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闲言《穿书炮灰瞎子后,我改拿女主剧本》小说最新章节,池清莲,白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穿书炮灰瞎子后,我改拿女主剧本

小说:古代言情-女玄

作者:公子闲言

简介:魂体池清莲穿进看的小说中第一话就死了的炮灰瞎子身上。她本想当个看客修仙变强找到池旭夫妻,哪知天材地宝、神兽神器随随便便就到手;原书主角们更是都爱往她身边凑。原书女主:清莲,待我身后。原书男主:你是师妹,我自然护你。原书反派:谁敢伤她?!池清莲:……这书中剧情是不是崩了?孤零的魂体逐渐在修仙路上找到不曾有过的七情六欲。本书比较慢热,主要讲女主的成长。

角色:池清莲,白郯

穿书炮灰瞎子后,我改拿女主剧本

《穿书炮灰瞎子后,我改拿女主剧本》第1章 穿成小瞎子免费阅读

“怎么还没醒?是不是死了?”

“闭嘴!滚出去!”

“我可没说错,足足半月了,躺了这么久都没醒,定然是死了。”

“给我滚!”

“呸,不过一个小瞎子,你这小小护卫还如此护着,图她瞎么?”

吱呀——说话声与门声一并落下。

“唉~”一声叹息自旁处飘来,又似从遥远的地方轻飘飘地落在她耳尖。

池清莲才有了意识,还没睁开眼脑子就搅成麻团,一片潮海猛地席卷于身,她又睡了过去。

这具身体名字同她名字一样,也叫池清莲。

身体本人是修仙界云澄海第一大家族池家第五子池旭的独女。

先天性盲。

为此,池旭夫妻在她三岁时出门寻药,一别七年,不曾回来。

三年前,池旭夫妻魂灯暗淡,族中长辈商议一番断言两人命悬一线,对池清莲开始各种看不惯。

即使单系水灵根如何,看不了字修炼比起他人慢了一大截,养着白浪费资源。

池家又养她了三年,却因族中弟子有三人灵根出众,便想着把她那份资源分给三人,但这种事不能明说,于是同她说。

“修儿前年已拜入宗门,你今年也到了年纪,便去拜入宗门吧,你丫鬟总用不顺手,我就给你换个人,陪你一道去。”

她就这样被打包扔掉,连个法器都没给,带着池旭夫妻留下来的白郯与族长随意找的一个丫鬟步行上路。

过了五个镇后,她昏倒在烈日之下,足足半月才咽气。

这才有了“池清莲”这个魂体入身。

“池清莲”魂体只知道姓名,并不知道自己是谁又该如何。

她浑浑噩噩游荡世间不知岁月,生老病死、爱恨情仇皆入眼内,或许她少了一魄,这世间事总不能让她动容。

后来,她嗅到熟悉的气息,游到一家书斋住了经年。

书斋各种杂谈志怪都有,她无事可做,这书斋气息又令她舒服,她不愿离去,就日日翻书来看。

说来也怪,待她快看完整个书斋的书时,掌柜伙计又添新书,每次都如此,几乎要怀疑掌柜伙计能看到她了。

在她入体的那时,正看着一本修仙小说《辞剑归宗》,书中就有写着一个名叫池清莲的炮灰,同这个本体经历一模一样。

于是魂体想,她应该是进了书。

……

暖洋洋光晕洒在房内,让整个房间暖和起来。

池清莲醒来,就感觉到手上有个力度,转头就看见白胡子的大爷爷抚着胡须闭目,在他旁边还有个身形修长墨色衣袍大约二十左右的男子。

她想,这应该就是白郯。

看见她身子动了,白郯眼里闪过惊喜,忙问:“小姐您怎么样了?感觉如何?”

她道:“水…”声音沙哑干涸,让她差点出不了声。

哦,忘记一件事,她能看见了?

白郯倒了杯茶,小心翼翼抵在她唇边,待她喉咙湿润又问:“小姐饿了没有?我去给小姐叫些菜上来。”

“等等。”

白郯一个转身就被叫住,他温柔道:“小姐可是有想吃的?”

池清莲摇了摇头:“帮我拿面镜子。”

白郯迟疑了一瞬,还是到梳妆台上拿了面铜镜过来,放入她的手心里。

她瞧着铜镜中紧闭双目的娇俏可爱姑娘愣了愣,随后猜到什么,把铜镜递到前面去:“叫饭菜时帮我买几副遮眼的蛟绡。”

这时,看脉的大夫收起了手:“姑娘身子无事,只是神魂有些不稳,当修养几日引灵巩固才行。”

言罢,又从储物袋里拿出一瓶丹药:“这是清心丹,既能帮姑娘稳定心神,还能填一下亏补的身子。”

白郯连忙拿过:“多谢药师。”

哦,这是药师啊。

池清莲颔首,复制了白郯的话:“多谢药师。”

药师抚起胡须起身,直勾勾盯着池清莲的双眼,白郯脸色顿时黑了:“药师,请。”

能治就看,不能治就别看。

他又看向池清莲,见她神色平静,心里松了一口气。

药师未理白郯,问起池清莲:“姑娘这眼睛,何时看不见的?”

“药师!”

白郯急了,他一面责备药师,一面小心翼翼观察着池清莲。

池清莲却并没有起波澜,平静道:“出生便看不见,药师可能治?”

应该没人能看到她这个魂体吧?

药师不知在想什么,好半晌才从储物袋里掏出了一枚鱼佩。

“这个拿着,若是老夫有法了,自会传信你。”

池清莲刚举起小手,那鱼佩就被白郯拿过,接着放在她递起的手里。

谢还没道,药师就消失不见,徒留一个纸人随着风飞到窗外。

白郯眼里满是惊愕,后知后觉道:“这是华仙药师!”

知晓池清莲不懂,他又道:“小姐,他是整个修仙界唯二的九品药师,是雪山朝阳宗的驻宗长老。”

说着说着,白郯眼冒泪光:“小姐眼睛有救了,老爷夫人该欣慰了。”

池清莲看着他不语,她有点怀疑白郯的实际年纪比起她还小…

在书中,这个华仙药师确实是整个修仙界最抢手的九品药师,而他时不时用纸人制作分身,代替本体出宗行医,是个好人。

再一想到书中内容,雪山朝阳宗到书后面被一个反派生生灭门,男主跟反派在染红的雪山上对立,就算她没看到最后,但这些书最爱写邪不压正,不用猜也知道谁胜谁负。

池清莲站在过反派的立场上,看着反派由一个可爱单纯的少年逐渐变得阴翳,虽然朝阳宗被灭门属实委屈,但要是他们关注反派心理,或许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不管如何,这世间本没有对错,全看站的立场罢。

白郯恢复神色,道:“小姐,我先去给您准备饭菜。”

“嗯。”

白郯走后,她再次回忆起书中内容,在“池清莲”死后,过不了一月就是雪山朝阳宗招新弟子,好似,还是在这个镇子上。

而女主隋岁也是在这个镇子被测出变异雷灵根,进了朝阳宗内门,筑基后拜入了寒英四长老门下,成为男主杜洛的小师妹。

她不过一个魂体,既然进了书本打算随便走走看看,但从白郯嘴里听到池旭夫妻两人,她怎么也该将人找出来,让真正的池清莲一家团圆,她也奇怪自己的这个想法,但怎么说也算是找到件事打发时间。

但这找人吧,得要有实力。

看来一月后的招新,她也得去碰个运气。

正这么想着,房门突然吱呀一声,有人踩着光进来。

                           

原创文章,作者:公子闲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31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