术与巫术进入王朝,只能看见狐狸成群,老鼠遍地!就连皇帝也不过是贪色的蛟龙,我与他们不合,被驱逐了,本想看儿郎热血,却只有底层兵甲才是真豪杰。”

方凡说完,扔下最后一块盔甲,如释重负,仿佛沉重的石块卸下。

“繁花落尽帝不见,便拿小杈予豪杰。”方凡一步步的走向康言,满身的黑气如同怒龙,在他身后盘踞,满口獠牙锐利至极。

怒龙俯冲,微薄的护罩像是豆腐一般,碎成了齑粉。

“都走开!”康言眼前的豪奢被黑暗充斥,他的眼神前所未有的惊恐,谁曾想到一名医师竟有此邪术。

“我不会让你们这么容易解脱,我会封住你的窍穴,让你修为不能动用分毫。”方言笑容疯癫,他想起了故去的战士,他们都是豪杰,虽死犹酣战。

方凡在这一刻,彻底的陷入疯狂,终究是被仇恨压抑地心智凌乱。

“啪”的声,他给了自己一掌,像是要强行清醒。刚才的情绪,全是压抑不住的神识充斥着想法。

缓缓地摸到丹田处,方凡抗争着神识的侵扰,拔出一根蚂蚁大的小剑,这是封住神识的法器。丹田是引诱神识的诱饵,在拔出的一刹那,他到结丹的修为也随之烟消云散。

方凡神志清醒,那些神识不再侵扰他的身体,回归土地的天地之间。

                           

原创文章,作者:干掉这车芒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45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