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岁年年《鱿鱼游戏:只有我知道剧情》小说最新章节,李修远,殷秀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鱿鱼游戏:只有我知道剧情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岁岁年年

简介:穿越后的李修远,因为绑定了无限循环保护系统,一直被困在一个叫鱿鱼奖励的闯关之中。123木头人、抠糖饼、拔河、打弹珠、玻璃桥、手枪轮盘。每当李修远闯关成功,即将领取大奖的时候,时间总会被重置到他穿越时的那一刻。直到这一次。殷秀梅:“你这个混蛋,居然用那种谎言睡了我,你今天竟然领着奖金跑了?”李修远:“时间没有重置,我脱困了!”对于李修远来说,真正的人生刚刚开始。

角色:李修远,殷秀梅

鱿鱼游戏:只有我知道剧情

《鱿鱼游戏:只有我知道剧情》第1章 经历无数次鱿鱼游戏免费阅读

伴随着一声响指。

身穿职业装的波浪长发女郎,从身后的西装大汉手中接过一个密码箱。

“这里是五百万,完全可以填平你欠下的所有债务。”

“恭喜你,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如果你能够在鱿鱼游戏之中脱颖而出,笑到最后,那么你获得奖金将是一笔天文数字。”

在将装满现金的箱子,朝向李修远的时候。

冷若冰霜的波浪长发女郎,就这么淡淡的说道。

同样的剧情。

同样的时间。

同样的环节。

一百次?

一千次?

还是一万次?

次数多的已经让李修远记不清楚了。

破旧的民房。

低矮的房梁。

位于这间房屋之中,唯一的家用电器,便是那个吱嘎吱嘎作响的吊扇。

南墙上的日历又被翻到10月10号的日子。

摸起烟灰缸中,仅剩的半支香烟;在点燃后,李修远深吸了一口,吞云吐雾般享受着这一刻的美妙。

似乎。

脸上的伤,也随着尼古丁的麻痹,变得不再疼痛。

单从这居住环境方面来说。

李修远过得不是不好,而是很差很差。

“你笑什么?”

波浪长发女郎,就这么盯着李修远问道。

“你本是一个热情似火的女人,为何非要走冰山女人的路线?说句实在话,这样的风格,很不适合你。”

说着。

李修远又抽了一口已经快要燃尽的香烟,冲着波浪长发女郎吐了两个烟圈,这才将注意力放在箱子之中的钞票上。

取出一沓。

李修远用手过了一下。

“花花绿绿的钞票,多少人因它魂牵梦绕,又不知道多少人因为它而丧命。”

说到这。

李修远随手将那一沓钞票,扔回箱子之中。

貌似。

五百万对于看上去穷困潦倒的李修远,比不得那波浪女郎更有吸引力。

“殷秀梅。”

“女。”

“二十五岁。”

“鱿鱼集团的招募总监。”

“负责帮鱿鱼集团物色所谓的参赛选手。”

“未婚!”

“家住在江南市东山大道一品国际,6号楼3单元102室。”

说到这里。

李修远话音一顿,微微一笑,话锋一转,这才继续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还有裸睡的习惯!”

瞬间。

殷秀梅脸色变了,话音也越发的冰冷:“你……你怎么知道我的情况?”

“你惊讶的样子,就跟上一次一样。不对,是上上上上次,记不清。”

说到这里。

李修远一拍额头,似乎并不顾忌殷秀梅身后的那两个西装大汉。

压了压心神,尽量控制心境的殷秀梅,重新打量了一下,面前坐着的那个二十岁五六岁的男子。

因为不修边幅,让李修远看上去有些颓废。

不过。

这却无法掩盖住,李修远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睛。

望着站起身来的殷秀梅,李修远倒是随意往后面一靠:“你不会认为我会带着这些钱跑了吧!如果真那样的话,你身后的那两个机器人,还不把我给毙了!”

“你究竟是谁?”

皱着眉头,最终,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疑惑的殷秀梅,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在她掌握的资料之中。

李修远只是江南市的一个毫无背景的男人。

二十五岁。

三无青年。

无车、无房、无老婆。

甚至,没有职业。

因为炒股,亏欠了高利贷整整三百多万。

可以说。

这样的男人,完全能用穷困潦倒四个字来形容。

就在昨天。

这个男人,还上演了一场所谓的跳河自杀。

如若不是鱿鱼公司的周东,周经理找上了他,在挨了二十多巴掌以后,在纸片游戏中赢得周东。

那么李修远家里的桌子上,绝对不会放着饭盒。

从三天前,这位李修远就已经吊蛋精光,断粮了,可谓身无分文。

而这唯一的住所,还是租的,因为便宜,一个月也就两百多,属于待拆迁区。

可即便如此。

两百八十块钱的房租,也是李修远所无法承担得起的。

“每一次,都差那么一点点,就那么一步,打开那扇门,我应该就有可能脱困了。可是,总是差那么一步。”

答非所问的李修远,就这么一声长叹,陷入了回忆之中。

“你能理解,那种痛苦吗?”

说到这。

从回忆之中回到现实的李修远,看向殷秀梅,问道。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重新坐好的殷秀梅,本以为这一次的猎物,是手拿把攥。

可结果。

随着李修远这番操作,让殷秀梅产生了怀疑。

这家伙究竟是脑子有病,还是神经质?

可是。

不管怎么看。

李修远都不像是以上两种情况。

“如果我要说,这是咱们不知道多少万次见面,你相信吗?”

“如果我要说,我熟知鱿鱼游戏的所有情节,你相信吗?”

“如果我要说,我不光知道鱿鱼游戏的所有情节,甚至对于你们每个人,都异常了解。包括你们的过去,现在,甚至是未来,你敢相信吗?”

说到这。

李修远起身了。

来到殷秀梅身后那两个西装大汉身边,评头论足着。

“机器人t-800。”

“熟练掌握各种杀伤性武器。”

“因为植入了各种搏斗擒拿的资料,可谓近战能力一流。唯一的弱点……”

话音落到这之后。

李修远拇指动了,直接按在那两个西装大汉的后脑勺处。

瞬间。

两个西装大汉好像睡着了一样。

虽然一个个还站着。

但是原本挺胸昂头的他们,却耷拉下来了脑袋。

这一幕,让殷秀梅感觉到异常吃惊。

“你……你做了什么?”

殷秀梅声音有些发颤。

“只是破坏了他们的中枢芯片罢了。可以说是微型电脑。”

李修远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每一台t-800,都由一个微型芯片控制,这可以理解为它们的大脑,是他们行动的保障。而这个微型芯片,就处在他们的后脑勺处。如果被破坏了,那么这些机器人就跟一堆破铜烂铁,没有什么区别。”

当听到李修远点破了t-800的弱点以后,殷秀梅再也无法平静了。

“你究竟是谁?”

问题在殷秀梅的口中回到了原点。

“是啊,我是谁?”

李修远喃喃自语着。

随后。

李修远陷入了苦笑之中。

“如果我要说,我是一个倒霉的穿越者,你相信吗?”

“如果我要说,我经历了无数次的鱿鱼游戏,甚至从一开始的各种被杀,被淘汰,到最后如鱼得水,甚至我改变了剧情,改变了角色的对换,你又作何感想?”

“在这个世界,我了解每个人比了解我自己还要多。”

说到这,李修远看向殷秀梅,微微一笑:“包括你!”

也不知道这话怎么吓到殷秀梅了,这女人哪怕坐着,也差点摔了一跤。

“你这是开的什么国际玩笑,我看你是疯了。”

感觉自己被看透了的殷秀梅,嘴里嘀咕着:“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对此。

毫不在意的李修远只是笑了笑,然后扫了一眼殷秀梅放在茶几上的手机。

“一分钟后,你的手机会准时响起。”

“然后,你的老板会问你,鱿鱼游戏的参赛人员是否全部到位。”

“紧接着,鱿鱼公司的车,会出现在各个参赛选手的所在之处。包括,我的楼下。”

李修远就像是一个预言家一样,信心十足的说着。

“我看你,八成是疯了。”

完全不相信的殷秀梅,只是道了一句:“这怎么可能?”

“四十秒。”

“老实说,虽说公司对你的资料掌握有误,但是你也休想用这样装神弄鬼的话,就能够糊弄住我。”

“二十秒。”

“你以为这是通关游戏呢?你经历了无数次?我可不是三岁的孩子。”

“十秒。”

“你这个人……”

“三秒。”

当随着李修远说出一秒以后。

果不其然。

殷秀梅的手机真的响了起来。

虽说电话号码只是一串数字,并没有标注是谁;但是对于这个电话,殷秀梅很熟悉。

就是她老板打来的。

鬼使神差的摸过手机,这边,殷秀梅刚按下接通键;那边,手机中就响起了她熟悉的声音。

“老板,一切顺利,你放心吧。”

“对,人员全部到位。”

说完。

手机那头就传来嘟嘟的忙音。

“你笑什么?”

抬起头,殷秀梅颇有几分恼火的盯着李修远:“就算你说的都对。可是,你怎么就能有信心,认为我不会将你对我说的事情,向上面汇报。”

“我说了,同样的场景,我经历了无数次。甚至改变了剧情,我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完全不担心自己的秘密被发现的李修远长叹一声,“不管我怎么努力,时间都会回到刚刚。比如,我经历了周东的嘴巴,再比如你会带着两个T-800,来找我。这些是我无法改变的开局。可是之后,哪怕我跳楼也好,我跳河也罢,都会重复着同样的剧情。”

                           

原创文章,作者:岁岁年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43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