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捕手《回到过去当老大》小说最新章节,李纯阳,张永利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回到过去当老大

小说:都市-种田

作者:心灵的捕手

简介:主人公李纯阳生活一团糟,阴差阳错的得到了一台时空穿梭机,能够回到过去的任何一个时间,凭着穿梭机和一本福彩指南,回到了1992年,通过彩票和各种信息,成为人生大赢家,最终抱得美人归。

角色:李纯阳,张永利

回到过去当老大

《回到过去当老大》第一章 柳暗花明(1)免费阅读

李纯阳轻轻地发动了借来的本田CRV,眼睛盯着前面的小区的门口,一个三十七八岁,打扮时尚的漂亮少妇从小区里出来,钻进了一台停在小区门口的奥迪车里。奥迪车向前驶去,李纯阳开着车子慢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奥迪车驶出了小区,熟练的拐上了大路,行驶了一会,来到了市郊的望山宾馆。这座宾馆是松江市比较偏僻的一处宾馆,但条件却是不错,依山傍水,占尽了地理的优势。李纯阳跟随单位的领导招待客人来过这里。对望山宾馆还是比较熟悉的。

奥迪车停在了宾馆前面,副驾驶的门打开,那个少妇下了车,回过头冲着车里妩媚一笑,便风姿绰约向着宾馆里面走去,一袭紧身的短裙紧紧的包裹着丰满的臀部,两条修长雪白的大腿顺着短裙延伸出来,精致的高跟鞋,踩在地上“咔咔”做响。

李纯阳在远处望着少妇,心里恨的痒痒的。

奥迪车停在停车位后,一个五十多岁的胖子费力的从车上下来,四下里望了望,锁上了车,移动着笨拙的步伐走进了宾馆。

李纯阳目测这个胖子,个子不足一米七,体重似乎得有二百多斤。他认识这个胖子,他是松江市烟草专卖局的局长姚志远。李纯阳见胖子进入了宾馆,把车停在了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也跟着走进了宾馆。到了前台,服务人员正登记着刚刚入住的房间,李纯阳扫了一眼,见最近一个入住的客人登记的房间是七0三。服务人员见有客人到人,微笑着问道:“先生您好,很荣幸为您服务,请问您要入住吗?”

李纯阳笑了笑说道:“不是,我想到这里看个朋友,他住七0三,不知道他没到?”

服务人员说道:“真巧!他们刚入住,从前面的电梯就能到七楼了。”李纯阳说道:“谢谢你,我现在就上去。”

走到了电梯前面,李纯阳见电梯按钮显示停在了七楼。他来到另一部电梯前面按下了按钮,上了电梯,按下了七层,电梯升到了七楼。出了电梯,看着房间的号码,他找到了七0三号房间,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侧脸贴上了门,倾听着里面的动静。就听见房间里面就传来床摇动的声音和女人一阵高过一阵的呻吟声。

李纯阳就觉得自已已被屈辱和愤怒所吞噬,自已的老婆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和上司在宾馆幽会,而且跟的是一个胖得像个猪的男人,他不知道自已的老婆为什么会看上这个如此不堪的男人。想着老婆裸露着雪白的身体被一个肥猪压在身下,还能发出如此兴奋的浪叫声,他的天似乎都塌了下来。

李纯阳早已怀疑老婆出轨别的男人,大约一年多前,他突然发现老婆每天耗在微信上的时间远多于做其它事情,时常看着手机脸上露出温柔的微笑,这种微笑李纯阳也曾享受过,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不知道电话的那一头是谁,能让老婆如此的动情。

他决定找出这个让他老婆动情的人,一次他趁着老婆在家冲澡的时机,他翻开了老婆的手机,调出了微信,翻了将近半个小时,终于在她和一个叫“让你高潮”的网友的聊天记录里发现了问题。

他老婆不知是没有想到他会翻看自已的手机,还是手机有密码保护的原因,并没有把聊天的内容删除。李纯阳曾经在她打开手机的时候,偷偷的看过她的手机密码。所以能轻易的打开她的手机。

他老婆和那个叫“让你高潮”的网友聊天内容十分露骨,很明显她跟这个网友的关系很暧昧,李纯阳看到他二人的聊天记录后,气得差一点把手机摔了,恨不得冲进卫生间掐住她的脖子,狠狠的揍她一顿。

但转念一想,一旦自已与老婆因为这件事发生了冲突,光凭一段聊天记录,也不能证明她出轨,她完全可以拒不承认。所以他一定要找到更实质的证据,最好是能够将他们捉奸在床。有了这种想法,他强压制住自已的怒火,不动声色的暗中观察着自已的老婆,有时甚至偷偷地跟踪她,将近半年的时间他并没有发现她的问题。虽然老婆有时跟同事吃饭到很晚,却也是回家来住,从未出现过夜不归宿的事情。

他一度以为是自已太过敏感,冤枉了老婆。但一想到那些赤裸的聊天内容,又很难说清她没有婚外情。也许是她在这方面很谨慎,把这段出轨的感情隐藏的很好。

就在前天他接到单位通知让他出差省城办事,预计是三天的行程,但他提前完成了工作,本可以在省城多待一天,他却没有,而是给老婆打了个电话,说是明天回到松江市。他有一种预感,如果老婆真的出轨,肯定会利用自已出差的机会去约会情人。放下电话他赶回了松江市。

到了松江市,他没有回家,而是鬼使神差借了朋友的一部车,开到了自家的小区,停在门口小区门处。他有一种预感,如果老婆出轨别的男人,一定会在他回来的前一天出去跟男人约会。果不出他所料,他在小区门外停了三个多小时后,六点多钟,他老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出了家门,上了一台奥迪车。奥迪车到了望山宾馆后,车上的两个人前后下车,李纯阳认出了这个肥胖如猪的男人,正是老婆单位松江市烟草专卖局局长姚志远。

李纯阳听到七0三房间里传来自已老婆与上司的淫荡勾当后,几乎已出离了愤怒,脑袋一热,扬起手就要砸门。就在手要砸下的瞬间,转念想到,如果撕破脸皮,把老婆和她上司捉奸在床,婚姻肯定是不能再维持下去了,他还没有做好离婚的准备。弄不好还得和姚志远动起手来。他有些后悔没有带朋友过来,因为是捉自已老婆的奸没好意思叫朋友来。要是真的砸开门冲进去,自已一个人只怕是对付不过屋里的奸夫浮淫妇。

可不进去痛打一这一对狗男女,李纯阳又实在难解这心头之恨。正犹豫间,兜里的电话振动起来。他掏出电话,见是单位同事张永利打过来的,李纯阳快步走到了宾馆走廊的尽头接起了电话,张永利急促的声音传了过来,说道:“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你在哪呢?”

李纯阳不方便说自已在捉老婆的奸,含糊地说道:“我在外面办事呢,有什么事么?”

张永利压低了声音说道:“告诉你个消息,就在你出差的这两天,咱们单位的李局长被实名举报,让市纪委的人给带走了,听说已经双规了!”

李纯阳听到自已的主管领导李玉林局长被双规,只觉血往上涌,脑袋里“嗡”的一声,心跳加快。李纯阳是民政局下设的福彩中心主任,主管全市的福彩票的发行。而李玉林是李纯阳所在单位松江市民政局的副局长,分管李纯阳的彩票发行工作,是自已的主管领导。听说自已的主管领导被双规,李纯阳有些不知所措,问道:“那你听说是因为什么事情吗?”李纯阳尽量用一种平稳的语气问道,以免电话那头的张永利感觉到自已的惊慌,但他仍听出自已声音的发颤。

张永利似乎身边有人,仍是压低声音说道:“听说是福彩发行方面的事,李局长前天到市委开会,在会场被纪委的人带走的,据说是被双规了,我刚刚听纪委的一个朋友说的,李局长在纪委已经交待了一部分事情,贪污了一百多万,肯定是要重判的了。他的下辈子恐怕要在监狱里度过了,你说再有两年就退休的人了,还贪那么多钱干嘛?这下好了,有多少钱也没用了,花不着了……”

张永利还要接着说些什么,李纯阳已听不进去了,挂断了电话,内心一片惶恐。松江市民政局的福彩中心掌控着全市福利彩票的发行和收入,这中间存在着很大的灰色空间,而主管福彩中心的李局长又在这个位置上耕耘多年,难免会有一些不干不净。这样的位置如果被纪委的人盯上,是很难逃脱牢狱之灾的。而做为福彩中心的主任,李纯阳的顶头上司被双规,自已受到牵连是在所难免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个道理李纯阳还是懂的。

李局长出事,被纪委双规,做为他的直接下属,李纯阳被纪委请去喝咖啡怕也是迟早的事了。李纯阳这许多年掌控着福彩中心,知道这是一个处于风口浪尖的敏感部门,一直小心谨慎,对于福彩中心的一些灰色地带能绕开的总是绕开,能不沾的尽量不沾。但这许多年下来,仍有很多的帐目难以说清,在纪委的调查下,怕是也难经一查。

老婆出轨,领导被查,李纯阳在这双重的打击下,有些站不稳脚,只觉得浑身无力,就想找个地方坐下。站在走廊里,李纯阳略加思索,决定放弃捉老婆的奸,眼前最要紧的是把纪委的这个危机先渡过去。家庭和事业是生命中的两根支柱,这两根支柱一定不能同时坍塌。至于老婆的出轨的事,以后慢慢的算,既然她已经出轨了,肯定不会只是这一次,以后还是会有机会再堵住这对狗男女的。

李纯阳狠狠的瞪了一眼七0三的房门,冲着门吐了一口痰,转身上了电梯下楼。下了楼,李纯阳越想越觉得这样一走,又太便宜了这对奸夫淫妇。思索了一会儿,又回到了前台,看看左右没有客人,对服务人员说道:“美女,能帮我个忙吗?”

前台的服务人员微笑着说道:“您好!先生,有什么我可以帮您的?”

李纯阳有些犹豫地说道:“啊!我想……我想拷贝一份七楼的监控录像,可以吗?”

服务人员有些狐疑地看着李纯阳,然后摇头说道:“先生,我们是没有权力去拷贝宾馆的监控录像的,这个忙我帮不了您的,实在不好意思!”

李纯阳见左右没有人,从兜里掏出了一百元钱,顺手放到了吧台上,推到服务人员的面前,说道:“我知道你们有规定,就当帮我个忙了吧!”

服务员看到一百块钱,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摇头道:“先生,这件事恐怕我真帮不了你的,我们真的是有规定的!”把钱推了回来。

服务员的一犹豫,被李纯阳看在了眼里,他知道这一百块钱虽然让她动心了,但还不足以打动她。他又掏出了一百块,和第一张一起又推给了服务员。服务员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有些不自在的说道:“先生,我们这真……真的……有规定的,好吧!我帮你拷贝吧!”

对于一个在宾馆打工的人员,这二百元钱是个巨大的诱惑,服务员最终没能抵住这个诱惑。为李纯阳拷贝了那段二人进入七0三房间的监控录像。李纯阳因为到省城办事,随身带着移动硬盘备份所需的文件,正好就把这份拷贝存到了移动硬盘上。

拷贝好监控录像后,李纯阳上了车,向朋友家驶去,把车交还给朋友后,独自步行向家走去。他没有打车,边走边思索应该如何应对这场危机。

李纯阳给单位几个平时比较要好的同事打了电话,几个同事有不知道李局已经被双规,也有知道的,但都跟他差不多,仅是知道李局长被双规,再具体的情况也都毫不知情。因为纪委办案,经常会抽调检察院的人协助或是交给检察院直接办理。他又给检察院的一个朋友打了电话,东拉西扯的说了几句话后,切入正题,检察院的朋友听了这件事后也是毫不知情。

挂掉了电话,李纯阳有些一筹莫展,工作中他很少接触纪委,朋友圈里也没有这方面的人。他不知在这个时候该去找谁,从现在开始,每个打进来的电话,都有可能是纪委的人找他去喝咖啡聊天。想到这里,李纯阳索性把电话关掉,扔进了包里,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想着老婆躺在别的男人怀里,自已又随时可能被纪委传唤,自已的生活怎么就瞬间变得如此不堪?就像一团乱麻。看着傍晚的夕阳西下,他忽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原创文章,作者:心灵的捕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28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