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见鹿《重生成恶女后忙着搞钱复仇》小说最新章节,沈晏清,沈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成恶女后忙着搞钱复仇

小说:种田

作者:鱼见鹿

简介:【重生+种田+甜爽文+团宠】前一世,沈晏清识人不清,一颗真心所托非人,落得惨死下场重生后,她从人见人躲的瘟神恶女,摇身一变成了人见人爱的神医农女她习医赚钱,研毒杀人,拜师傅谈恋爱,一步步变得强大,只为一洗前世血仇陆知行:马步扎成那样还敢跑来与我习武?哪里来的自信。沈晏清晃了晃手中沾了毒的银针:陆师父,小徒正缺一个试药人陆知行:……

角色:沈晏清,沈清

重生成恶女后忙着搞钱复仇

《重生成恶女后忙着搞钱复仇》第001章 夺舍重生免费阅读

庆元十二年夏。

乌云已然在南和县的上空飘荡了一整日,自晌午开始整座城便已伸手不见五指。

街市两侧的铺子都已挂起了灯笼,闷热的夏日便是没有太阳也几乎叫人喘不过气。

城东一不小的府邸内,正有小厮拿着红灯笼匆匆将其挂在门口。

匾额上赫然写着‘林府’二字。

“轰隆——”一道惊雷从天而落,落在距离林府不远处的空地上。

府中的某处偏院里,沈清的声音已然喊得嘶哑,她蜷缩在床上,面色发白没有一丝血色,头发被冷汗浸湿,一缕缕胡乱贴在她的脸上,她的小腹隆起,她已是孕八月,再过一个月孩子便能降生。

只可惜……她身下鲜红的褥子与她惨白的脸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吱嘎——”房门被打开。

似乎是故意来刺激沈清的,来人一身红衣,与她身下流的血颜色一模一样。

“还没死呢?!”武乐玲手里握着长鞭,妖娆的往屋内走。

“呸!武乐玲,你好大的胆子!你竟敢!竟敢!”

沈清瞧清来人,双手撑地欲挣扎起身,只对方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武乐玲抬脚一脚踩在了沈清的身上,沈清早已因早产失了力气。

“咚——”地一声,她已然摔回到地上。

“我自然不敢,可若得了林郎的允许,你觉得我敢不敢?!”武乐玲怜悯地看着面前这几乎失智的女子,目光渐渐自她脸上转移到了她的小腹上,“啧……可怜,你以为你怎么会早产呢?沈清,男人啊……靠不住。”

沈清的眼睛蓦地瞪大,武乐玲的话犹如晴天霹雳。

记忆里那个身着白衣,手执折扇,笑意浅浅的如玉公子。

那个娶她之前对她说一生一世都会对她好的男子……

“不可能!!!你骗我!你个贱女人你骗我!!”沈清面目狰狞,双手死死地抱住了她的脚。

武乐玲蹙眉,一脚将面前的女人踹开。

“乐玲,快要下雨了,”低低浅浅温柔无限的声音,“速战速决吧。”却充斥了无限的冷漠!

沈清倒在地上,血迹自她身下蜿蜒而出。

她望向门口,看到有一抹熟悉的身影,自黑暗中走来。

他一身白衣,乌发玉冠,手执折扇浅浅而笑,他是如玉般的公子,也是她的丈夫林墨。

这个身影,与他们初见时的那道身影重合。

一样的人,只却没了一样的温柔,因为此时他的另一只手握着一盏毒酒。

“轰隆——”一声又一道惊雷在平地炸响。

沈晏清被那一道惊雷炸醒,她倏地坐直身体,原本清灵平和的眸光,霎时杀气横生!

又是这个梦魇,即便这已是前世的事儿了。却还是不肯放过她,时常在她梦中重演。

沈清重生了。

这一世她叫沈晏清,她的魂魄附身在了宁河村内一十一岁的农女身上,距离那个夜晚已过三年。

“喂!你还不走?”

少年清冷的声音自上方传来,沈晏清下意识地抬头望去,只见一身穿暗色长袍的少年正坐在前头某棵树的树干上。

“你是谁?!”沈晏清的声音清冷而又疏离,与她那张和善清丽的脸庞截然不同。

“你的恩人!”说罢,少年抬手指了指远处。

沈晏清顺势而望,才见一头几人壮的野猪就倒在距离她不远处的地方,她一怔,心下了然。

今日她本是上山来挖野菜,中途疲累便小憩片刻,却不想她竟是睡了过去。

而此处是距离宁河村不远的隐兽山,时常有野兽出没,按着这个少年的意思,方才在她睡着时,曾受到野猪的攻击,若非少年出现眼下她只怕是已然成了尸首。

“多谢!你也赶紧离开这儿吧!”沈晏清冲那少年匆匆喊了一声,便跑出了树林。

正是雷雨天,树林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她得先找个安全的地方避雨。

她还没来得及跑到村子里,大雨就倾盆落下,好在道上有一处供人休息的简易窝棚。

沈晏清在窝棚里刚刚站定,便只觉眼睛一花。

回神时,那黑袍少年已然坐在了她身侧的木桩上。

“你就是这么答谢救命恩人的?”少年的声音如沈晏清一样清清冷冷。

沈晏清下意识地往旁处挪了两步,“形势紧急,望少侠海涵。”

“少侠谈不上,我叫陆知行。”少年的目光紧紧地落在沈晏清身上,看着她细微的动作,他的眼底浮现起了一丝笑意。

“沈晏清。”她没有看对方,心里想他追着自己大概是想要她报恩。

只她眼下一穷二白,拿什么报恩?

“你想要什么?”

沈晏清突然开口,陆知行闻言眉心一挑不解。

“你救了我,那我要如何报答?”

陆知行低笑一声,“眼下还没想好,待想好了我再来寻你。”

“我……”

“小丫头,你心里有故事。”

陆知行盯着沈晏清,虽说眼下这丫头与常人无异,可方才在林中他还是瞧见了她醒来那一瞬,自她眼底升起的杀意。

那样浓重的杀意,可不是寻常人该有的。

沈晏清蹙眉偏头看向身边的少年,她本以为这人是追着自己报恩,可眼下他的话却越来越奇怪。

甫一偏头,沈晏清的目光便撞进了一双深邃的眸中。

方才她只是粗粗一看,竟不知这陆知行竟生的这样好看,俊眉飞斜,鼻梁高挺,嘴唇凉薄,气质出众非常,即便眼下只是穿着一身再普通不过的暗色长衫,也掩盖不住他的独特的气质。

而他那双如鹰般深邃的眸子,更像是要将沈晏清看透一般。

沈晏清一顿,神色慌乱地转开了视线,像是在逃避着什么。

陆知行笑了起来,本是深邃的眸子瞬时如黑曜石般清亮,“雨停了,回头见。”

说罢不等沈晏清回神,那少年已然自她面前消失不见。

沈晏清重生后的这三年,几乎没有什么能打乱她的心绪。她本以为,她会一直如此直到报完前世之仇,却不想……这个少年的闯入却打乱了她的节奏。

她偏头望着方才少年坐过的木桩,神色五味杂陈。

                           

原创文章,作者:鱼见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26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