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七兮《一胎两宝:总裁爹地送上门》小说最新章节,冷星辰,夜母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一胎两宝:总裁爹地送上门

小说:萌宝

作者:夜七兮

简介:为还继母养育之恩,冷星辰卖身取财,三年后,带两萌娃归来,意外撞见金主。夜纪庭看着两个缩小版的自己怒了:“女人,我要告你诈骗精子!”冷星辰傻眼了:“咋,还有这个罪?”

角色:冷星辰,夜母

一胎两宝:总裁爹地送上门

《一胎两宝:总裁爹地送上门》第001章 都是你干的好事免费阅读

大雨哗啦啦刷洗着整个城市,一辆黑色商务车,缓缓的驶向碧缘小区。

“肖先生,麻烦旁边停车。”在距离小区还有一段路的地方,冷星辰挺了挺腰板,缓缓开口。

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颌首,转动方向盘,稳稳停在路边。

“谢谢。”冷星辰道谢,下车。

没有伞,她一路小跑,躲进道路两边的树下,擦了下雨水打湿的脸,手里攥着的白色丝巾,是昨天上车到刚才进市区,一直蒙在眼睛上的。

“乖,听话。”昨天那个男人低沉的嗓音在脑海里回荡,滚烫的气息仿佛又扑了过来。

她下意识的深吸一口气,把丝巾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不愿再想起昨天的事。

在碧缘小区外面买了份早餐,她才走进小区。

“小婊砸,你想饿死我?!”

刚推开门,里面就传来刺耳的骂声,与此同时,一个白瓷杯子飞过来,砸在她的脚边,清脆尖锐的声音伴随着杯子的瓦解。

面无表情的看了眼地上的玻璃碎渣,冷星辰抬脚越过,把早餐放在床边的桌上。

“蓝姨,这是你这个月扔的第九个杯子,家里已经没杯子给你喝水了,一会儿吃完早餐口渴,你就自己咽口水解渴吧。”

“你!你……”蓝曼娟被她这一怼,气得手抖,一口气好半天没提上来,苍白的脸顿时憋得通红。

“蓝姨,你也别生气,一会儿吃完早餐,咱们就去医院把手术做了,以后各走各的,你也不用看着我生气。”

“手术?”蓝姨疑惑的盯着她,半晌才开口“你哪来的钱?”

三个月前她查出患了脑癌,高额的手术费让她犯愁,脾气越发的暴躁易怒,她不想死,她还有好多事没做。

现在冷星辰告诉她可以做手术了,轻飘飘的一话句让她燃起了希望,可冷星辰哪来的钱?

“钱的话你不用管了,你先吃早餐,我收拾一下就去医院。”

闻言,蓝曼娟舒展眉头,点头应了一声,眼睛瞟了一眼冷星辰的颈脖。

暗红色印痕在白皙的脖子上异常明显,刚只顾着发脾气没注意,这可疑的印痕让她的眼睛锐利起来,她上下打量着冷星辰。

因为淋了雨的原因,单薄的衣服贴在身上,印出冷星辰凹凸有致的身形,不止是颈脖,身上也若隐若现呈现出几道印痕。

眼前的这一切更加坚定了她的想法,蓝曼娟眼里闪过一抹轻蔑。

她不管钱哪里来的,只要能治好她的病,她不能死。

想到这,蓝曼娟收回视线,拿起床边的早餐,大口大口往嘴里塞。

冷星辰没注意到她的目光,抬脚走进卧室。

找了干净的衣服,冲了热水澡,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白皙的身上几道红色印痕格外刺眼。

爸爸,我欠蓝姨的现在可以还清了吗?

眼睛含着泪水,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摸挂在脖子上的项链。

可是手摸了个空,蹙眉慌张的往脖子上看,除了一个红色印痕,什么也没有。

爸爸留给她的项链不见了!难道是昨天落在……!冷星辰匆忙裹上浴巾,走出浴室。

翻着手机里的通话记录,找到那个男人的号码。

\”不好意思,肖先生,我好像有条项链落在那边了,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找找?\”冷星辰忐忑不安的问。

电话那头,肖远拿着手机,眉头微微蹙了下。

“冷小姐,交易前已经谈得很清楚,我们希望交易结束之后,跟凌小姐这边不会再有任何性质的接触。”

公事化的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情绪,多少女人想方设法的接近夜少,肖远相信电话里这个女人也是,昨天要不是被图谋不轨的女人下了药,夜少也不会便宜了冷小姐。

以肖远的认知,他敢断定,冷星辰也是这样的女人!

“肖先生,我不是有意要破坏规矩,只是这条项链对我来说有很特别我意义,是……”

冷星辰还没说完,被肖远冷声打断。

“冷小姐,不管项链的意义有多不凡,我相信夜少昨天给出的价格已经远远超出了项链本身的价值,我劝冷小姐不要再白费心机,我很忙,希望冷小姐不要再打过来了。”

话刚落,电话里便传来‘嘟嘟嘟’的声音,提示着冷星辰,对方已经挂断。

办公桌后夜纪庭翻阅着文件,棱角分明的脸异常俊美,眉长入鬓,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高挺的鼻梁下,一双薄唇紧抿着。

“有问题?”他薄唇轻启,声音浑厚。

“是昨天的冷小姐,说是有东西落下,不过我已经把她打发了,应该不会再打过来。”肖远如实回答。

夜纪庭眼皮都没抬一下,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

此时,一道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夜纪庭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不耐烦的挂断,肖远见此,知道是夜纪庭的母亲打来的。

肖远无奈的拿出手机,翻出夜母的电话,如果他不主动打过去,一会儿夜母打来,那定是一顿痛骂,还不如主动出击。

“夜夫人,夜少正在开会,不方便接电话。”

电话一接通,肖远就开始睁眼说瞎话,跟了夜纪庭几年,说谎的本领越发炉火纯青,张嘴就来。

夜纪庭眼角微挑,扫了他一眼,视线继续回到文件上。

“开会重要还是奶奶重要?奶奶心脏病发去了医院,让他赶紧滚过来!”

电话那头夜母尖锐的声音,仿佛要刺穿他的耳膜,事情严重,肖远来不及心痛耳膜,便把这个消息转达给了夜纪庭。

医院。

VIP病房一点也不像医院的房间,倒像宾馆,一个气若游丝的老人躺在床上。

夜纪庭前脚刚踏进房门,夜母就走至床边,凑近轻声通报:“妈,纪庭来了。 ”

床上的老人闻声,艰难的撑着身子起身,夜母见状,连忙把她扶起来,垫了枕头,让她靠在床头。

“奶奶,你怎么了?好点没有?”

夜纪庭走过去,轻声询问。

“都是你干的好事,把我给气得!”夜老夫人怒气冲冲的指责,伸手把放在一旁的相片抓在手里,朝夜经庭甩过去。

                           

原创文章,作者:夜七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2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