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很多糖《一代大天师》小说最新章节,王小虎,小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一代大天师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我有很多糖

简介:王小虎本是清风学院的好学生,对接下来的武者之路十分向往,然而一场意外之,他继承了天师之路,有了一个非常靠谱的便宜师傅。“师傅,天师厉害在什么地方?”“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师傅,上古旧神哪里去了?”老人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捋着胡须,仿若在世仙人。“天师的不朽精神,就是你需要你自己去探索一切未知。”

角色:王小虎,小虎

一代大天师

《一代大天师》第1章 危机预感免费阅读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精彩的表演……”

一家马戏团内观众席上的游客议论纷纷,无不举手称赞,言辞中无一不是感慨震撼。

龙神30年,虽然距离那场惊天大战已经过了整整30年,但是没有人会遗忘那定鼎天下的一战。

每天都有无数的人来缅怀先辈的丰功伟绩,并且由于那场大战导致山海倾覆,随着时间慢慢过去,逐渐形成了一个特色鲜明的小国。

它就是清风国,一城即是一国!

时值夏末,清风阵阵拂面,有着三分凉爽之感,转眼便在城市的街道尽头不舍离去。

人来人往的胡同里,正有一个十六七岁的清秀少年,独自站在马戏团大屏幕的红绿灯光之下。

剧院之外的世界,到处都是风的世界,甚至不时有凌冽的罡风激射在墙壁上,发出乒乓叮咚的声音,只有剧院内才是一片的祥和安稳,就像是身处两个世界之中一样。

左手不远处面前摆着一张特质红布铺盖的木椅,头上是黑色的“笑笑马戏团”招牌。

“感谢各位的支持,”少年王小虎说完便行了一躬,留下大量仍然难以置信的观众。

少年王小虎扫视一眼座无虚席的观众台,目光非常平静的说道:“希望给大家带来欢乐。”

王小虎眉清目秀,眼神特别清澈,他只是穿着朴素简洁的学院长袍,却让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此时,表演已经完美谢幕,但观众仍然处于流连之中,并没有人急着离开。

王小虎整理一下略显凌乱的衣衫,旁若无人的走进旁边的休息室,从茶几上摆放整齐的工钱里拿出20块钱揣进兜里。

团长眯缝着双眼,吐出一口心形奇怪眼圈,正对着王小虎:“今天表演的不错,再接再厉,以后等你毕业了就来全职吧,这样就能获得额外的分成了。”

王小虎揣好钱,然后和团长并排坐在茶几开始琢磨道:“天天都是这几个动作,我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我倒是无所谓,就是怕那些回头客看多了就不稀奇了。”

“你想要怎么改?”团长非常惬意道“我已经老了,跟不上你们的潮流了。”

“你可以挑几个有天赋的人一起表演,”王小虎非常平静的回答道“这样效果更好,并不会亏钱。”

“这两天都没人追赏,隔壁生意比咱们的好。”

“那要多退少补了。”王小虎看了团长一眼。

团长:“谦虚是我们的优良传承。”

团长笑呵呵的将“山道”重新摆好并启动,然后急切道:“开始吧,这可是他们压箱底的好戏。”

这一刻,王小虎忽然低头。

在他眼中的世界仿佛变成了两个一般,像是精细了一倍一样。

随着山道的不规则改变形状,左脚跨越翻转,顺势滑下,右脚则是曲弯侧伸,再前后颠簸。

不止这些。

王小虎还能同时控制左右手,做出一些非常适合事故发生前兆的动作,例如配合右脚一个惊心虚晃的趔趄,每每都让人感觉如同在疾风暴雨中中行走一般,偏偏还表现得异常从容淡定。

蓦然想起刚刚挣得的20块钱,脑海中仿佛有两个意识在争论,其中一个非常坚定道“这钱要用来存着上学用”。另一个则是不停摇头“还是用来买醒酒汤吧”。

天花板上,柔和的双色灯光落在眼中,分明区别。

桌子椅子,各种马戏道具再加上人来人往的,这些繁杂的变化反而显得世界更加简单单调。

这一切,王小虎都能做到,虽然有一点困难,但他真实发生。

这古怪的分心两用的能力,是王小虎与生俱来的天赋,就像是他的身体里同时存在着两个自己,然后就各做各的事情互不打扰。

王小虎忍住大脑的眩晕感,一气呵成没有任何停顿穿过“山道”。

团长屏息凝神,双眼全神贯注的盯着,试图寻找出一丝的瑕疵,然而努力了半天,他才发现一切都是无果,可以说在没有任何提升的余步,他投头看着看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

“你要是能同时控制三条腿过山道,想必效果是极好的。”

“???”

“这想必就是你的看家本领了,我可学不来,你才是真正的大神。”

团长一个趔趄,仰着脖子,半天这才憋红着脸吐出一口浓重的烟雾,他说的可是大实话,要是能分心三用的话,全国独此一家,那效果自然是极好的,而他仅仅只是神游之中遗漏了一个并不重要的事实而已。

团长自知理亏,只好不满的嘟囔道:“你每天都在望着天空,那里有什么好看的?”

“那里有一个人。”

只是极为简单的寻常一问,然而却把王小虎给问愣住了,砖红白瓦的热闹小街胡同上,本是和煦清风迎面,王小虎却是只觉到阴嗖嗖的如同厉鬼一般,如坠冰窟透心凉。

这一切说起来都与三天前有关,此时已经临近假期结束,王小虎就像平时一样按时起床刷牙,然而下一刻水杯就应声而落,水花四溅啵啵流向远方,而王小虎却是浑然不自知,因为他赫然发现自己的脑子中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王小虎有一种非常强烈的预感,强烈到他整个人都如坐针毡,浑身抽搐般的不自在,他突然间预感到自己的生命就只有最后三天了,他不知道这是哪里来的想打,明明昨晚睡觉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他也并不是什么天机修士,更不是什么得道高僧了。

真是见鬼的想法,但是向来喜欢独来独往的他,并没有因此而慌张失措,王小虎开始分析自己身边最近都有哪些变化,试图寻找问题的根源,然而事实表明一切都是徒劳而已。

王小虎曾经以为自己只是出现幻觉了,于是蒙头一阵呼呼大睡,翻来覆去睡不着,迫不得已之下不得不对着自己的额头来了一下狠的,然而在他醒来之后,那种惊悚的感觉依然不消失。

他以为是自己最近紧张过头了,是不是需要放松一下了,干脆来个不醉不归,于是便拿起屋子里摆放整齐的高浓度二锅头,迎头就灌了两大口,浓烈的酒精气味窒息呛人,王小虎也成功的和地板在一块亲热了一个下午,待他朦朦清醒,那种感觉像是如影随形一般。

王小虎知道这绝对不正常,于是他拦下一个过往的小妹妹,迫切的问道:“小妹妹,你是不是想死了……”

结果自然不用多说,经过一番越描越黑的解释却被人当成了神经病一样,但好歹也糊弄过去了,于是他发现只有自己会有这种恐怖的感觉,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危机压迫下,王小虎不是没想过向别人寻求帮助,但思来想去,也没有一个人选,对于他父亲,王小虎早已失望透顶,那是一个成天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的人,整天只知道和一群酒肉朋友喝酒说大话,对王小虎更是不管不问,就连生活费也很久之前就再也没有给过了。

王小虎很早就能自力更生,靠着一些零散手工来供养自己上学,至于他母亲,王小虎已经记不清他的容貌了,他只清楚的记得一张如脱重负的笑脸,那是在他六岁的时候,他母亲和另一个男人冲天离去了。

由于王小虎经常要打零工,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因此在学校的时间基本上就是在学习,除了和同桌温谱关系不错之外,就没有别的好友了,而温谱号称“又稳又靠谱”,但是正所谓五行缺金取名叫什么金来的,王小虎摇了摇头。

王小虎已经年满16周岁了,如果没出现什么意外,那么开学之后,他就要和过去两年的文化课说声拜拜了,转而开始走上武者道路,继续新的武学课,就像所有人期待的一样,成为神通广大受人敬仰的武武者。

眼看自己的预感越来强烈,迫在眉睫,王小虎反而冷静下来,该想的办法他都想到了,既然无法解决,那就只有安心接受了,正所谓“做事在人,成事在天。”

“也许是我能预知未来的危机。”

于是王小虎去一旁的杂货店咬牙买了一把锋利的大砍刀,一根长长的铁索,以及几把小巧的黑锻飞刀,思及前后,王小虎又买了一包治疗外伤的“金疮药”一番购买,直到兜里再无半颗铜子,这才罢手。

全副武装之后,在这最后的关头,王小虎心想总要做些什么留下自己存在过的痕迹吧,不然的话,岂不是太亏了。

说干就干,每个人都有些想做却又不敢做的事,王小虎也不例外,念头通达,他豁然只觉得心胸中积聚已久一股气消散了许多,一个人如果连死亡都不再畏惧,那他还会害怕什么呢?

于是王小虎开始挨家挨户的搜查酒楼,“醉八仙”没见到人,“金樽楼”也没有,终于在一家有点破败的酒楼外,王小虎看见了那头熟悉的灵宠“金毛鼠”,金黄色的毛发足足有成年肥猪那么壮,酒楼内不时出来骂骂咧咧的喘气声。

王小虎到旁边的公用电话房走去,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春江楼有人聚众闹事。”

电话那头传来嘿嘿的怪笑声,王小虎轻轻放下电话,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闭目沉静。

未知的危机预感就要来了。

                           

原创文章,作者:我有很多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37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