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牛的少年《海外遗宋:开局便是崖山海战》小说最新章节,陆秀夫,赵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海外遗宋:开局便是崖山海战

小说:历史-无金手指

作者:牧牛的少年

简介:穿越到宋朝末代皇帝赵昺身上,刚醒来,便是崖山海战。宋军惨败,陆秀夫从船外走来:“陛下,快来为臣背上!”穿越而来的赵昺将凭借后世的知识逆天改命,拯救大宋,拯救汉人。他率大宋遗民逃往海外,改革教育,发展科技,构建金融体系,建立一个先进的海外大宋。继承太祖遗志,先南后北。征服东南亚诸岛国,扩展势力。最终北定中原,收复河山,重建大宋王朝。PS:本小说无系统,无任何金手指。

角色:陆秀夫,赵昺

海外遗宋:开局便是崖山海战

《海外遗宋:开局便是崖山海战》第1章 穿越成赵昺免费阅读

“发生肾么事了,怎么回事?”

赵饼从梦中惊醒,看到自己的胳膊和腿变的十分短小,同时周边这些男男女女都穿着奇怪的古装衣服,不禁惊讶的自言自语。

“赵饼”并非是他的原名,而是由于之前他创业开公司的时候,经常向底下的员工画大饼。

“升职加薪、公司上市、员工持股、年底分红、世界五百强……”

这些都是赵总时常挂在嘴边的词语。

正是由于赵总经常给员工画大饼,却从来都没有实现过,所以员工们“亲切的”称呼他为赵画饼,简称赵饼。

在赵饼多年的画饼之下,公司终于破产了。

由于公司破产,自己身上又背负了几百万的债务,赵饼心情郁闷,便在路边烧烤摊借酒消愁。

可由于兜里没钱,便是只喝酒,不吃菜,连一盘花生米都没有,结果很快便喝醉了。

喝醉了的他在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飞驰而来的汽车直接撞飞了。

“皇上醒了,皇上醒了。”

一个外表看着像男人,但说话却十分女性化的人跑过来大喊道:

“皇上,外面战事越来越紧了,咱们快到船舱里藏起来吧!”

“你是太监?我是皇上?”赵饼却是十分好奇的问道。

“哎呀,皇上你怎么了?怎么连老奴都不认识了!”那名不男不女的人竟然哭哭啼啼起来。

“难道我穿越了,还穿越在一个皇上身上。”赵饼心中大喜:

“虽然这皇上看着年龄不大,身边的太监和宫女也不多,好像是个小王朝的皇上,但总归是皇上呀!哈哈,赚到了,赚到了。当上了皇上,这老总不当也罢,公司不要也罢。”

“皇上你怎么了?不要吓老奴呀。”那名太监看到赵饼一惊一乍,吓得不轻。

“刚才皇上还睡的那么香,怎么突然就疯了呢!”

“难道皇上被元军吓傻了?”

“没办法,这蒙古人太厉害了,谁见了不怕呀。”

……

周边的人看到皇上奇怪的样子都议论纷纷。

“元军?蒙古人?难道我这是穿越到了羸弱不堪的南宋,或者是大理?” 赵饼心里琢磨起来。

正在这时,刚才紧闭的大门被推开,一名中年男人身着沾满血的官服走了进来,他的手上还握着一把刀,上面滴着鲜血,将原本还算干净的地板滴上血滴。

“陆丞相回来了!”有人大喊一声。

由于陆丞相开门之后便没有关门,赵饼便正好可以看到外面的情景。

外面并非是陆地,而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海,海上是无数的大小船只,这些船只之间用绳索彼此连接,从而组成一字形。

此时的船上战火四起,杀声震天,无数士兵厮杀在一起。远处不时飘来无数箭羽,随后便留下一片尸体。

“元军,蒙古人,南宋,陆丞相,一字形船队,战争。”这些字眼不断在赵饼眼中划过,让他的眼睛有些晕眩。

“难道,难道,难道你是陆秀夫?”

刚才还因穿越到皇上身上而兴奋不已的赵饼,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指着陆丞相疑问道。

“陛下这是怎么了?”陆丞相看到皇上奇怪的样子,询问周边的人。

“回陆丞相,陛下刚才睡了一觉,醒来后就一会高兴,一会忧愁,十分奇怪,老奴也不清楚状况!”那名太监回话道。

“快说,你是不是陆秀夫?”赵饼指着陆丞相继续追问。

“扑腾”一声,陆丞相跪倒在地。

“回陛下,为臣的名字是叫陆秀夫。为臣护驾不周,刚才不该离开陛下而出门应战,打仗的事让张将军做就行了。”陆丞相跪在地上哭诉道。

看到陆丞相下跪,周边的太监宫女也吓得跪在赵饼面前。

“唉,这还用想,这不就是大名鼎鼎的崖山海战,我穿越的这个人就是南宋末代皇帝宋少帝赵昺(bing,三声,与“饼”字同音)!这下子好了,假饼成真昺,赵饼变赵昺。”赵昺心中暗暗苦笑。

崖山海战,宋元最后一战。元朝将领张弘范以两万元军大破二十万宋朝军民,宋军全军覆没。

看到败局已定之时,为了保证宋朝皇族颜面,避免出现新的“靖康之耻”,宋朝左丞相陆秀夫身背七岁的小皇帝赵昺跳海而亡。随后,十万大宋军民跳海殉国。

自此,中原大地历史上第一次完全沦陷于外族之手,因此有“崖山之后无中华”的说法。

当时,战败被俘,身在元营的民族英雄文天祥亲眼看到了崖山海战的惨状,作诗云:

朅来南海上,人死乱如麻。

腥浪拍心碎,飙风吹鬓华。

一山还一水,无国又无家。

男子千年志,吾生未有涯。

后世的穿越小说连穿越到崇祯皇上身上都说难,他们哪知道这里还有宋少帝赵昺这种地狱难度的皇上呢!

“陛下,如今元军已经快杀过来了,快来为臣背上,为臣背着你逃跑吧!”陆秀夫跪在地上大喊道。

陆秀夫知道元军已经摧毁数条宋军大船,如潮水般杀来。虽然小皇帝所在的船只在宋军舰队的最中间,离元军杀到还有一段距离,但陆秀夫还是想着早做准备。

“宋军可以败,宋帝不可辱。”陆秀夫心想一定要背着宋少帝跳海殉国,绝不让皇帝受元军之辱。

只不过他看到如今的皇帝受到惊吓,害怕的坐在龙椅上,抱头痛哭,于是不忍心说出实话,只说是要背着他逃跑。

听到陆秀夫要背起自己,赵昺更是心乱如麻,更加痛哭起来。

“这哪里是逃跑呀,这明明就是跳海自杀!”穿越而来的赵昺自然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便在心里默默大喊。

“陛下,快来为臣背上吧!”陆秀夫继续跪在地上苦求道。

看到陆秀夫跪在地上的样子,赵昺心中一惊:

“虽然我还是一个孩子,虽然此时大宋气数已尽,虽然我没有一兵一卒在身边,虽然陆丞相完全可以强行把我这个小屁孩扔到背上,然后强行背着我跳海,但是他没有,他只是在地上跪着恳求我!”

“如今,陆秀夫就在我面前,张世杰正在外面率军与元军作战,文天祥被俘,正在岸上的元营中观战,‘宋末三杰’在这里是彻底聚齐了。”

“虽然我还是个孩子,虽然我大宋已无一寸土地,但是却有这些忠臣良将,有这么多仁人志士,我大宋怎么能这么轻易的灭亡,我汉人又怎能如此将大好河山交予异族,我又怎能轻言放弃!”

想到这里,赵昺平定情绪,慢慢从龙椅上站起。

                           

原创文章,作者:牧牛的少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2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