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蜜茶《重生:将门白莲攻略纯情太子殿下》小说最新章节,白瑶,秦娇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将门白莲攻略纯情太子殿下

小说:古代言情-医术

作者:荔枝蜜茶

简介:白瑶,将门贵女,天资卓越,名极一时。却被自己的丈夫放弃,被好友嫉妒杀害。甚至被毁容貌和清白。猛然睁眼,却成了六品外派武官的同名女儿,不仅面容丑陋,还是个草包废物,被嘲注定没人要。面容丑陋?师传神医的白瑶能活死人肉白骨,区区毁容算什么。草包废物?大琮第一才女白瑶能惊绝天下。没人要?那就收获一个三千弱水都不取,独宠她一人的未来皇帝。但那些欺她负她的一个也不能活!

角色:白瑶,秦娇娇

重生:将门白莲攻略纯情太子殿下

《重生:将门白莲攻略纯情太子殿下》第1章 重生成草包免费阅读

盛夏的夜格外闷热难耐。

圆月高挂于天,透着浅浅的绯红,整个翎香苑好似笼着淡红的轻纱……

一个衣着华丽的女子被一个侍卫模样的男子挟持着,半跪在池塘边缘。

她唇红齿白的脸上布满泪痕,纤细的手腕和脚腕上落着可怖的划痕,已然是被挑断了手脚的经络。

鲜血滴到脚下凹凸不平的石子路上,形成的血泊蜿蜒醒目。

“秦娇娇!你究竟为何如此对我!?”

她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挣扎着,泪眼婆娑,声色俱厉。

“白瑶,英武大将军的独女,神医的外孙女,大琮第一大美女,大琮第一大才女,甚至还嫁给了我恋慕的六皇子萧景天,什么风头都让你出了,我还能如何对你。”

秦娇娇轻蔑一笑,“自然是想让你死了!”

秦娇娇的脸上露出鄙薄的神色,她抬脚碾上了白瑶白皙纤细的手指。

“这双手很会弹琴作画吧,踩起来一点也不舒服呢。”

白瑶咬着嘴唇,唇角露出一丝殷红。

她抬眸狠厉的瞪着秦娇娇,凌乱的头发披在肩上,如此狼狈依旧挡不住白瑶出水芙蓉的绝色容颜。

秦娇娇猛然收住了眼里的快意,从身边侍卫身上抽出一把剑,勾起唇角,目露凶光道:“你这张脸还真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啊,若是在上面写字作画,你说会不会更美啊?”

侍卫动作麻利的揪起白瑶的头发,此时白瑶的脸才得以全数展露在秦娇娇面前。

秦娇娇盛气凌人的站着,抬起手中的冷剑嗔笑,在白瑶脸上狠狠的划了下去。

迸溅的血液掺杂着白瑶凌厉的惨叫声响彻云霄。

“果然更美了。”

白瑶痛得几近昏厥,鲜血白嫩的脖颈滑下,将衣衫染成了可怕的血红色。

赫然的“沉鱼落雁”笔画深深浅浅的落在白瑶白如玉的脸上,红白相间,衬得越发恐怖。

秦娇娇将剑扔到了地上,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将溅到自己手上的血用帕子擦干净丢到了白瑶的脸上。

“别让她昏过去。”秦娇娇嫌弃的背过身去,恰巧看到几个面露色相的侍卫,眯着眼睛在白瑶的身上流连。

这些侍卫多是山里的土匪出身,杀人越过,强抢民女更是常有的事。此次下山扮做侍卫辅佐在秦娇娇身边,几天没得到滋润的三野莽夫见到白瑶更是甘之如饴。

“瞧你们没出息的样子。”秦娇娇不屑的睨了一眼那些侍卫,“随你们快活,完事了记得扔池塘里就行了。”

侍卫们听言如饿虎扑食般朝白瑶扑了上去。

秦娇娇鄙夷的看着白瑶被吞食的糜烂模样,狞笑道:“六皇妃夜游不幸失足落入水中,身殒。”

白瑶眼神空洞的望着天上的血月,流下了血泪。

她最后的意识只剩刺骨的疼痛和土匪身上令人作呕的恶臭。

忽然,刺眼的光让白瑶恢复了知觉,她缓缓的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让她无法视物。

臭味逐渐被香味盖过,淡淡的琥珀香使她的头脑逐渐清醒过来。

她的五感逐一的恢复,视线也越发清晰起来。

她的脸上蒙着一面白纱,伸手摸上自己的脸,皱眉疑惑,烧伤?

她坐在一个书案前,手里握着一支最劣等的毛笔,笔尖微微开着花,桌上还摆着纸和墨。

她抬眸看到了庄严开阔的大堂,一排排书案整齐的排列着,许多比白瑶年龄小的姑娘也都同她一般坐在书案前。

大堂的最前端,端坐着三个面露严肃的男子。

“白瑶!不要东张西望!”其中一名头戴官帽的男子声音洪亮,盯着白瑶,面露凶色。

白瑶瞳孔收缩,手一抖,墨水滴到了洁白的宣纸上,晕开了一朵墨花。

她再次环顾大堂,握紧了手里的毛笔。

“朗文堂考试?!”白瑶惊呼。

“白瑶!做什么梦呢!?”头戴官帽的男子再次高声呵斥。

正在考试的其他姑娘们忍不住的笑出了声,纷纷侧目。

白瑶脑袋猛然的嗡嗡响着,一些不属于才女白瑶的回忆涌入了她的脑子。

原来这具身子并不是她自己的,而是与她同名却生于六品武官家庭的白瑶。

生母因为难产早逝,父亲又是常年在外巡视。由于没有得到良好的教育,便成了一个文不成武不就的废物草包。

她的手又摸到了因为大火而毁的面容,虽然她并未切身体会大火的炙热,但通过小白瑶的记忆,仍旧直冒冷汗,心有余悸。

如今又因为发了高烧没有及时得到医治而离世。

这才让白瑶鸠占了鹊巢。

白瑶默默的叹了口气,原来这身体的主人也是可怜人,但她的记忆除了几件大事,真是毫无营养且乱七八糟。

白瑶看着桌上的宣纸,幸好当事人还记得今日的考试题。

“不就是以家为名作一幅画嘛,怎么可能难得倒被称为大琮第一才女的白瑶呢。”

白瑶深吸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还没完全适应的身体。

拿起那支龇牙咧嘴的毛笔,洋洋洒洒的作起画来。

一些以白瑶为乐子的姑娘们,埋头偷笑,等着看她的笑话。

                           

原创文章,作者:荔枝蜜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45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