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码白码《三国:我只有三千兵甲》小说最新章节,刘斜,董白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三国:我只有三千兵甲

小说:历史-无金手指

作者:黑码白码

简介:兵不在多,在人之调遣!洛阳的大街上依旧繁华似锦,刘斜醒来时穿越到了东汉末年,竟成为董卓孙婿,为了免遭牵连迎合历史的来临,刘斜即刻离开董府,只是没想到本无感情的妻子董白,像狗皮膏药般紧紧贴在身后,甩也甩不掉。董卓挟天子令诸侯,天下震怒。曹操发布讨董檄文,十八路诸侯闻风而动….歃血为盟。历史终究来临,但谁也没有想到,刘斜为了妻子率领三千兵甲,于前日破晓时分悄然而至…..历史会因此而改变吗?

角色:刘斜,董白

三国:我只有三千兵甲

《三国:我只有三千兵甲》第1章 这个少年爱喝酒免费阅读

千穿万穿唯独马屁不穿。

穿越是什么?

就好比一个姑娘赤身裸体的站在你面前,然而你却穿着衣服,她却不能把你怎么样,你却可以为所欲为尽情蹂躏。

穿越只用两个字来形容,爽!

轰!

一道电闪,一声雷鸣。

仲夏,天气闷热,暴雨下了一天一夜。

清晨,一场雨夜过后,雨露在晨光下徐徐生辉。

洛阳的大街上,如往常一样,人来人往。

一位少年平躺在摩肩接踵的街道,却无一人敢上前搀扶,生怕被讹上两斤鸡蛋或倾家荡产。

少年在大街上躺了一天一夜,因为他已经死了。

还有一位少年就在昨夜出了车祸,他也死了。

好家伙!两个人都死于喝酒,一个死于喝花酒,一个死于酒后驾车。

但冥冥中却自有定数,由于两位少年死亡的时间,精准到不差一分一毫,却促成了一桩千年不遇的奇事。

少年在喧嚣的大街上,异样的目光中,骤然间睁开了双眼。

“哎呀呀,诈尸啊!”……

一阵阵惊呼过后,大街上空空如也。

“我不是死了吗?这是哪?我穿越了?”少年惊奇的自语道。

话音落下,无论是今生还是往事,记忆如泉水般涌入脑海中。

“东汉末年!”

“刘协,我…我竟然是陈留王刘协!不对,好像是谐音,应该是斜视的斜。”

然而就在昨夜,刘斜喝完花酒,路过街头时,突然眼前一片昏天暗地,晕倒在地。

由于酗酒过度,心肌梗死,死在倾盆大雨中,悲惨而凄凉,所以才引来了现在的,穿越版刘斜。

此刻的刘斜,脑海中的记忆十分混乱,只出现各种生活糜烂,贪财好色,酗酒如命,还有时常喝花酒的清晰记忆。

记忆中此时的董卓担任司空一职,也还没有独揽大权,与并州刺史丁原分庭抗礼。

他将所有的记忆游览一遍,而后眼前突然一亮,又拼接起一块记忆的碎片。

他惊讶的自语道。

“我竟然是董卓的孙婿!”

但可笑的是竟然没记住自己媳妇叫啥,记忆中这部分是完全模糊不清的。

“我靠!我都有媳妇了!”

他惊叹一声。

他心想,算了,还是先回去看看情况再说吧。

刘斜回到府中,正遇一位头发扎着一个小辫子的丫鬟,在记忆中这位丫鬟的名字也正如她的辫子,她叫小鞭儿。

小鞭儿的辫子扎的总是很奇特,人家的丫鬟,扎起的辫子都是朝下的,而她的辫子却是朝上的,他时常说,我从来没有嫁过人,然而这就是秘诀。

刘斜看到她,这般趣味的一幕,他实在憋不住笑出了一声。

“公子,你还好意思笑,你去哪了?又一夜不回府?”

小鞭儿看到刘斜,脸色十分难看,埋怨道。

“你家公子的那点癖好,你不清楚?”

刘斜反问道。

“你肯定又去喝花酒了,你就那点出息,全府的人都知道,苦了我家小姐嫁给了你这种人。”

小鞭儿毫不在意刘斜的脸面,因为她知道他不要脸,便直言说道。

此刻,其他下人也纷纷投来鄙夷的目光。

刘斜突然打了一个冷颤,心想,我不是过的连下人都不如吧?

“你家小姐在何处?带我去见她。”

他依然气定神闲的说道。

小鞭儿冷哼了一声,又翻了一个白眼,而后才引他去小姐的闺房处。

闺房内一阵空灵悠扬的琴音传出,音律中夹杂着满满的怨恨与忧伤。

“此曲可是你家小姐弹奏?”

刘斜到时,止住脚步,拦住丫鬟,细细聆听,又轻轻问道。

可能由于刘斜的到来,音律到达高潮之处,却绷断了一根琴弦。

随后一名倾城容貌,身姿曼妙的少女,从屋内缓缓而出,来至身前。

少女未多看刘斜一眼,与他擦肩而过,她不屑的朝丫鬟说道。

“小鞭儿,不要理他,他已经无药可救了。”

“董小姐等等!”

刘斜拦住少女,也知道董卓的孙女自然姓董,他急忙说道。

“你叫我什么?”

女子露出匪夷的表情,问道。

刘斜心想,看来这个称呼不对。

“娘子等等?”刘斜又试探性的问起。

“你叫我什么?”

女子脸上明显露出不悦之色,又问道。

“公子你这一夜未回府,怎么脑子坏掉了,称呼还换了?你平时不是叫小姐小白的吗?”

刘斜心想,叫董小姐略显生疏,毕竟是自己媳妇,叫娘子,看眼前姑娘表露出的情绪,似乎又太过了。

此刻他恍然大悟,心想,哦!原来叫董白!称呼为小白。

“刘斜你有什么事,赶快说,你要是管我要钱,本小姐只有两个字给你,没有!”董白不耐烦的说道。

董白说出了实话,也的确是事实,在刘斜的记忆中他还真是吃软饭的主, 一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呃…..没事,你走吧。”

刘斜清清浅浅的说了一句。

由于现代记忆的缘故,让他感觉有些丢脸,一个大男人怎么可以伸手向女人要钱。

但是事实,即便在现代,他也是一个管女人要钱的主,那个女人他尊称一声“妈咪!”

跟着记忆,刘斜明白了,原来与这位董白小姐,是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

在同一个屋檐下,分睡在两间卧房里,分别是东厢房和西厢房,中间隔着一道无法逾越的石墙。

由于穿越的这个身体,长时间沉醉在纸醉金迷,烂醉如泥的糜烂生活中,早已摇摇欲坠。

他想,既然老天爷待自己不薄,又给了自己一次延续生命的机会,无论如何也不能辜负了这番美意不是。

他自知,现在要做的就是养足精神,蓄势待发,在这东汉末年也能像现代一样,天道酬勤,经过一番艰辛的努力,然后继承老爸的亿万财产。

但在模糊的记忆中,这份荣耀似乎早已经被他在东汉的老爸给占据了,而且此时,他也已经父母双亡了,没有可继承的财产了。

此刻刘斜拖着沉重的身子回到了自己的卧房,倒头便睡,酣然入梦。

他决定,待养足精神,在这东汉末年,乱世三国里,谋划出一条适合他自己的道路,经历一场一个已经无法改变,但却注定不一样的人生……

……

                           

原创文章,作者:黑码白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30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