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上梧桐《开局剑仙:我和女帝大杀四方》小说最新章节,许秀,太平公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开局剑仙:我和女帝大杀四方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麻雀上梧桐

简介:【系统+玄幻+无后宫】远古诸佛迷惑众生,漫天的妖族肆意横行,上古神道体系重临人间,传说中的修罗邪神即将苏醒。伫立人间,眼看山河破碎的大周女帝内心一片凄然。……恭喜宿主,获得青莲剑仙李白,SS级,功法青莲剑歌,是否融合?"穿越重生的许秀自轮回中走来。一手女帝,一手青莲。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洲。

角色:许秀,太平公主

开局剑仙:我和女帝大杀四方

《开局剑仙:我和女帝大杀四方》第1章 忽如一夜春风来免费阅读

大周京都,诏狱。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朕今时即位,天降祥瑞,故大赦于天下。罪臣之子许秀,至今日起,脱奴籍,还自由自身,钦此。\”

冰冷的声音,在不到两米宽的监狱回廊上响起。

\”许秀,陛下赐恩,还不快领旨跪恩?\”

昏暗潮湿的监狱,安静的落针可闻。

狱卒见状,连忙快步向前。

熟练的掏出一把黝黑钥匙,插入孔道之中,快速转动。

狱房中,一个瘦弱的人影侧躺在破烂不堪的草席上。

昏暗的阳光,透过墙壁上方的铁窗,照射在他胸口,一动不动。

狱卒伸手探入鼻息,感受着指尖的微热渐渐远去,手指一阵颤抖。

似是不甘心,用力翻过许秀的身体,惨白的脸上不带一丝血色。

\”完犊子了。\”狱卒浑身一抖,瘫坐在地。

\”许秀如何了?\”

冰冷的声音似一把利箭,射向了此时已浑身颤抖的狱卒。

\”总…总管大人,他…他气息已经散了。\”

\”散了,死了?\”

手持圣旨的总管大人眉头微皱,布满沟壑的阴郁脸庞,意外之色一闪而过。

\”罢了,死了就死了吧!\”

\”辛辛苦苦熬到头,到头来终成空啊!\”说完,一脸唏嘘。

收起了圣旨,手上拂尘轻撂至肩头。

\”找个地方葬了吧!\”说完,便转身向回廊另头走去。

浑身颤抖的狱卒满脸呆滞,像是明白了什么,随即脸上一阵狂喜,连忙跪地躬声道:

\”恭送总管大人!\”

阴暗的天空,淅淅沥沥的小雨随风飘荡。

冷风夹着细碎的雨滴,拂过了许秀的惨白的脸庞。

冰冷的寒意惊醒了许秀沉睡的意识。

许秀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这是哪儿?"

空气中飘荡着一股腥臭的味道,令人作呕。

许秀艰难的撑起身躯,左右环望着陌生的环境,不远处的石碑杂乱不堪,散落在地。

"墓……墓碑?"许秀满脸问号。

上一秒还在洗浴中心嗑着瓜子唱着曲的他,怎么这眼一黑就跑乱葬岗来了。

许秀迷茫了…凌乱的发丝在空中随风乱舞,油腻的长发轻绕在脸上,许秀一把抓住,强烈的疼痛至头皮蔓延全身。

许秀懵了……

在懵逼的状态中沉思许久,许秀彻底懵了。

我穿越了?

大量的记忆自灵魂深处汹涌而来,无数零碎的画面,瞬间占据了他的整个脑海。

半年前,当朝大员礼部尚书涉嫌通敌叛国。查证后证据确凿,许秀全族上上下下三百条人命全部被处以极刑。

而许秀,因身为儒家圣院亲传弟子,被免以极刑,终生囚禁于诏狱,结果还死在了监狱中。

父母双亡,全族被杀。自己儒家圣院亲传弟子的身份也被除名。

原本有望成为知命境大高手的他,此刻更是如同废物。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许秀心里一阵抽搐。

懵逼了良久,似乎是接受了现实,许秀晃晃悠悠的起身,往记忆中的许府走去。

因为记忆中的他,曾经在院外的枣树下藏了一笔银子。

银子,是他此刻最需要的,否则就得饿死。

夜晚,明月高悬,高挂于九天之上。

许秀拖着疲累的身躯,不知走了多久。

清冷的巷子格外的静谧,一道破空声清晰的传入许秀的耳中,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机会。

双脚离地,天旋地转,便晕了过去。

……

皇城,太平宫。

一道优美的身影秉烛而坐,清美的容颜在烛光的映照下,如梦似幻。

烛光摇曳,空旷的宫殿中蓦地浮现一个模糊的老者。

悲催的许秀,如小鸡一般被突兀出现的老者拎在手中。

"陛下,人已经带回来了。"老者躬身道。

苍老的声音响起,打破了殿内的宁静。

"好。"

床榻上的身影缓缓起身,莲步轻移至许秀跟前。

柔和的目光打量着许秀满是油污的脸庞,皱了皱眉,

"带下去,清洗一下再送过来。"

"记住,莫要让他清醒。"

说罢,转身回到床榻,摇曳的烛光照亮了满是愁绪的面容。

"陛下,您是否再考虑一下,您乃国之君主,如此……"

话未说完便听到一句坚决的回答。

"不必了,朕意已决。"

老者只能作罢,一声叹息,随即带着许秀退出宫殿。

……

温热的水池中,热气蒸腾,许秀惨白的脸庞稍微有了一点血色。

老者站立一旁,手指迅速探出,幻影浮动,封住许秀全身经脉,防止清洗时意外清醒。

做完这一切,老者这才认真的思量了起来。

八百年前。

商王昏庸无道,迷恋长生之法,致使神州妖道横行,百姓民不聊生。

武王于微末之地,强势而起。历十四年,横扫八荒,建国大周,威名直透寰宇。

至此,大周独享天下八百年之气运。

然天道轮回,立国六百八十年,天降大灾,各路王侯乘势揭竿而起。

昔日之天威煌煌,终不敌大势之洪流。

战争历时百年之久,大周无力,无奈独守中原,再不复帝国之名。

近百年来楚、齐两国日益强大,南国吴越也是虎视眈眈。

昔日的大周帝国,如今已是山河日下,再不复昔日之荣光。

大周内部更是人心浮动,内阁首辅更是联合了朝中势力罢免幼帝,扶持了太平公主登基。

世人皆知,楚国皇帝萧何曾公然说出,楚后之位非太平公主莫属。

今日扶持太平公主登基,一日之后,楚国使者来朝,其意昭然若揭,实属卖国求荣。

"生是世间不由人啊。"老者无奈的叹息。

"许秀啊许秀,陛下赐恩于你,莫要辜负了陛下。"

而此时的许秀,安然的躺倒在水池中。

蹲了半年铁窗房,身体极度饥渴。

要不是全身经脉被这可恶的老头子封住了,许秀能直接叫出来。

没错,此时的许秀无比的清醒,其实早在宫殿之中许秀便恢复了意识。

奈何刚准备睁眼,便听到这老头子叫了一声陛下,吓得又缩了回去。

只是不知为何陛下是个女的,许秀记忆中的陛下可是个孩子啊。

"乱套了,乱套了。"

"我只是洗个浴,没加餐啊。"

想起刚才那个老头子鬼魅般的速度,许秀就感到浑身发凉,泡着温池都抵挡不住。

"诶诶诶,别上手啊,这死老头帮人洗澡不会拿毛巾吗?"

"停停停!我靠!停手啊!"

"哦~~"

灵魂深处的许秀羞耻的满地打滚。

片刻后,许秀感受到身体突兀向上飞起,脱离了温池。

一件袍子,自上而下,兜住了自己。随即双脚离地,一阵天旋地转。

"噗通。"

自己被凌空丢在了一个柔软的地方,许秀感受了一下。

"嗯,好像是床。"

"这女皇帝大晚上把我弄过来做什么?"

经脉被封,身体依旧无法动弹,许久未曾感受到动静。

沉思片刻,许秀微眯着睁开了眼睛。

随即,灵魂深处一股鼻血飙射而出。

宫殿微弱的烛火,驱逐了深夜的黑暗,许秀摆躺在宽阔的床榻上。

床沿边站立着一双纤细的腿,白玉无瑕,在昏黄的烛光照射下,拉长了影子。

一身薄纱覆体,面容如玉,肤如凝脂,耀如春华,眉心一点朱砂。

烛光投影,梦幻迷离。

薄纱滑落,女帝缓缓走来。

"嘶……不要过来啊"

许秀心中呐喊…

大周的冬天,明月高悬,冷风如刀。

忽如一夜春风来,一点寒梅向阳开。

                           

原创文章,作者:麻雀上梧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27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