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龙君《残王追妻:鬼医狂妃帅炸了》小说最新章节,镇国公,余一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残王追妻:鬼医狂妃帅炸了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隐龙君

简介:堂堂冥都尊神,一朝穿成了国公府容貌尽毁的不祥嫡女。一双鬼手,活死人肉白骨夺生魂!绝色冷王本是不败战神,不慎被人所害,眼盲身残,却阴差阳错捡回一个了不得的王妃。说她貌丑?待她揭开易容,惊为天人!说他残废?待他伤愈,战神归来,龙啸九天!多重身份加持,王妃身边美男如云,各型各款应有尽有。自此,冷王化身醋王,翻墙爬窗斗情敌,霸妻狂魔强势上线。而连顾卿尘也没料到,冷王的真实身份,竟比她还要惊人!

角色:镇国公,余一

残王追妻:鬼医狂妃帅炸了

《残王追妻:鬼医狂妃帅炸了》第1章 血债血偿免费阅读

“啊!”

山林断崖前,一声女子的惊叫惊起群鸟飞散。

声音传来之处,少女踉跄摔倒在树下,两个膀大腰圆的壮汉钳住她的双臂,将她按住在树干上动弹不得。

少女遍体鳞伤,粉白的裙衫上沾满了鲜血,满面泪痕,惊恐的看着面前缓步走近的美艳妇人:“二娘,求您别杀我!”

“不杀你?”妇人狞笑着蹲下看她:“不杀你,我女儿怎能顶上你的嫡女之位,嫁给当朝储君?”

少女满眼的绝望不甘。

她前日才刚刚接到赐婚圣旨,被皇上许给当朝储君,三年后她便是这北冀的储君妃了。

谁知竟是因此,招来了杀身之祸!

妇人说话间,掐住少女的下巴,盯着少女娇嫩的颜容:“这张妖媚的脸,真是跟你母亲一模一样,一样让人恶心!”

话落,忽然从袖中拔出匕首,凶狠的朝少女脸颊挥下!

“啊……”利刃一下下狠狠割在脸上,皮肉割裂的痛苦,痛得少女连声惨叫,凄厉的叫声在林中传出老远。

直待少女的脸庞鲜血淋漓,妇人终于停下动作。看着少女血肉模糊的脸,得意的大笑了几声:“哈哈哈!顾卿尘,若你生来就是这般模样,何必落得如此下场?”

鲜血流入眼中,少女眼前血色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疼痛使得她脑中空白一片,只口中机械的哭声重复着:“救命,救命!”

“你随便叫吧,反正这荒郊野岭,没有人会来救你。”耳畔又传来妇人的声音,森冷的骇人:“事到如今也不怕告诉你,你那废物兄长是我毒哑的,你那没用的娘亲,也是我杀的。”

少女浑身一颤,哭声瞬时止住:“你,你说什么?”

妇人得意的笑着:“没想到吧?现在,也该轮到你了。”

少女血红的双眼斥满恨意和恐惧,狠狠盯着二娘狰狞的脸,对上妇人恶毒的眼神,哭声怒喊道:“你这个毒妇,我便是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这世上哪里来的厉鬼?”妇人一边说着,一边又是狞笑起来,手中匕首缓缓举起:“你们母女三人,可真是一般愚蠢!你可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多余碍事,挡了琴儿的路。顾卿尘,去死吧!”

“啊!”

一声惨叫响彻天际。

锋利的匕首,狠狠刺进少女心口!

~

漆黑,闷热。

棺材中,本该死去的顾卿尘缓缓睁开双眼。

脑中眩晕袭来,一幅幅陌生的画面如潮水般涌入脑海……

怨恨,不甘,血海深仇!

原主的痛苦充斥着每一寸血脉,顾卿尘眸光骤然冷下!

“奶奶的,本尊堂堂酆都冥尊,怎的复生在这么个窝囊废身上?”

“卿尘啊,你死得好惨啊!”厚重的棺盖上方,忽而传来声声哭喊。

是二娘的声音。

“老爷,都是奴家的错,若是奴家好好看管卿尘,不让她四处乱跑,她就不会遭此横祸,死在那些山贼手上。卿尘,卿尘啊!”

哭得简直撕心裂肺,痛不欲生。

此番所言真是妙极,既解释了顾卿尘的死因,又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二夫人口中哭得近乎气绝,伏在棺木上的脸,却始终笑得阴狠得意。指甲狠狠抠着棺材,咬牙切齿,对着棺材小声道:“死丫头,你就瞑目吧!”

顾卿尘冷冷一笑。

这毒妇,定是以为自己做得滴水不漏,从此高枕无忧了。

顾卿尘又岂会让毒妇如愿呢?

闭起双眸,眉心现出鲜红印记,似有火焰在眉间升腾。

骤闻天际“轰隆”一声闷响,霎时间惊雷滚滚、地动山摇,狂风遮天蔽日,吹得满目沙尘,屋顶的瓦片发出清脆的响声,坠地碎落。

二夫人吓了一跳,院内下人们亦是惊得一愣。

便在这时,摆放在院中的棺材,忽而发出“嘭”的一声巨响,轰然炸碎开来!

二夫人“啊”的一声大叫着退出数步,棺材的碎片朝四周飞散,大院之中瞬间烟尘弥漫!

众人皆是满面惊恐,瞪大了眼睛往棺材的方向看去。

便见顾卿尘立于烟尘落下之地,身形瘦削,身姿却是高贵清冷,傲然出尘。

那把匕首还插在她的胸口,裙衫沾满鲜血,脸上一片血肉模糊。只一双眼清冷如星,带着几分慵懒,寒光熠熠,锐不可言!

这样的一个人,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眼前,怎能不让人惊骇?

众人回过神来,立时惊恐的朝大门外跑去:“诈尸啦,大小姐诈尸啦!”

那毒妇也是慌忙就要逃命。

顾卿尘却怎会给她这个机会?

“想走?”

衣袖轻挥,便闻风中一声烈响,棺材的碎片朝四周飞散,掉落在奔逃的众人脚前,吓得那些人大叫着停下脚步。而棺材的盖子,正不偏不倚的落在二夫人面前,狠狠的斜插入地面!

看着立在眼前的漆黑棺盖,二夫人吓得面色惨白,一屁股跌坐在地,连滚带爬的跑到镇国公身后:“老爷,救命,救命啊!”

这样的场面,连镇国公都是惊得脸色煞白,一脸的不可思议。惊愕的看着顾卿尘:“你,你是人是鬼?”

顾卿尘冷冷一笑:“是人如何,是鬼,又如何?”

说着话,迈着轻缓的脚步,一步步朝二夫人走去。

行走间,抬手拔出胸口的匕首。鲜血随着匕首喷溅而出,顾卿尘却仿佛感觉不到痛一般,面无表情。

这画面有多骇人?

这样的她,在众人眼中,俨然就是地狱走出的厉鬼!

而她,又岂止是只厉鬼?

随着她脚步接近,二夫人的表情已然惊恐到极点,浑身抖得跟筛子一样。

镇国公愈发慌神:“尘儿,你要做什么!”

顾卿尘不做理会,迎着二夫人骇然的目光,缓缓抬起手臂:“毒妇,你害死我娘亲,毒哑我兄长,如今又狠心加害于我。”

“今日,我便要你,血债血偿!”

倏闻二夫人发出刺耳惊叫!

血红的火焰凭空爆燃,瞬间包裹二夫人全身!

惊得镇国公一声大叫猛地将二夫人甩开,护着二女儿退出数步。

二夫人痛不欲生,惨叫着在地上不断翻滚:“不要,救命啊!”

“我知道错了!卿尘,饶了我,饶了我!”

“老爷,救我,救我啊!”

血焰凶猛,镇国公又怎敢上前?

国公府的众人皆惊愣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毒妇在血焰之中挣扎翻滚,吓得一个个面如纸色,魂不附体,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顾卿尘唇角勾起欣慰的弧度,满意的欣赏着毒妇痛苦挣扎、狰狞扭曲的画面。

浅笑间,眉心那抹血色符印,诡异的骇人!

血焰之中,毒妇惊恐的惨叫声逐渐弱下,最后,仅余一片灰烬……

而在火焰燃尽之后,顾卿尘竟也是眼前一黑,闭目,昏迷过去。

~

国公府的马车一路疾行,马车里,顾卿尘自昏迷中醒来。还没等弄清楚身在何处,便被一只手猛地拉下马车,摔落在地!

马夫留下一句“大小姐,对不起了!”,驾着马车迅速离开此地。

顾卿尘摔得浑身都疼,抬头,已不见马车的踪影。

坐起,叹了口气。

这具躯体实在柔弱,只是引血焰烧死那毒妇,就因承受不住而昏迷。

是她失算。忽然变弱,太不适应。

这具躯体,还得好好修炼修炼才行!

提起精神,打量起周围密林。

身处之地,面前是条宽阔的河流,周围荒郊野岭,夜深林密,林中有野兽的叫声传来。

镇国公表面派人将她送往江南老家的村庄。

实则,却是要她自生自灭。

也难怪,她先是炸棺而出,后又引血焰烧死二娘,加上毒妇女儿的添柴加火。

镇国公府,自然容不下她这个不祥之人了。

而这么一来,她那个“二妹”就能如愿嫁给凌王,成为储君妃了吧?

“呵!”

这些事,想必这位二妹也没少参与。

真该连她一起杀了!

正思虑间,忽闻身前传来破水之声。

抬眼只见平静的河面水花四溅,一道黑衣身影倏然自水中窜出。

顾卿尘未及回神,已是颈间一凉!

顷刻,浓重的血腥气已溢满鼻息!

耳畔传来男子低哑的声音:“敢出声,我杀了你!”

语声毫无感情,冰冷彻骨。

来者脸上戴着张修罗面具,看不清颜容,但面具下的眼眸杀气逼人,寒冽如刃。

危险,慑人!

而这双眼眸,此时就在她眼前寸许,近到呼吸可闻。

                           

原创文章,作者:隐龙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26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