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意《快穿:宿主她极度危险》小说最新章节,陆清羽,季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快穿:宿主她极度危险

小说:古代言情-脑洞

作者:迟意

简介:【1V1】锦澜醒来之时,被绑定了一个系统。系统:宿主,你要听我的话,逆袭现在的处境,并且让男主爱上你。锦澜一脸无辜,将满身狼狈的男主拎在手上抖了抖,“你说什么?”(重剧情,感情线缓慢。)

角色:陆清羽,季远

快穿:宿主她极度危险

《快穿:宿主她极度危险》第1章 炮灰世子妃(1)免费阅读

浸满熏香的屋子里,火焰疯狂的跳动着肆虐。

灼烫的温度似乎使得空气都颤抖了起来。

锦澜睁开双眼,长睫微颤,她抬起手揉了揉眼角的位置,灵台渐渐清醒。

【剧情传送……】

她的脑中忽然一痛,陌生的记忆与画面铺天盖地的袭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怨愤与不甘的情绪。

原主宁如蓁,是当朝太师嫡女,性子温顺,容色倾城,在京城中又以才气名扬。

十六岁那年,宁如蓁在众贵女殷羡的目光下嫁进了安北侯府,成为了世子妃。

安北侯世子季远,风度翩翩,气宇轩昂,又与太子交好,几乎可以说,是京中大半未出阁女子心中的夫君人选。

才子佳人,天作之合。

这本该是能媲美话本子里美好故事的良缘。

然而现实却与话本子里的美好截然相反。

宁如蓁与季远之间的姻缘,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两人之间也谈不上有多少感情,加之季远性子淡,故而就算是成了婚,两人也不过比路上的陌生人要好些。

季远在成婚之前,有许多女子喜欢,其中不乏有大胆的当面递送香囊折扇之类的。

陆清羽就是其中的一个。

与旁的女子不同,陆清羽在季远成婚后也未放弃追逐,最后因为在宴席上看见季远与宁如蓁坐在一处并一同饮酒,受了刺激一气之下跑出了府撞上了安北侯。

安北侯季霆虽然已经年逾四十,但瞧着不过三十出头,像是正壮年时候。

想着府内男女模样,陆清羽又气又恼大着胆子问安北侯愿不愿意娶她。

季霆年逾四十没错,但这么多年以来他并未有妻。

就连季远也不是他的亲生子,而是他从二房过继来的孩子。

季霆年少时在战场上厮杀,脸上因此而留下一道伤痕,瞧着很是骇人。

也就因为这样,他的亲事几经波折。

能瞧上他的,他瞧不上,他瞧得上的,又怕他凶恶的相貌。

所以他索性不娶,还过继了自己二弟的嫡次子。

热烈如飞蛾扑火一样的感情,季霆没能招架住,几次相见之后,他去了长公主府提亲。

长公主自然百般不愿,但耐不住女儿在家绝食以命相赌,最后在圈子里贵女们的嘲笑声中,陆清羽嫁进了安北侯府,成了安北侯夫人。

成了原主名义上的母亲,陆清羽看着原主与季远同进同出,心中更加嫉恨。

便使了很多手段为难原主。

比如寒冬腊月的让原主跪在雪地里,又或者热暑天里,让原主站在大日头底下诵经祈福。

心情不顺的时候装个病,让原主整日整夜不休息的端茶送水的伺候。

长久以往下去,原主的身体越来越差,精神也越来越恍惚。

某日晚间,陆清羽叫原主到她的房间里面诵经,自己则同季霆一起出去看花灯。

原主精神恍惚之下,打翻了烛台,烛台上的火落在了布上燃烧起来。

最后火焰蔓延到整个房间,原主腿被掉落下来的房梁砸中走不了,呼救又没人过来,最后活活的被烧死在这里。

故事到这里,是原主的终结,却是陆清羽与季霆相爱的开始。

因为原主的死,陆清羽心中愧疚,在季霆的劝慰中渐渐明白自己其实已经不喜欢季远,而是慢慢喜欢上季霆了。

她一边享受着老房子着火的季霆的照顾,一边时不时将原主的死拎出来感伤感伤,以表示自己的心善。

季霆觉得陆清羽小女儿心性,对原主的那些苛待不过是玩闹,而原主的死也是自己自作自受。

至于季远,娶原主进门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原主死了也没多让他看两眼。

为原主伤心难过的,也不过是原主的那些亲人们。

原主的母亲在原主死后终日郁郁,很快也离开人世。

父亲则接二连三经历丧女丧妻之痛,还不到不惑的年纪,头发便花白,最后忍不住告老辞官,离开京城这个伤心地。

火烧的越来越大,几乎遮住她的视线,锦澜却丝毫没有在意。

她推开面前烧的炙热的木头,裙摆扫过,沾上了些许灰黑色的木炭。

就在此时,“咔嚓”一声,房梁上的木头被烧的断裂,摇摇欲坠就要掉下来

在它要掉下来之前,锦澜抬眼看了下,随即迈开步子旋转了半圈躲过了木头。

她走至门口,除了正燃烧的屋子,她能看到的其他地方皆是漆黑一片。

【宿主,陆清羽还有一炷香的时间回来,季霆中途有事被人叫走了,只要你在陆清羽回来之后弄出一点伤,然后嫁祸到陆清羽头上,到时候一定能让季霆对陆清羽心有芥蒂。】系统001的电子音缓缓道。

锦澜撩了下眼皮,以手拂开浓烟,漫不经心的走至门口。

虽是从火中出来,但她的身上竟没半点伤痕。

没一会儿,陆清羽走到了门口。

冬日里穿的厚,方才在外面季霆又给她披上了一件厚厚的兔毛斗篷,此时远远瞧着,她整个人被包的像是个球。

季霆中途被叫走叫陆清羽觉得不开心,所以她走的快,后面几个丫鬟不停的追赶着,却又因为命令不敢靠的太近。

瞧见似乎院子处有红光又有烟雾,陆清羽心中一惊,忙用双手抓住长至脚裸的斗篷,小跑着走进去。

“快来人啊,院子里着火了!”

“夫人,您快出去,别伤了自个,等下人过来将火扑灭,奴婢再去通知您。”

陆清羽自然不听,不满的跺着脚,娇嗔道,“我给侯爷做的寝衣还在里面呢,要是被烧毁了我这一个月的功夫就都白费了。”

……

几人说了半天,也没记起大火里头,还有个活人在。

就在几个丫鬟准备强行将陆清羽带走时,锦澜出现了。

她的身上仍是原主来伺候时穿的素衣,头发披散下来。

再加上陆清羽想起自己临走之前宁如蓁还跪在屋子里,便以为站在她们面前的是已经死了的宁如蓁,不由得捂住耳朵尖叫起来。

锦澜眉头微皱,遂而拎起了陆清羽的衣领。

                           

原创文章,作者:迟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31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