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味的西瓜《绝世娇妃:傲娇庄主不太冷》小说最新章节,阮阮,阮思伊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绝世娇妃:傲娇庄主不太冷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橙子味的西瓜

简介:杀手她有了新欢穿越+未婚夫世子+废柴小姐你以为会相爱相杀追妻火葬场?错,阮杀手死遁直接离开,做回老本行!杀的人多了才发现,身后怎么有了个跟屁虫?还有鬼魅狂妄的大佬,深沉内敛的暖男……男主世子?有了新欢,不好意思。诚邀收藏!本文1V1,简介无能,貌似宫斗江湖玄幻宅斗都有

角色:阮阮,阮思伊

绝世娇妃:傲娇庄主不太冷

《绝世娇妃:傲娇庄主不太冷》第1章 初到异世免费阅读

阮阮睁开眼睛的时候,只看到一片大红色。

红色的床帘微微垂下,只隐隐露出外面人的一个轮廓。

那是有一个人正趴在床边哭泣好像,阮阮感觉头疼的不行,又听到这嘤嘤的哭声。

“别哭了,安静一点。”

“小姐!小姐!小姐你没事吧,还好你没事啊,吓死奴婢了。”

噢……

阮阮的脑子短时间内轰了一下,之前的记忆纷纷涌了出来。

她记得自己是和落老大还有其他几个队友一起去旧金山那边拿下一个黑暗组织的人命。

然后……然后她俩单枪匹马的过去,本来顺利的潜入了内部,没想到腹背受敌,直接命没了。

阮阮想到了这不禁起身,她们俩是最信任彼此的队友,不可能会是落老大打的,那难道是,队友?

她思绪纷杂,压根没注意身边的小丫鬟已经哭哭啼啼的去拿上了红盖头准备扶她起来。

阮阮被扶起来,头上盖上红盖头的时候。

她的目光才终于分给了这丫鬟一点。

这哪儿?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杀手,虽然杀手是个古老的职业,但现代杀手早已经与时俱进,并不像山顶洞人那样的落后,风靡全球的穿越题材小说阮阮还是了解过的。

就现在这个古香古色的场景,就现在这个熟悉的套路。

是穿越没错了。

阮阮叹气,真的是穿越?

好的吧,然后接下来的剧情是——

“小姐,虽然那穆世子是不怎么好,但是您也不能寻死啊。”

“穆世子不好,但是圣命难违,皇上的旨意已经下了。”

“小姐啊,你要是出事了夏桃可怎么办啊——”

那小丫鬟在耳边叽叽喳喳的,阮阮的头被红盖头蒙着。

她面无表情的撤下来了红盖头。

果然,就是熟悉的穿越套路,不受宠的官家小姐要嫁给一个废柴世子?

不一定是废柴,但是肯定是那种风评不怎么地的。

一般来说,就阮阮现在的第一想法,这个废柴世子,肯定在穿越文里是个不简单的身份。

现在是在韬光养晦,等待时机。

接下来的套路……

然后接下来就该有人过来耀武扬威,一般来说是姐姐妹妹什么的。

——“阮诺久,像你这样的小浪蹄子,看这下你可怎么去勾搭男人!”

一个穿着十分华贵的管家小姐一脚踏入门内。

身穿烟粉色罗裙,腰间斜斜别着一个玉佩,那玉佩……和她这身小家碧玉温温柔柔的样式倒是不怎么搭。

阮阮上辈子杀手的必修课之一就是——眼力。

这块玉佩挺值钱的,一看就能换上不少钱,得有个几亿美金不过分。

阮思伊注意到阮阮的视线,瞬间洋洋得意起来。

“看,看也没用!我告诉你,这可是二皇子送给人家的,就你这样的小贱人,你配吗?”

“成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在二皇子面前晃,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

“就你,也配?”

阮阮收回视线。

似乎学过历史的都大多数知道,皇家的东西是不能拿到当铺去换钱的。

噢,那不就是——废品嘛。

阮阮没了兴趣。

话说这种套路的小说她也看过一些,落老大以前还是有少女心的时候会拉着她看。

所以现在就是她这个女主角展现个人能力的时候了。

是用武力取胜还是用智力取胜呢?

阮阮思考了0.1秒。

对于杀手这种高杀伤力人物来说,还用想吗?

肯定是——用智力取胜吧,君子动口不动手嘛。

“你说完了吗?”

阮阮直视着面前趾高气扬的小粉。

小粉……啊不,阮思伊,没由来的心里突了一下,怎么这人今天眼神这么冷飕飕的?

阮思伊更加凶狠的瞪过去。

“怎么?你现在还想跟我抢二皇子?”

阮阮起身朝阮思伊走过去,“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说完了的话,麻烦让一下路,我要过去。”

阮思伊还没反应过来,就只看到身边的阮阮慢悠悠的走了过去,阮阮径直越过她,声音远远的传来。

“别耽误我成亲——”

阮思伊气笑了,这人还真把自己当根葱啊?

“阮诺久,你这野鸡还真以为自己嫁给个什么样的人呢?”

“一个废柴世子罢了,听说还是个残疾,还蹬鼻子上脸了?也是,你这种低贱的人刚好配他那个残废!”

阮阮:还真的是废柴世子!

阮阮压根没打算鸟她,这种一看就是炮灰级别的小喽啰,实在是不值得她多施舍给这人一个眼神。

阮阮身上此时还穿着嫁妆,一袭火红色嫁衣上已经有了褶皱,但胜在人美,面庞硬生生压过了这微微的不足,也因此,她行动并不方便。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的地形。

目前所处的位置:一个府邸的角落的庭院。

围墙高度:大约五米左右(这围墙还真挺高)

所现有工具:无

自己的处境:待嫁新娘

心里分析了现在的情况确实不太乐观。

阮阮决定先把身上这一身衣服给换掉。

至于什么,嫁?噢,你会嫁给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吗?

尤其这穿越这事儿本来就玄幻,能穿过来也肯定有办法穿回去的。现代科学告诉我们想办法寻找磁场的规律也许就回去了。

至于穿越文本来应该有的套路,就实在不是她一个啥也不会的杀手能做的了。

现在阮阮的初步想法是,先离开这里,然后其他的再说。

她不相信,就自己一个人遭遇这奇幻。

正准备找到一个角落换装遁走的阮阮,被身后小丫鬟的声音给喊住了。

“小姐!小姐!你要去哪儿啊?”

“小姐,马上就要来迎亲了,小姐可得在闺房里面坐等才是。”

阮阮皱了皱眉,这个小丫鬟应该是身体原主的贴身侍女吧。

夏桃小跑上前,双眼亮晶晶的看着阮阮。

阮阮看到这小丫鬟一眼望到地的纯净,那是一种毫无杂质的纯善。

啧,这么善良的弱小女子,还是真的挺讨人喜欢的。

阮阮就喜欢这种软软的纯善的小姑娘,以前落老大也是有会撒娇的少女心的,那时候她随便一撒娇就能让阮阮无奈。

阮阮打量了一下夏桃,虽然弱小,但是也不是不能锻炼,带她走的话,身为优秀杀手的阮阮自觉还是可以做到的。

但是,这性格,未免太过聒噪了。

阮阮本来是不打算带着这丫鬟的。

一个陌生人,确实不太需要她过多的在意和关心,她首要之急是要了解一下现在的政治情况,然后找个地做自己的老本行。

跟她有关系的可是原主——阮诺久。

又不是她阮阮。

但是,她不喜欢欠别人的情,自己占了原主的身子,虽然说,不是主动,但是好歹也算是欠了原主一条命。

那,就,带着吧。

不然就带出去之后让她好好生活,总之,如果自己走了,她这个小丫鬟下场肯定不太好。

阮阮做下了决定,牵起了夏桃。

夏桃乍然间被主子牵手,第一反应是惶恐,小姐,小姐怎么能牵她的手呢?这这这,她有些受宠若惊了。

阮阮没有停顿,她已经听到了门外远处传来的锣鼓响天声音。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阮阮快速回到了刚刚自己所在的房间,阮思伊居然还没走,阮阮径直走过去,一个手刀下去,阮思伊还没叫一声直挺挺的就脸着地了。

嘶——

阮阮活动了一下手,这突然换了一个身体真的是不方便极了,已经弱小到一个手刀手都会痛的程度了。

唉——

阮阮感觉未来操老本行有些困难。

阮阮动作麻利的在衣柜里面找到了两套灰布衣服,一套扔给了夏桃,自己则麻溜的换上。

作为一个杀手,最重要的不是杀人能力,反而是伪装能力。

毕竟现代社会是个法治社会,你得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给处理干净了。

阮阮利用五分钟不到的时间,就着梳妆台上面的工具给自己换了张“脸”。

整个过程中夏桃看的目瞪口呆,等她反应过来之后,阮阮已经整理好了。

而夏桃只换好了衣服,一边换一边嘴上不停。

“小姐,我们要去哪?为什么要换衣服?”

阮阮直接把这姑娘的脸掰过来,在她的脸上捣鼓了一会儿,不一会,本来有些清秀的脸成了一个老嬷嬷的脸。

阮阮自己的脸则变成了中年男子,唯一没怎么变的是他的面瘫。

阮阮被这丫鬟说的耐心快要耗尽了,她简短的解释了一下自己的行动。

“我是不会嫁给那个世子的,而且,如果抗旨的话,想必也不妥,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离开。”

夏桃瞪圆了眼,“怎么离开?”

阮阮言简意赅,“假死。”

夏桃震惊了,小姐的胆子什么时候这么大了?假死一旦被查出来,不就是,欺君之罪!

而欺君之罪可是要被满门抄斩的啊1

夏桃愣愣的站在原地。

阮阮继续询问,“那么,如果离开,你是跟我一起,还是选择留下?”

与穿越小说里面的女主角都会接收到原主的记忆不同的是,阮阮到现在为止没有感受到一点原身的身世啊之类的记忆。

所以她也不知道夏桃那种选择会更好。

夏桃反应很快,“我当然是跟着小姐了。”

“不过,小姐,如果你走了……我是说如果我们走了,那二老爷怎么办?”

二老爷?

阮阮示意她继续。

夏桃接着说,“二老爷本身在府里就……咱们二房一向不受大房待见,你要是走了二老爷一个人怕是举步维艰。”

二房?这么说这个二老爷,是自己亲爹了。

阮阮倒是一时间还忘记了原身亲生父母这回事。

听夏桃的意思是,二房如今只剩了她和她爹。

这可有些难办了。

带一个人不打紧,况且这个人只是个不起眼的小丫鬟,但是带两个就不一定了。

而且失踪一个小姐加上一个老爷,这皇帝也不是瞎子。

阮阮暂时不想挑战这古代皇族的权威。

阮阮一时间有些犯难。

本以为一筹莫展,门外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一个醇厚的大叔音传进来。

“久儿,爹能进来吗?”

夏桃打开了门。

一位身姿绰约的大叔,一身简洁的玉白色长袍,虽然简洁但是绝对不寒酸。

五官,唔,和自己有些像,自己和原身长得很像,而原身和这个爹长得更是十成十像。

父女俩都是剑眉斜飞入鬓,一双桃花目煜煜生辉,下颌线完美比例,三庭五眼那是一个标准。

阮阮的桃花目内满含冰霜,但大叔的桃花目内却闪着光。

阮流浚本以为女儿此刻正坐在床边默默垂泪,不想一抬头看到一对陌生男女。

他一呆。

夏桃熟悉的声音传来,“二老爷您来看小姐啊——”

阮流浚看到一张老嬷嬷的脸。

阮流浚:……怎么回事儿?他闺女呢?

阮阮看了看英俊老爹,“爹,我要逃婚。”

阮流浚的表情有些惊讶,他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女儿现在的样子,很快换成了兴奋。

没错,是兴奋。

阮流浚一脸高兴,“久儿逃婚?终于想通了,爹早跟你说过,这种婚事直接不嫁了就成。”

阮阮没成想原来逃婚这种想法不仅仅她一个人的啊。

阮老爹详细的跟阮阮开始了计划,阮阮本来就不是毫无准备,想好了后招。。

要知道地上还躺着一个正晕倒的阮思伊呢,不用白不用。

阮阮跟阮老爹说完了自己的计划之后,阮老爹当场打算实施,时间确实十分紧迫。

她们将阮思伊放在了阮阮那小小的庭院里,在她的衣服上踩几脚,夏桃也找来了“替身”。

是一堆稻草,阮阮用了特殊的法子,先是将厚厚的稻草铺在一片空旷的地方,之后将几个角落放上不同的衣物,直接一把火烧了房子。

阮阮顿了一下,还是开了口,“爹,你,不跟我一块走?”

阮流浚摆摆手,“你逃婚又不是我逃婚,放心吧,爹留下给你转移火力。”

阮阮心里有些犯难,她这种小儿科稻草布置,早晚会被发现。

她自己倒无所谓,总之出了这个门,剩下的她都能自己打理。

但是万一迁怒了她爹,鞭长莫及,她还是真的挺担忧的。

不是原主,但占了人家身子,总得照顾好人家爹吧。

阮流浚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确切的说他自从知道了女儿这个决定之后,就很激动。

“没事儿,你放心吧,爹啥事没有,放心放心。”

见阮阮不动,他推着女儿往外走,“快走吧,再等一会儿就真走不了了。”

阮阮被迫前进,倒也放下了心。

总归已经问过了,他这么淡定,那自己也不再耽搁。

阮阮正准备离开,阮爹往她手里一塞,一把银票。

“注意安全。”

手里突然被塞了东西,阮阮神色一怔,也没再推辞。

阮阮将银票放进一个小包包里,这是她“逃婚”的必备行李。

最后望了一眼老爹,带着夏桃消失在浓浓火焰中。

                           

原创文章,作者:橙子味的西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26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