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过河《乡村桃运小神医》小说最新章节,周岩,许文芳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乡村桃运小神医

小说:神医

作者:老马过河

简介:周岩被村里恶霸找上门毒打。受伤后觉醒先祖医道传承。身怀绝世医术,修行天地秘法。至此,世间众生,皆要臣服;嚣张纨绔,皆被踩在脚下。周岩的人生,从小山村开始崛起!

角色:周岩,许文芳

乡村桃运小神医

《乡村桃运小神医》第1章 我是冤枉的免费阅读

“周大狗,你个畜生,给老娘滚出来。”

三桃村的清晨,被一道凄厉的喊声打破寂静。

周大狗的母亲许文芳正在做早饭,听到喊声,急忙从厨房跑出来。

她的腿脚不灵便,左腿残疾导致走路高低起伏。

树枝做成的围栏外,中年妇女双手叉腰,目露凶相地盯着院内。

许文芳心中“咯噔”一声,暗道儿子怎么惹上这位远近闻名的悍妇了。

许文芳脸上挂着笑容,“仙桃她娘,这是咋了?”

“哼,咋了?问你那个狗儿子去。”

仙桃她娘头发凌乱,双眼红肿,显然昨天一夜都没睡好。

“你的狗儿子,昨儿个夜里竟然敢翻到老娘院里,偷看我家仙桃洗澡。”

“这事传出去了,我家仙桃还怎么做人?”

说话间,周大狗睡眼惺忪地走了出来。

仙桃她娘看到事主出现,跨过围栏就要挠周大狗。

“婶子,我没有偷看仙桃洗澡。”

“还敢抵赖?”

仙桃她娘见抓不到周大狗,气的坐在地上,双手捶打着地面。

“都来看看啊,周家的狗儿子,偷看我闺女洗澡还不承认。”

“这还叫我闺女怎么活呦。”

“我闺女仙桃那可是十里八乡有名的水灵姑娘,被周大狗瞧去的身子,在家里哭闹着要上吊呢。”

仙桃她娘这一嗓子喊下来,顿时惊动了村里的邻居。

三桃村本就不大,整个村子加起来也就一百来户。

村里的青壮年大都在外地务工,年轻人也都是县城里读书。

这也就是暑假期间,学生们陆陆续续回到了老家,村里才有了一点人烟。

农村的孩子取名都很随便,相传名字越卑贱,就越好养活。

周大狗是他的小名。

他还有个大名叫周岩,只是在这三桃村内,没有人喊大名罢了。

“大狗这孩子,太糊涂了,怎么能偷看黄花大闺女洗澡呢?”

“这有啥好奇怪的,大狗年轻气盛,整天在家里啃老,偷看人洗澡啥的,并不稀奇。”

“这孩子从小脾气就野,去年考不上大学,心气儿不顺也不出去打工,也就是许文芳能惯着他。要是我儿子,早就用铁锨打出去了。”

村子就这么大,有个什么风吹草动,一下子全都围了过来。

周岩的院门外顿时人头攒动,指指点点着议论。

再这么下去,周岩偷看黄花闺女洗澡的名声可就坐实了。

没有在农村里生活过的人不知道,污言碎语,能够影响一个人的人生。

周岩偷看人洗澡这事传出去,以后别说结婚,但凡家里有适龄的姑娘,见到周岩都要绕着走。

绝对不能让仙桃她娘继续闹下去。

许文芳蹲在坐地责骂的妇人身旁,小声劝解:“仙桃她娘,大狗的性子我了解,绝对做不这事。”

“这其中是不是有啥误会?”

“误会?”仙桃她娘止住了责骂,指着周岩道:“你问问你的狗儿子,他昨天有没有去过我家?”

许文芳看到儿子脸色发白,顿时明白了什么。

站起身,大声呵斥道:“跪下。”

“娘!”

周岩不敢忤逆母亲,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我昨晚只是从她家门口路过,并没有偷看仙桃洗澡。”

“路过?”

仙桃她娘不干了,“黑灯瞎火的,还下着雨,咋就嫩巧,你从我家路过?”

“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们这些狗儿子私下里把我家仙桃称作村花,馋她身子的人多了去了,怎么着也轮不到你周大狗。”

“今天这事要不给老娘一个交代,我跟你们周家没完。”

周家并非土生土长的三桃村人。

村里姓李的才是大姓。

周岩的爷爷当年逃荒,来到三桃村后见此地山清水秀,民风质朴,心里就有留下来生活的念想。

恰好周岩的爷爷识文认字,便在村长的邀请下,在三桃村教村里的孩童读书。

几十年过去,爷爷早已撒手人寰,周岩也已经长大成人。

他们一家算是在此地定居了。

“仙桃她娘,要不你先回去,我跟大狗商量一下怎么处理这事?”

“没啥好商量的。”

仙桃她娘目露红光,“仙桃那可是清白的身子啊,被你这狗儿子看了,以后谁敢娶她?”

“不行,你们周家必须赔我的损失,周大狗还要跪在仙桃面前道歉,否则此事不算完。”

许文芳哪里还不明白,这是要赔钱的意思了。

这些年周家全副心思用来培养周岩了,为了供他读书,丈夫周茂春进城打工,不到过年不回家。

即便如此,一年到头辛苦劳作,也攒不下几个钱。

儿子理亏,门外又都是仙桃家的亲戚,许文芳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问道:“仙桃她娘,你看要赔多少钱合适?”

如果赔个几千块,许文芳咬牙给丈夫打个电话,让他寄点钱回来倒是没问题。

哪知道……

仙桃她娘听到钱字,立刻来了精神。

“我家仙桃清清白白,以后结婚彩礼钱没有个三十万,也得二十万。”

“被你家周大狗瞧了身子,她不干净了,彩礼钱肯定要折半。”

“一口价,十万块,少一个子都不行。”

十万块?

你怎么不去抢!

周岩也是有脾气的人,噌的一声从地上站起来,眼中噙着热泪扯着嗓子大喊:“我说了,我没有偷看仙桃洗澡,你这是冤枉我。”

“狗儿子生就一副畜生样,咱们三桃村除了你,谁能干出这么龌龊的事?”

院门外来了几个嬉皮笑脸的小青年,围着篱笆喊道:“婶子,周大狗要是不承认,咱们就打到他承认。”

仙桃她娘一见那几个本家青年,顿时来了精神,手指都快要戳到周岩脸上了。

“好你个周大狗,你还敢打人是不是?”

“我冤枉你,十里八乡谁不知道我是啥样人,为啥我不去找别人,就找你周大狗?”

面对此种情形,许文芳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赔钱吧?十万块,丈夫打工两年也挣不了那么多。

周岩面红耳赤,步步倒退。

脊背已然退到了砖头砌成的墙上,已经退无可退了。

“周大狗,我警告你,今天你要是不赔钱,老娘我就天天来闹。”

“你们周家,别想安生。”

周岩的脸被戳出了好几道指印,一股邪火升腾而出。

抬起右手,“啪”的一声脆响,打在了仙桃她娘的脸上。

                           

原创文章,作者:老马过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24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