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吹雪《我穿进系统后被男主坑了》小说最新章节,阿黎,安知晓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我穿进系统后被男主坑了

小说:古代言情-脑洞

作者:在下吹雪

简介:【系统穿越文.多穿】女主经过前九十九次任务的成功,只需要完成最后第一百次任务的她就可以获得重生,没想到在最后一次任务中,她被卷入一场无法挣扎无法逃脱的情感漩涡之中,伴随着的还有背后惊天的阴谋……

角色:阿黎,安知晓

我穿进系统后被男主坑了

《我穿进系统后被男主坑了》1、和离或被休免费阅读

“夫人,夜已深了,要不还是回去歇息吧。”随侍贴身音琴抱着一件红色大氅过来,作势要替唐随安盖上,被唐随安谢言婉拒——“放在那里吧。”

“可是……”音琴还想说什么,却被她脸上忧愁的神情打断,最终默默抱着大氅悄悄离开了。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没有一丝月光,风吹的院落里的梨花树“吱呀”作响,竟要被风吹断的前奏。唐随安寻思着明早起来,让管家把这树枝清理干净,省的脏了院子,毕竟这是王府。

可是后来转念一想,唐随安又不禁笑了。身为王府的管家,难不成这点小事还会让一个王妃亲自过问么?她真是自讨没趣。

唐随安也知道自己现在为何变成这副神神叨叨的样子,可是却又控制不住,她想她是太寂寞了。

正思考着明日该如何度过,外面由远及近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唐随安立马站了起来。

之和走进屋内,脱下身上的玄色大氅,抬头看见她,无语的撇了下嘴角,回头让阿黎回屋休息,也就是他的贴身侍卫,阿黎得令,转身就消失在了茫茫黑夜之中。

“王爷……”唐随安快步走过去接过衣裳,问道:“王爷今日回来的比往常晚了许多呢……”

其实这句话没别的意思,不过落进他的耳中就成了责怪之意,之和的脸色立马变了,语气十分不耐烦:“本王去哪里,作何事还需要向王妃汇报么?你管得未免也太多了!”

唐随安被他的态度吓得低下头,她怕看到他眼里尽是陌生,就好像自己只是个素未相识的过路人罢了。

“妾身不敢,妾身仅仅是担心王爷的安全。”唐随安的声音很小,生怕惹得他不高兴,唐随安以为只要自己语气缓和一些、温柔一些,他的气也会小一些,谁知道这样更让他不快!

“本王真讨厌你这唯唯诺诺,装柔娇作的样子。!”话落,拂袖而去。

带起的风吹过唐随安的脸颊,她眨巴眼睛,良久,深吸一口气。今夜他依旧不会来唐随安的“长恩阁”歇息,大约又是睡在了书房里。

成亲已有五年,他来唐随安的房间更是屈指可数,头一年,刚成亲的时候来过几次,后来就再也没来过了。

不过倒也庆幸,他除了唐随安一个王妃,没娶其他任何女子,唐随安也不用和别的女人争宠,相比较其他王妃,唐随安认为自己比她们幸运得多。

唐随安总是这样安慰自己,凭着这样的信念,支持了她在府中独居的这几年,即使夫君从不肯碰她,也不肯同她多说半句话。

直到皇后生辰,唐随安应邀去皇宫参加家宴,按规矩唐随安应当和之和一同前往,可是出发的那天早晨,唐随安去书房找他,他却不在,也不知去了哪里。唐随安只好带着音琴前往,一路上音琴看起来不大开心,皱着眉头坐在马车内,一句话也不肯说,唐随安知道她为什么生气,但并不想挑明,便倒了一杯茶推给她,示意她莫在苦着张脸。

马车空间很大,车内放着一张矮桌,上面放了些点心。

“瞧这点心做的甚是可人,想必味道也不错,音琴你快尝尝。就这茶水,吃着也不会渴。”唐随安笑呵呵说道。

音琴阴沉的脸色终于松和了许多,望着唐随安纠结了半天还是说道:“王妃,今年王爷又没陪咱们,奴婢想到去年家宴,王爷也没陪王妃,从那以后汴京城内关于王爷和王妃二人不和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王爷是对此不在意,也没人敢说,可是外头无不在指责王妃,说的话简直是不堪入耳,王爷怎么就没为王妃考虑过呢?”

为唐随安考虑么?唐随安从来不敢奢求。他在外,在朝野颇有威名,是众多皇子里最有能力的一位,唐随安不如他,只是个妇道人家,哪敢对他提要求,何况他还是自己的夫君,唐随安应当遵守三从:“既嫁从夫,夫死从子”。

对此,即使满城都在传谣言,唐随安也不敢有怨言。唐随安自认为自己不出门,也就不会受到谣言的伤害,但是唐随安很快发现她错了,大错特错!

“王爷也是的,事情都是他引起的,他怎么也信外面的谣言,不与夫人同车呢……”

唐随安不知道音琴是故意透露给自己的,还是有口无心,又或是想借此提醒她不能再这样无所谓下去,唐随安脑袋了乱成一团,“王爷听了什么?”

“没…….没什么,王妃你不要……”

“快告诉我!”这是唐随安长这么大以来,头一回发脾气,音琴显然被吓得不行,支支吾吾的就招了:“他们说……说王妃在……在外面偷人……”

“奴婢当然不会相信!王妃自嫁到王府以来,奴婢就跟着王妃了,奴婢知道王妃肯定不是这种人!”音琴激动的表明立场。

唐随安冷冷一笑:“王爷呢?王爷是信了么?”

音琴抓抓头发,干巴巴笑了两声。

马车到了宫门口停了下来,音琴扶着晕晕乎乎的唐随安下了马车,唐随安抬起头四处看了看发现过来接唐随安们的轿辇不在,唐随安拉住经过的一个小太监问道:“洛王府的轿辇呢?”

那小太监似乎不认识唐随安,看唐随安穿的素雅,以为她是谁家的婢女,也就没行礼,快速说道:“洛王爷说用不着轿辇,就没安排了。”

之和的安排。

唐随安隐隐有了怒气,他这是存心要唐随安难堪,坐实城中谣言,然后让人认为自己的结发妻子确实与人偷情?

“王妃……”音琴担忧的喊了唐随安。唐随安摇摇头道:“咱们快去,迟了皇上皇后必定怪罪,之和会受训斥的。”说完,抓紧往皇后宫中赶去。音琴一边委屈,一边道:“王妃这时候还在考虑王爷,可是王爷未必想着咱们。”

唐随安突然顿住,音琴以为她是被自己的话刺激到了,连忙捂住嘴巴,也不再哭了,擦干净眼泪才发现,清和郡主就在前面,坐在四人抬的轿辇上,身后跟着八个仆人,嘴角挂着嘲讽的笑容,居高临下看着她们。

“洛王妃,许久不见,近来可好啊?”她眉头一挑,格外的得意。

“多谢郡主挂念。”唐随安不愿意同她多说话,一心急着赶路,可是这条长巷就这一条路,唐随安无处绕路,走到边上想绕过去,却被清和郡主的丫鬟拦住。

“听说王妃和王爷不和,本郡主开始还以为是谣言呢,如今看见王妃孤身一人的样子我想答案不言而喻了。看来谣言并非空穴来风,皆是有据可依的。”她说这话的时候,每句尾字音都拖得极长,猖狂的样子让唐随安想要立刻找个地方躲起来。

“王爷只是公务繁忙罢了,随安不敢叨扰王爷。“

”唐随安,你不要自欺欺人可好!”

“家宴即将开始,清和郡主莫要捉弄随安了,还请速速让我前去。”

清和郡主不以为然,丝毫没有要放她走的意思,两个丫鬟把她围住,左右都无从选择。

“你去不去有什么关系?去了反而会让之和丢脸。”她冷冷笑道,看着唐随安的眼神充满不屑。唐随安知晓她话里的意思,这让她无法反驳。音琴推搡开丫鬟,高声提醒道:“郡主您可别忘了,再怎么样,我家主子也是王妃,您只是一个郡主罢了,您要认清自己的身份。”

清和郡主不惧反怒,一巴掌拍向轿辇扶手:“一个小小的贱婢,竟敢用这种口气和本郡主说话,唐随安,你就是这么教你的下人的?”

唐随安拉过义愤填膺的音琴,护在身后道:“还请郡主放我们过去。”

“那我要是不让你过去呢?”

唐随安一怔,还以为清和郡主在说笑,毕竟皇后怪罪下来可不好说。

她天真道:”那到时候就要在皇后面前说明缘由了。“

”那看你还有没有命活着去那里。“

清和郡主冷不丁爆出这样骇人的言语,唐随安下意识紧张的退后两步。清和郡主望着唐随安哈哈大笑,一点也没身为大家闺秀应当注意的仪容。”瞧你那个蠢样子,也不知道哪儿来的福气嫁给之和!“

当年之和挑选王妃时,原本定的是清和郡主,不知道为何后来变成自己,唐随安第一次见到之和就是新婚之夜,他挑开唐随安喜帕的那一刻,唐随安就认定这个人,要跟着他一生一世。

唐随安本是定安将军府的嫡出二小姐,自小家教甚严,体质虚弱导致父亲不允许唐随安习武,派人教她琴棋书画,唐随安到了十八岁出门的次数不过五次,整日呆在闺阁之中,直到某一日父亲告诉唐随安,唐随安要嫁给素未谋面的洛王爷,皇上的第六个儿子,唐随安没有反对,也没想过了解这个男人。

关于他的前尘过往、风流韵事唐随安一概不知,也没兴趣知道。

”之和心里一直有本郡主,你可知?“清和郡主似乎看出唐随安的心事,突然心情大好,眉眼弯弯。

唐随安不想再听她的话,推开丫鬟朝皇后宫中方向跑过去。”抓住她!“清和一声令下,唐随安很快就被清和的丫鬟追上,她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拼命挣扎起来,推搡间唐随安脑袋撞在城墙上,她头一昏,感觉有温热的东西顺着脸颊流下来。

唐随安疲倦的合上眼睛……

之和爱不爱清和,与唐随安没什么关系,重点是唐随安相信他。

但唐随安想问他,“为何娶我,娶了我为何不好好待我,为什么丢下我一个人让我独去宫中被人笑话,为何不让我乘轿辇,为何如此厌烦我?“

梦里的世界乱七八糟,唐随安醒过来后发现自己在长恩阁,周遭的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模样,唐随安听见外头清脆的鸟叫声,还有之和说话的声音,唐随安心下一喜,是他送我回来的,他已经有两年没来过这里了。

”之和。“唐随安慢慢爬起来,掀开帘子朝外喊道。

那交谈声停了,之和推门走了进来。

”是王爷送随安回来的么?“她期待的问道。

唐随安满心欢喜,等待着她点头的那一刻,可是他始终都没如唐随安所期盼、所预期的那样。

之和甩了一张纸给唐随安,唐随安拿起来一看,上面三个大字“和离书”猝不及防映入眼底。唐随安颤抖着手,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王爷是何意思?是要与妾身和离?”

“是的。”他看着唐随安的眼睛说道。

唐随安没设想过这一天的到来,唐随安从前只想过即使王爷不怜惜唐随安,但是日子也得过下去,毕竟唐随安是太后亲自指给他的女人。

日积月累的郁结在这一刻终于爆发,唐随安呕出一口血,那血染红了胸前的衣裳,唐随安断断续续道:“随安从不敢对王爷,有半点怨恨之心,今日王爷做的伤透了随安的心,如,果王爷不爱唐随安,当初何必娶随安,何必,洞房花烛破了随安的身?”

说到这里,之和有一丝动容。

“在成亲的那一天就让随安明白自己以后的处,境,王爷,不能做到?”说的有些多,可是句句都是唐随安发自肺腑之言。唐随安捂着心口艰难的喘气,还在期盼着面前这个男人能回心转意。

谁知他却冷冷道:“不和离,那就写休书吧。”

……

原来他一直都这么冷酷,也从没在意唐随安的死活。父亲去年走了,母亲在唐随安三岁时就去世了,之和不要她了,她又能回定安将军府么?不,她不能回。她会被二姨娘嫌弃,然后被迫嫁给一个不如意的人,像唐随安这样被休的人,只能给人做妾。

唐随安真正的无依无靠。

恍惚间唐随安听见有人在唐随安床边叹气:“老夫也无力回天,王爷还是尽快准备后事吧。”

听到这样的话,唐随安内心莫名很欣慰,这样的命数就是注定的,也是最好的结局。

                           

原创文章,作者:在下吹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28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