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大叔《最后一个出马仙》小说最新章节,黑土,地藏菩萨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最后一个出马仙

小说:悬疑

作者:怪大叔

简介:旱魃降世,奇门纷乱。坊间传闻,得女魃金珠者,可突破天阶,号令天下。一时间风云四起,五大奇门直逼榆林村,为寻女魃下落,五个当时赫赫有名,令人敬仰的“伪君子”竟活活逼死了我外婆。我为了复仇,成了世上最后一个出马仙!

角色:黑土,地藏菩萨

最后一个出马仙

《最后一个出马仙》第1章 应劫而生,魔童降世免费阅读

我出生那天,被当场活埋。

父亲亲自填的黑土,生怕我活下来。

只因我本不该出现在这世上!

我是东北马家唯一的子嗣,也是这世上最后一个出马仙。

我们马家祖上十代都是出马弟子,特别是到了我外婆这一代,从十八岁开始“看事儿”,文看武看五十载,从未错烧半柱香。

文看自然指的是岐黄五术,山(堪舆点穴相风水),医(专刊医学无法解释的病),命(知天命而尽人力),卜(预知未来),相(面相断命)。

至于武看,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传闻五仙(狐黄白柳灰)吃了坐化成仙的佛骨打算坐享其成,在五仙即将偷天换日成仙得道之时,玉帝派下哼哈二将它们生擒。念在精怪成仙难得,玉帝便破格准许他们下界积攒功德,他们怡然自得惯了,自然不想干这种苦差事,于是便从凡间选出了打工人,也正是世间所传的“出马弟子”。

武看的原理正是出马弟子引仙入体,驱魔降鬼。

之所以选择马家,有两点原因。

一、马家积善行德,功德未满但仙缘极佳;二,马家传自大清萨满,族人八字皆轻,最适合仙家入体,所以出马弟子只能由马家担任。

五十年来,外婆红白不计,逢事必看,从没失过手。

南派茅山,北派出马,湘西赶尸,苗疆巫蛊,阳间巡逻,画骨扎纸。

这些人是指当时六大奇门高手,专登黑白两界,主观阴阳人间。我外婆就是马家一脉单传的出马弟子。

大概是奇门子弟遍布天下,救了太多生灵,乱了秩序,导致生死簿账不对人,完全脱离了地府的掌控,所以幽冥便降下神罚,让天下奇门应三场天劫。

早年间,六爻老爷子为马家占过一卦,说马家注定断子绝孙。

但我偏偏出生了。

我出生那天,母亲抱着我,笑着咽的气。

大夫刚要把我从母亲怀里夺下来,却被我的一个哈欠,夺了三魂,面色发青,倒地不起。

只有我父亲发现了端倪,看见了我嘴里含的那颗佛珠。

“难道我儿就是这世间第一场劫?苍天,你太狠心,既然你让我儿降世,又何必让我这个当父亲的亲手了结他!”

父亲含泪把我抱起,葬在了吞天地。

传闻,吞天地是上古战场,也是奇门中上好的掩尸地。

活人进了吞天地,连人带魂都会被吃的一干二净。

“我儿,你千万不要怪爹,爹也是有苦衷的,你应劫而生,势必会祸害天下奇门,你活着,他们就得死,只有你死,所有人才能活!”

吞天地的土是黑色的,里面石头也怪的出奇,全是三角形的,就好像某种生物的牙齿,混着黑土就好像来自虚空的血盆大口。

黑土一锹锹的落在我身上,我没哭,依然在摆着小手哈哈笑。

埋上了黑土,父亲骑着二八自行车回了医院。

医院里,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太婆出现在产房门口,她穿着黑色的袍子,头上还带着一个面具,面具青面獠牙,上面还有两只尖角,令人不自觉的打哆嗦。

老太婆手舞足蹈,在空地上围着火盆乱跳,像疯子,像傻子,但仔细看就能看出来,她的步法错中有秩,每踏一步,火盆里的火都随着她的身姿摇曳。

“脚踏宝府这块万寿砖,茅腰施礼我来三拜参。凳上弟子金花单宝碗,凳下山海邻神佑马家……”

她嘴里念着奇奇怪怪的咒语,手上的黄纸突然自燃,我娘的僵硬的胳膊也陡然放松,垂了下去。

“云菁,娘早料到会有这一天,但还是来晚了一步啊!”

她就是我外婆,马凤鸣,东北马家实力最强悍的出马弟子。

刚好,我父亲刚踏入门槛,外婆面带喜色,笑问道:“二六子,快把我外孙抱来看看!”

父亲的面色晦暗,将一切都写在了脸上。

“你把孩子怎么了?”

外婆暗道不对,当场掌掴父亲,掐着父亲的脖颈,按在了墙上。

父亲是上门女婿,当年从齐鲁逃荒来的,但外婆从来没有瞧不起他,一向以礼相待,今天是她有史以来第一次对父亲出手,而且差点要了父亲的命。

“云菁死了,我也不想活了,妈,你掐死我吧!”

父亲放弃了挣扎,双眼自然合上,一副死在外婆手上心甘情愿的样子。

“二六子,你可知道这孩子的来历?”

逼他没用,外婆索性松了手,将真相娓娓道来。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这是地藏菩萨的谶言,他希望地府只收阳寿已尽寿终正寝的善魂,或者坏事做尽活该下地狱的恶魂。六大奇门本就是逆天而生,但却顺了地藏菩萨的意,天条要除奇门高手,但地藏菩萨却要保我们,这孩子应劫而生,其身世或多或少与天劫有点关系?”

父亲点头,苦笑道:“没错,他就是第一劫!

外婆一愣,究其原因。

“刚刚大夫不过看了他一眼,就被夺了三魂,倒地不起!”

“他应劫而生,若没有点自保的能力倒奇怪了,快带我去见他,他很可能是地藏菩萨点名降临马家的福星。”

父亲还是不信,当即摇头:“不可能,这孩子煞气太重,就不该存在这世上!何况,他现在恐怕已经死了!”

毕竟是自己的孩子,活埋对一个孩子来说,还是太残忍,父亲心存愧疚,还是希望我有一丝希望活下来。

“孩子在哪?”

外婆激动了!

父亲心虚,朝吞天地的方向看了一眼。

“二六子,你糊涂啊!”

外婆心急如焚,刚要冲出去,却与一个护士迎面相撞。

她惊恐地呼喊道:“邪了,邪了啊,一个刚出生的婴儿,竟然被狐狸给驮回来了!”

父亲和外婆对视一眼,二人同时朝着楼下跑去。

大街上,所有的车辆都位列两旁,甚至没有一个人敢开车上路。

只因那路上太过诡异!

两条手臂粗的巨蟒爬在路中央,蛇头耸立,眼神中透着幽暗的凶光;巨蟒身后跟着四只藏獒大小的白狐,上面正驾着一口开着盖的棺材,里面躺着的正是一个婴儿;白狐两侧,正有两个穿着人类长袍,黄毛扑脸的黄皮子,他们学着人类走路的样子,但两只毛脚已经出卖了一切;白狐之后,成群结队的小鼠与刺猬并列而行,就好像随行的侍卫,龇牙咧嘴,十分骇人。

看到这一幕,父亲好悬没吓晕过去。

反倒是外婆当场大笑:“灵蛇开路,白狐背将,黄皮子左右做媒,白灰侍卫作揖护主,我外孙子这是帝王转世啊!”

——

作者有话说:

新书首发,灵异小说,求读者老爷们多看,多评论,感谢!

                           

原创文章,作者:怪大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30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