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小诗《侯爷,小姐喊你去吃药》小说最新章节,李新月,李清瑶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侯爷,小姐喊你去吃药

小说:古代言情-医术

作者:池小诗

简介:坑爹的养父养母把原主坑死,新手医生李青瑶穿越重生,穿上男装被迫营业,凭一手医术混饭吃,第一口饭,竟然是个破烂……不仅是个破烂,还是个催命符!李新月:“侯公子是吗……”大管家:“……我家公子姓皇甫,世袭武安侯。”

角色:李新月,李清瑶

侯爷,小姐喊你去吃药

《侯爷,小姐喊你去吃药》第1章 穿越人生免费阅读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也正是天朝的花灯节,天空还飘着小雪,可天气已不似隆冬寒冷。尽管春寒料峭,却丝毫没有影响节日的气氛。这梅花镇虽小,却是五脏俱全。只见镇上东西大街一片繁华,张灯结彩,吃喝玩闹样样皆有。

这日不管男女老少都爱踏月出游,特别是未婚男女,都希望能借此日遇上心仪的对象共结连理。

李清瑶坐在石桥的阶梯上,托腮愣愣地望着天上的明月——这么好的节日,这么热闹的氛围,她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因为直到现在,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真穿越了!

向来文明有礼懂礼貌的李新月都忍不住对天长吼一句:我勒个去!

已经半年了,她从绝望、茫然到接受、适应,强迫自己融入这个世界,可是到现在她仍觉得自己与这里格格不入。

六个月前,她穿越成十四岁的小姑娘李新月。从零零碎碎的儿时记忆得知,这李新月本是前朝一个六品员外郎的女儿,不知怎的被丢给了郊外务农的李姓农妇抚养,每月送一点银钱权当抚养费,此后就不再过问。

说起前朝,也不是久远的事,前朝皇帝昏庸,各地军阀甚至绿林纷纷举事,所以前十几年全国上下可谓战火不断。最后由杨家得到天下,新朝建立才三年,皇上推行各种仁政,平定各方大小战乱,百姓得以修养生息。

幸好这里是天子脚下,倒是没经过什么战火,李新月这些小百姓自然对乱世没甚感觉。

父不祥、母不详的,十几年来李新月跟着李家夫妇过日子。怪的是从十岁开始他们就不让她下田干活,也不让做粗活了,最多就是做做家务活,还天天有饱饭吃。这天真的李新月心里老感激这二老了。

殊不知,这李家打的是什么肮脏主意。他们见李新月明媚的小脸长开了是越发标致,想着把她养大了好攀个富贵人家,得一笔聘礼。

这不,李新月刚满十四岁,他们就收了人家五十两聘金,强让她嫁给刘员外当小妾。这员外堪称当地土豪,家有良田千顷。可是刘土豪都五十好几了,还是个好色好赌的。李新月死活不肯,被李家强绑上花轿时一头撞死在花轿旁。

她流了满头满地的血,来迎娶的刘家一见发生了命案,说了声“晦气”就走了。更没良心的是这李家夫妇也不管李新月还有没有救,草席一卷就把她丢到深山里的乱葬岗。

李新月还真是被李家夫妇害死了,却被她这个从千年后来的李清瑶活了。

穿越、重伤、无依无靠都发生在那么一刻,各种绝望无助的情绪刹那间涌入李清瑶爆痛的脑袋,几度让她崩溃得想再一头撞死。

那些念头也不过是瞬间出现而已,她还是有点庆幸自己能活过来。在现代,她从小就是个聪明的优等生,可惜中学时查出患上的癌症,故而大学选了医科,她天性乐观,即使身带绝症,她仍然坚持不懈的攻读中西医,癌症也是拖了很多年没有再恶化了。

不过最后她还是没能逃过死神的召唤,心跳停止在二十四岁,她才刚当上医生的说!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得应付眼下这媲美八点档剧场的狗血身世。

醒过来后,凭着自己对中草药的熟悉,在深山里找到草药简单处理了额上的伤。在茫茫深山中转了大半天终于回到了李家。

回李家是迫不得已,毕竟她有重伤在身,而且现在她已不是从前的李新月了,即使他们再有什么鬼主意,她也不会坐以待毙。

可是李家夫妇怕被官府追究人命,事发的当天晚上就匆匆携带财资避难去了。而李清瑶的左邻右里都是淳朴的乡下人,东凑西凑起些铜钱给快死的她请了大夫吃了药,等她完全好起来都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想她李新月可是个新时代的新女性啊!到了封建社会,照样能活出个人样来。她本来就不是个任人宰割的主,病好了后,她马上就翻天倒地在李家搜刮一翻,先是在灶底挖到了几十两银子,然后一口气变卖了屋里所有的东西。这口恶气总算出完了,最后就是卷铺盖走人。

走前她托付对门的邻居,如果以后再有人送她的生活费来就转告不用再送了。省得的李氏夫妇冲着这点钱又回来害人。

随后她带着钱在长安城北门外的一个叫梅花镇的小地方买了间带院的房子住了下来。

最大的问题就是她的脸。话说她头一次在水中看到自己倒影的时候,被自己吓了一大跳!

难怪李家夫妇胆子那么大,原来这李新月长得真真不是普通的好看——鹅蛋脸上镶嵌着精致的五官,皮肤白皙吹弹可破,还没完全长开的苹果脸粉嫩粉嫩的,琼鼻樱唇,眉梢眼角处处风情。她登时想出一句话来:南国有佳人,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这是多么危险的一张脸啊!为了小命着想,她只好易钗束胸,女扮男装,再把自己年龄下调一个档次,人人都只道他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少年,从此在梅花镇落地生根。

虽然她现在年纪小,没人相信她会医术,所以短期内当个坐堂大夫谋生不太现实,还好她在中医和中草药方面功课十足,她又是个天性乐观的人,在小镇上安定后,天气一好她就会到附近的山上采摘草药进城卖给医馆或药店,换取薄资,日子虽苦,可活着的感觉比什么都好。

过了个没滋没味的新年后就到元宵了,她也到镇上去凑热闹,可是看着一片灯红酒绿的繁荣景象,她却没一点兴致,所以就干脆坐在石桥上发呆。

形形色色的男女老少在桥上穿梭,这年代的男女大防并没有想象中严重,也有不少女子抛头露面甚至异性交往的。是以,女子爱俏,即使有女子求爱男子也不奇怪了。

“看,好俊的公子。”

“那是哪家的公子?怎么从来没见过。”

那是十足娇羞的交谈,轻轻地在身边响起。李清瑶脑海里浮起这样的画面:两个年轻少女正挨在一起,一人拉着绣帕,一人举着轻扇,脸蛋半遮半露,正大方地“意淫”起某某俊公子了——真是古今花痴皆一般。

被评头论足的男人在桥上走过,李清瑶怀着八卦的心情看了过去。

只见那人身形挺拔,二十来岁,着一身黄绸绵袍,腰身帛练裌袴,两边各系红结翡翠压袍,头顶银簪玉冠,整一个非富即贵的标配,且灯光下的是一张十分俊朗的脸庞,难怪姑娘们都羞红了脸。

李清瑶瞧着也是觉得那男子赏心悦目极了。

许是大家都只注意到男子的天人之姿,没人留意到这男子身后随行的几名侍从,皆是提着刀剑,并非平头百姓的做派。

“哎呀!”

“哎呀!”

意外就是来得那么突然!那么戏剧!那男子走上桥经过那两少女时,刚才明明站得好好的少女突然平地一个踉跄——狠狠的踢到了李清瑶的腰,还当做不知道地就往男人身上倒,然后狗血的一幕发生了——

男子反射性地扶着少女的手臂,将她扶正后迅速地后退一步,李清瑶正猫着身子想换个地儿,却好死不死地被那男的踩中了手掌!

无妄之灾!

“嘶——”疼疼疼!

“谢谢……谢谢公子出手相助。”一思及那有力的臂弯刚刚与自己贴身相触,再抬头见恩人那刚毅的俊脸,少女脸上烧得火红火红的。

“刚刚小女子大意了,若非公子,怕是……小女子素琴谢过公子了,不知公子贵姓?”

女子名唤郭素琴,李清瑶识得,是当地某土豪的女儿,是个出名的美人,没事总喜欢在街上晃悠,面容娇美,美名传遍十八条街的。

“两位……呜……”幽怨的哭腔从角落响起。

“在你们相见恨晚,相亲相爱之前,可不可以先赔我医药费?呜……”她不想哭的,她心里也不伤心,只是原主的体质太奇怪,简直就是林妹妹附身,泪腺发达,眼泪不值钱,总能面无表情的流泪,她也很苦恼地说。

“呜……好痛……”

郭素琴正要实施搭讪戏码也没办法接下去了,狠狠的瞪着这个涕泪交错的少年,只见他拿着粗布帕子在脸上胡擦乱抹的,脸上更脏了。

手上清晰一个大脚印,那正是那人高马大的男人刚新鲜踩的。擦完了泪又揉揉腰,腰上也有个小小的不太清晰的脚印。

亮完物证,李清瑶瞪着无辜的圆圆眼睛,摆一副很符合现下年龄的表情,摊开手板,说:“好看的哥哥,美丽的姐姐,你们一个踢了我的腰,一个踩了我的手,疼也疼死我了。谈情说爱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呜……”刚收的泪又飚出来了。

素琴娇嗔:“你这小子,说什么谈情说爱,我……我跟这位公子可是清清白白。你……不是在街上卖山草药的那个小子?”

李清瑶吸了吸鼻子:“姐姐记性真好。”可是眼睛不行。

郭素琴:“做什么蹲在桥上,黑不溜秋的,挡着路了。”

李清瑶:“……”

男子眯了眯眼,原来刚才退后一步时踩到别人的手上了。瞧这少年还不到他肩膀高,清秀的小脸蛋涕泪纵横,他看着,莫名其妙也觉得自己的手跟着痛了。

不过看看那摊开的小手板,不禁嘴角一抽。这摆明是讹钱。

不与他多说,示意后面的侍从将钱袋拿来,他从中取了一串铜板抛进男孩的手中,道:“抱歉小兄弟,给你买药。”语气却突然一转,不无警告道:“祸从口出,甚言!”

什么相见恨晚、相亲相爱、谈情说爱的词,年纪小小的,亏他说得出口。

李清瑶心里登时一阵气闷,她现在是小孩,她童言无忌不行吗?

身后的一个侍从上前,提醒道:“主子,时辰不早了,再不走城门就要关了。”

男子环顾四周,行人开始变得稀稀落落,月已偏西。低沉的嗓音命令道:“走吧。”才跨开一步,就有人不知死活拉着他的袖子。

冷冷的眸子不屑地盯着他不曾正眼瞧过的人,瞪得郭素琴心生寒意,才不情愿地放开他的衣袖。“公子……素琴还没谢过公子,不知公子贵姓?家父是梅花镇郭员外,过桥不远处就是小女子的家,如公子不嫌弃,今日先来寒舍,让家父招待一番——再说,这时辰城门也快关了……”

哇塞!这花痴——李清瑶突然好佩服这少女的勇气和搭讪技巧。

“不必,本少爷不缺女人。”威严的星眸寒光四射,显得极不耐烦。一出口就是诛心为上!

只见那少女乍红乍白的脸,李清瑶佩服得不要不要的!霸总人设!

直到人群爆出嗤笑声,自觉丢尽脸面的郭素琴掩面哭着跑开了。就在她落荒而逃经过李青瑶身边时,眼冒寒光,肩膀故意用力一撞!

李清瑶站的位置刚好是石桥护栏边,护栏极矮,她一时失了重心就要往后倒。可她从前是练过柔术的,脚一拐勾着石柱,腰用力一提正欲上来——男人的大手却飞快而至,他显然没料到对方会提腰上来。李清瑶心一急,一手护着胸前,一手拉着他的手臂——

扑通,扑通,两人纷纷落水!情势转变之快让众人完全没时间反应过来,那个闯了大祸的大小姐眼见情势不对一溜烟就走了。

众人纷纷走下桥去,拿竹子的拿竹子,撑船的撑船,最后还是那两侍从反应快,跳入水中将人捞了上来。

围观的百姓见两人没有危险也就散了。

“呜……呜……”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啊,那男女简直就是鸳鸯双煞,轮番给她惊吓。

现在还成了落汤鸡,正月的水冷得像刀子,这绝壁是滚过刀山火海的滋味啊!冷得她缩着瑟瑟发抖,身体不停打颤,眼泪直流。

“别哭了!”一阵低喝,成功地让李清瑶止了泪。

皇甫灏伸手接过侍从脱下的半套衣裳,命令道:“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换上它!”

啥?脑子还没转过来,一套暖和的衣服兜头丢到她头上,她刚把衣服扒下来,眼睛就几乎被迫脱窗了!

眼前的男人已经旁若无人般脱起衣服来了,两三下就脱剩中裤。

月光透过树枝星星点点的照在他身上,虽然视线不太好,但足以让她清楚地看到他健硕结实的身材,宽肩窄臀,人鱼线和六块腹肌。

妈妈咪啊!虽然她前世是医生,看过无数男人的身体,问题是她见过的不是尸体就是不省人事的病人,那么自觉在人前宽衣解带的还是第一次。

古代说好的授受不亲呢!?说好的封建呢!?说好的思想落后呢!?

换好衣服的皇甫灏侧身见到湿哒哒的她还抱着衣服,一脸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一把无名火就烧了上来。

敢情刚才他一直都在观赏他换衣服!?“蠢货!”他鼻子一嗤,“还不换下湿衣服,想冷死吗?”

皇甫灏举步走了过去,在他触碰到他之前,少年就脚底抹油跑远了,让他忍不住又骂:“蠢货!莫名其妙!”

                           

原创文章,作者:池小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28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