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叽丢《不服来solo》小说最新章节,江久,周凡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不服来solo

小说:纯爱

作者:不叽丢

简介:【双男主 电竞 甜文】一场直播中,大家终于知道了,人气电竞主播Long和KM第一ADC,Grand有仇。当小魔王对上嘴炮ADC,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Long:“对面ADC是那个队的?”弹幕:“KM的。”Long:“不是说他们队伍好久不打韩服了吗?”弹幕:“你了解很多啊。”Long嘴角抽了一下,笑得有些坏。一整局Grand被对面打野单抓了八次。当他看到对面的ID,内心:Longyyds这名字好中二。

角色:江久,周凡

不服来solo

《不服来solo》第1章 不服来solo啊免费阅读

GLORY全球总决赛如期举行,中国队伍也在这次比赛中获得了不错的成绩,披荆斩棘从小组赛冲到了半决赛。

半决赛第一场次结束后,KM的专用休息室内,气氛有些低沉。

周凡坐在沙发上整个人靠着盛洲的肩膀,眉头紧锁,强忍着手腕的剧烈疼痛。

盛洲从兜里伸出手,握着他的手腕,防止他抖得更厉害。

经纪人关余在室内来回踱步,内心的焦急不言而喻。他皱着眉头做出最后决定,用了替补队员。

盛洲拍着周凡的肩膀示意他没事,而周凡脸色苍白,头上冒着汗,第一场比赛已经是穷弩之末,毫无招架之力。

这仿佛是一个毫无疑问的结局,中国队伍在半决赛中输给了欧洲队伍的LLP,止步于四强。

KM在舞台上做了最后的鞠躬,感谢买票来看的观众,也感谢看直播的观众。

走到大厅的时候,队伍里没有一个人说话,盛洲去了洗手间,他从包里拿出一支烟,点燃,抽了一口。

烟雾缭绕,他靠着墙随意散漫。厕所的上方开着一个小窗户,只能看见外面的天有些阴沉,仿佛蒙了一层灰。

关余进来的时候逮了个正着,指着他手中的点了一半的烟说:“记得微信转账交罚款,速度的,回家了。”

盛洲吸完最后一口,沉闷的心情舒缓了些。

回家了,结果不是很好,但是他们也虽败犹荣。

飞机落地,太阳从窗口照了进来,和首尔相比,上海的天晴空万里。

盛洲戴着黑色的棒球帽遮住了大半个脸,他穿着黑色的外套,胸口印着队伍的logo,他将领子拉到了最上面,完全挡住了嘴巴。

路过的小女生激动道:“你看那个男生好酷啊。”

另外一个女生拿出手机:“我拍个照片。”

盛洲双手插在兜里,低着头走上了商务车。

一坐进去众人松了一口气,沉闷的心情因为回到家里舒缓了很多。

盛洲有些倦意,他靠着后面的背椅合上眼。

回到俱乐部,关余叫他们换了衣服赶紧来会议室。

俱乐部的空调还开着,盛洲穿了一件宽大的白色T,短裤露出光洁的小腿令人羡慕,他刚洗了澡头发还湿漉漉的。

坐在会议室的Boom(林嘉树)看到他过来赶紧凑近,道:“队长,你还好吗?”

盛洲点头,侧目看到Boom正在看微博。

Boom耸耸肩,心情不好不坏,状似平静道:“猜也可以猜到网友的攻击力。”这次的失败,网友谩骂数不胜数。

身处风口浪尖,自然是要承受很多的。

Boom按了锁屏,等着关余的到来。

周凡的手已经坚持不了那么久了,面临的结局可想而知。

微博上如Boom所说,争议居多。

【不是吧,不是吧,这都看不出来,周凡是不敢好吧。】

【人家手痛,你们能理解吗?少网络暴力。】

【手痛不会早点说,非要到半决赛,不嫌丢人吗?】

【大哥,会说你就多说点,中国GLORY打野,谁比得过周凡,你们动动脑子好吧。】

【Long啊。】

与此同时正在直播间刷微博的江久看到了这条消息,他按住不动,在弹出来的点赞和举报中毫不犹豫点了举报。

直播间里的人弹幕刷起来。

【人家那是夸你呢,干嘛举报?】

江久:“用他夸?”

少年一头银发坐在桌子前,摄像头刚好照到他的上半身,他修长的手正划着手机屏幕。整人窝在沙发上,慵懒散漫。

关于这次比赛,每个人的看法都不同。辱骂的人很多,原因无他,一群不懂电竞的人在那里逼逼。真有些人觉得自己行了,自己能上了。

江久看得无聊,打开游戏,锁定了英雄,摄像头照着他的脸,面色微冷,看不出喜怒哀乐,他随意地揉了揉头发,引得直播间的礼物瞬间刷了起来。

【又是看大帅逼的一天】

【长哥,加油】

之所以被叫做长哥是有原因的,Long这个单词可以翻译为龙,也可以翻译成“长长的”意思,江久之前有解释过,是“for a long time”的意思,奈何粉丝不买账,都叫他长哥。

江久的直播间有很多女性观众,不是为了看技术,纯粹是为了看脸。网友对于这个江久十分不满意,觉得他是个小白脸,又因为一头银发张扬得很,怎么看都是个中二青年。

刚直播的那些天,弹幕都是,“小白脸”

“靠脸吃饭”

“平台审核技术主播都这么敷衍的吗?”

江久偶尔抬头就看到了这种评论,他不紧不慢道:“不服来solo。”

结果毫无疑问,喷子被吊打,江久的直播间清净了很多。

游戏开始,江久在野区刷野,带着视野看看有没有人在自己家野区蹦迪。

“ An ally has been slain”(我方英雄被杀)

开局一分钟,我方死了一个人,这是一句钻一的局,这么快被单杀是怎么做到的?

江久刚到了河蟹的位置,停留了一会儿,很想打字问候,大哥你是傻子吗?

不等他说弹幕已经开始骂起来。

【这是钻石的水平?不如我一个白银的,不会狗着吗?】

【估计是卡了吧。】

【网络卡,玩儿什么游戏?最烦菜逼说网卡。】

由于中单是个废物,还玩儿了一手需要操作的英雄,整个局看起来就是个灾难。

江久抓了好几拨,都无力回天。

他玩儿的韩服,看名字都不像是中国人,江久随意打了英文,意思是,“我家猫都比你玩儿得好。”

那人发了一个问号。

江久继续道:“出门的时候小心一点,游戏里可以逛街,出门可是要看车。”

他打字飞快,键盘噼里啪啦,但是看脸绝对想不到这个人会骂人,弹幕里尖叫不断。

【主播简直就是人间宝藏啊,英文如此顺溜,怎么看都不像辍学的网瘾少年。】

【这样的男人会便宜哪个女人呢?】

【万一是男人呢?】

江久看了一眼弹幕,无声一笑,继续打游戏。

这把游戏遇到了明着演的人,江久把鼠标按烂了都不管用。

他嘴角微抽,细微地发出一声,“靠。”

                           

原创文章,作者:不叽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28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