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斤桃酥《报告将军,公主她会仙术》小说最新章节,颜歌,纪景辰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报告将军,公主她会仙术

小说:古代言情-脑洞

作者:半斤桃酥

简介:魂魄被缚,一朝成了痴傻公主,还被当成皇帝的傀儡塞进了花轿。幸亏有仙术护身,颜歌只想坐吃等死地混过一世,谁料到却被一个凡人挑动了尘心。挑动就挑动吧,凡人命短,她贪心,想带他去梵音山修仙。谁曾想阴差阳错,生死两茫茫。她以为自己没能争过天命,却发现天命其实妙不可言。【双洁,甜虐,HE】

角色:颜歌,纪景辰

报告将军,公主她会仙术

《报告将军,公主她会仙术》第1章 痴傻公主免费阅读

天启十年,京城纪府。

是日,阖府张灯结彩,红烛高燃,一片喜庆景象。

只是饭桌正中坐着的老太太,脸上挂着寒霜,看上去不太喜庆。

满堂的宾客纷纷交头接耳。

“孙子刚刚凯旋归来,现下又成了皇上钦点的驸马,我看这老太太的脸上怎么一点笑容也无?”

“这位兄台有所不知,这位纪小将军娶的虽说是公主,却是个先天不足的,自打娘胎里出来就痴痴傻傻,年已及笄,连句话都不会说,你说这老太太能开心得起来嘛。”

“竟有这等事!皇上该不会是故意要为难他们纪家吧?”

“谁知道呢,听说这三公主因着这疯病,被皇上嫌恶,自小就被寄养在城外的紫云观中,前些日子为着这门亲事,方才接回京来。”

“这种难伺候的主,纪将军居然也收下了?”

“皇上金口一开,别说是个痴傻的公主,就是给你塞个瘟鸡,你也照样得娶进门。你看人家纪将军,面子功夫做得多好,脸上一点愠色也无。”

还真是。

那宾客抬头看了眼正举杯与人交谈的纪景辰,见其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仿佛娶的是株白菜,心中暗暗敬佩。

洞房内。

众人口中所说的痴傻公主正坐在梳妆镜前,一边吃着桂圆红枣一边对镜唠嗑:“二哥,你确定我活不了多久了吧?”

“千真万确,我亲去幽冥司打听过了,你这凡躯寿数将尽,只是具体时日,因涉天机,冥官不肯跟我透露。”镜中的锦袍公子抚着一只昏睡的白狐道。

“那就好。”少女露出了舒心的笑意。

“小七,你如今法力被封,在凡间要万事小心。”颜轩叮嘱了妹妹一句。

“放心吧二哥,对付这些凡人,就算只剩一成的法力,也足够用了。况且不还有秋芷陪着我嘛。倒是你,切记帮我照护好我的仙身。”颜歌戳了戳铜镜中的小白狐。

“你说这小家伙吗?我会的。”颜轩拎起小白狐一笑。

“你别揪我脖子!”颜歌叱道。

这时,她忽然听见了一阵细微的脚步声,急忙说道:“有人来了,改日再聊。”说完,左手一拂,铜镜又恢复了本来的面貌。

纪景辰进屋时,看见颜歌和衣躺倒在床上,脸上还盖着一块红帕,看样子,像是睡着了。

果然是个傻子,连坐着等揭盖头都不会。

纪景辰摇了摇头,拿了桌上的玉如意,便来揭帕子。

别过来、别过来。

颜歌感受到他的气息越来越近,脸上的帕子被人一点一点挑起,藏在衣袖里的左手捏了个灵诀,正待要发出,却见那揭帕的手骤然停了下来,眼前的光亮消失,帕子又重新落回到了脸上。

她听见窸窣的脚步声逐渐远去,房门传来被人打开又合拢的声音,偷偷掀开头帕微觑了一眼,见房内空无一人,这才轻舒了一口气,坐起身来。

侍卫言吉趴在门外听动静,乍然瞧见房门被人打开,险些扑倒在了纪景辰怀里,被他按住脑袋推了出去,连忙站直身子问道:“将军,这么快就完事了?”

纪景辰闻言,耳根微红,顿了顿,说道:“我没碰她。”

“什么!”言吉意识到自己叫得太大声,赶紧压低音量问道:“将军,可是长得太丑了?”

“我没掀盖头。”

“将军,那你为何……”

“她既心智不全,我强要了她,恐怕并非她自愿。”纪景辰淡淡说了一句。

言吉听了,大为惊叹地看了自家公子一眼:“将军,我原先以为你只是不好女色,却没想到,你还有坐怀不乱的古风!”

“行了,待会吩咐下人,明早弄点鸡血到帕子上,我不想让祖母看出来。”纪景辰嘱咐道。

“明白!将军,包在我身上!”言吉拍着胸脯应道。

纪景辰交代完毕,自向书房睡去了。

“公主,你没事吧!”

却说颜歌正往嘴里抛着吃花生之时,猛然听见耳旁传来自家仙婢的喊声,吓得差点将一粒花生卡进了气管里,一阵呛咳之后指着她道:“秋芷,你进来之前能不能先敲个门?”

“对不起啊公主,我忘了这里不是青丘,直接穿墙进来的。”秋芷吐了吐舌头,紧张地抓着颜歌的衣袖问道,“公主,你没有失身吧?”

“咳咳咳咳……”颜歌险些又被茶水呛住,“你看我这样子像是失身了吗?”

“那就好。奴婢本以为你念着不是自己的身子,会没那么爱惜……”

秋芷说着说着,感受到了颜歌带有恐吓性的眼神,急忙转移话题:“公主,你对那凡人动仙术了?”

“没有。”颜歌剥完了最后一粒花生,拍了拍手上的碎屑,“我照二哥所说的,像根木头桩子似地躺在床上,那凡人失了兴致,扭头便走了,睬都没睬我一眼。”

“想不到这招这么管用,公主,那你要一直装到底吗?”秋芷扑扇着大眼睛问道。

“看情况吧,目前来说,想要那凡人不对我动手动脚,只有装傻这一个办法了。”

颜歌躺倒在床上,扯过一个枕头抱在胸前,叹了口气:“哎,明明是来取魄的,没想到自己倒成了笼中鸟。”

“谁想到公主丢失的一魄竟投生到了这顾瑶身上,她阳寿未尽,羁恋凡尘,竟然反将您这正主的三魂六魄给吸走了。不过好在你俩长得一样,顾瑶前半生又过得浑浑噩噩,替代起来也不难。眼下只要熬到她命数尽了,公主便可回到仙躯了。”秋芷安慰道。

“是啊,可惜二哥说自尽容易伤损仙元,不然我就寻条白绫了。也罢,就当在人间游历一番吧……”颜歌说着,打了个哈欠,“秋芷,我困了,你也回去睡觉吧。”

“是,公主。”秋芷起身告退。

翌日,颜歌酣睡正香,突然被一阵急喊声唤醒。

“公主,快醒醒!今日是你成婚第二日,按照凡间的礼节,该去给老夫人问安。”秋芷摇晃着她的胳膊说道。

“秋芷,你让我再睡会……昨晚外面闹了一整夜,我还没睡够呢……”颜歌把被子拉拢,闷头继续睡觉。

“公主,你这样老夫人会不开心的。”秋芷担忧地说道。

“没事,反正我是个傻子,老夫人会见谅的。”颜歌闷声说了句。

秋芷见状,轻叹了一口气,合上门出去了。

颜歌一觉睡到日近正午,方才精神十足地爬了起来,发觉肚里枵鸣,便领着秋芷去膳厅用膳。

两人经过一处水廊时,秋芷忽然扯了扯她的衣袖:“公主,你快看,对面好像是驸马。”

“哦,是嘛。”颜歌头也不抬,随口应了一句。

“公主,你快抬头看看,驸马长得还挺好看呢!”秋芷有些激动。

“秋芷,你跟了我几千年了,也该知道,男色这种东西,我向来是不屑一顾的……”颜歌说着,漫不经心地往对面的拱廊里瞟了一眼。

好像,可以顾上一顾。

                           

原创文章,作者:半斤桃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44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