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阿文《破凡》小说最新章节,王子渊,陈文海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破凡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胡阿文

简介:浩渺的苍元大陆,一个凡间少年踏上了修仙之路,由此掀开了一段传奇的人生,一路上经历爱情、亲情、友情、怨仇、背叛和种种生死考验,直至登临仙路尽头才发现一切不过是一场脆弱的虚幻,是接受命运的枷锁还是打破天地的牢笼……

角色:王子渊,陈文海

破凡

《破凡》第1章 离家踏仙途免费阅读

王家河村,群山深处的一个小山村,一条小河从远处的山头奔流而下,跨过第三个山谷时变得温柔起来。村落傍谷靠河而建,正值清晨,一群村妇结伴到河边来浆洗衣物,不时有人家传出缕缕炊烟。

村头的第六户人家,主人家正在进行一场简单的告别仪式:王平家的儿子王子渊被仙人门派选中即将进入仙门修行。

但是对王家河村来说这可是光宗耀祖的大事,王家河村自有村落建成起便流传着仙人的传说,所以村里的几个宿老也一同过来为王子渊送行,顺便看一看来接人的仙人是个啥模样,村里的其他孩童也不再调皮,都老老实实的站在王平家门口看着王平一家送别王子渊。

“斌斌你看,那个穿蓝色衣服的好像就是仙人!”

“看到了看到了,有点像我之前在书上看到过的仙人的模样,那个头发,那个神态,太像了太像了!”

“嘘!禁声!几个瓜娃子!要是吵到了仙人,惹的仙人不高兴了就把你们变成大肥猪!”一个老头老不正经的吓唬那两个正在热烈讨论仙人模样的孩童,一句话给他们整得马上闭嘴不说话了。

但是大人们依旧对着王平家门口的仙人指指点点,只是没有人发出声音,生怕触怒了仙人的威严,王家这边王平父母也在对王子渊交代一些临别的话。

“渊儿,路上好好听你姑父的话啊,去了仙人门派就好好修行莫要挂念家里,好好吃饭不要总是顾着玩儿。”王子渊的母亲一边仔细检查儿子的包袱一边不忘再一次叮嘱儿子,父亲王平在一旁蹲着默默地抽旱烟不说话,时不时看一眼王子渊,脸上藏不住的落寞透出一股浓浓的不舍,不像母亲,他总是嘴硬心软。

“晓得了晓得了,等我成为仙人就回来接你们一起去享福,嘿嘿~”王子渊此时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旁边来接他的姑父,更准确的说是看他姑父右腰间挂的一块散发着幽光的玉佩,忽亮忽暗的像是眨巴着眼睛一样,看得他总是忍不住想伸手摸一摸。

“三嫂,不用给他带太多东西,衣物什么的这些进了门派都会发放的,倒是不用你们操心。”王子渊姑父名叫陈文海,许是修习了仙法的缘故,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却看着仙气飘飘,笔直的身躯、一头随风飘摇的黑发,几缕长须配合一身蓝衣给人看着还真是有那么点得道成仙的感觉。

“哦哦,倒也是,仙人什么都有,是我糊涂了。”王子渊母亲淡淡一笑就不再往王宇的包袱里塞东西了,但想了想又还是装了两双亲手做的袜子。

再说王子渊,今年才十岁,这么小的年纪本来父亲准备托人送他到镇里的私塾念书,结果上个月在仙人门派修仙的妹夫来家里送东西时王子渊听说了姑父是仙人,非要跟着姑父拜入仙门去当仙人,父姑父就仔细的测了他的根骨,发现他还真是个修仙的好苗子,父亲一看这情况就同意了,毕竟成仙比做个凡人好,那可是高高在上的仙人,长生不老,飞天入地能是凡人可比的?孩子他姑父不就是个仙人,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看看人家像个小伙子一样,再看看自己简直是个快要入土的老头了,这么好的改变命运的机会那可得抓紧了。

这么一番思量下来,加上王子渊也想去当个仙人,于是王子渊加入仙门修行这事就定下来了,由姑父陈文海带他拜入仙门。

“子渊,姑父最后再问你一句,你可想好了要进入仙门,告别凡尘?进入仙门就不能改主意了,修仙路上更是有千般磨难在等着你,你可能承受?你也可能再也无法见到你的父母了,你可愿意?”临走时陈文海郑重地问他,纵使王子渊尚且年幼,也必须告诉他。

仙路漫漫,修仙之人或可夺天地造化延续寿命,但是普通凡人却无法挣脱轮回的枷锁,沧海桑田间,一息便是百年而凡间已过数代轮回,王子渊很可能此生和父母亲子缘分已尽。况且修仙之人皆是与天争斗、逆天而行之人,为一宗仙宝斗得你死我活,尔虞我诈更是家常便饭,仙道机缘面前手足相残的场景更是数不胜数,无数修仙之人葬送在去往最终成仙的路上,看着年幼的侄子,他有些不忍,有些犹豫,修仙路过于残酷,过于血腥。

“姑父,我想好了,我要当仙人”王子渊握着小拳头坚定地对姑父说,心里却在想:等我成了仙人,我那时候还不随便飞天入地,回趟家又算什么,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姑父说的仙门和凡尘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天地,进去难出来更难…..

“既如此那便上路吧,走,姑父带你上飞剑”陈文海收起忧虑不再犹豫,大袖一挥,一道亮光飞出化作一把巨大的飞剑悬在半空,飞剑上满是各种奇怪的符文,锋利的剑尖吞吐着出让王子渊心悸的气机,“别怕,这是姑父的灵器,待会儿飞行时你盘腿坐着不要起身”王平说着一把提着王子渊一个闪身站在了飞剑上,吓得他差点喊出来。

“三哥三嫂,我便带子渊走了,就此别过,你们保重!”陈文海站在飞剑上对着王宇父母抱拳道。

“爹,娘,我走了,等我学成就回来看你们”王子渊砰得一声跪在了飞剑上朝父母磕了一个头。

“渊儿就交给你了,保重!”王子渊父亲开口对陈文海说道,又转向跪着的王子渊,“好好听话好好修行,不要给你姑父惹麻烦”

“走了!”王平单手掐了一个印诀,飞剑咻的一声飞射出去,很快便消失在了天际……

村头,王子渊父母还呆呆的站在村头望着天空,看着儿子的身影慢慢的从视线内隐去,流下了不舍得泪水…..

飞剑上,王子渊宇的不舍情绪很快就消失了,因为他还从来没有体验过在天上飞行的感觉,看着地面的景物让他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子渊,感觉如何?”陈文海笑呵呵的问道。

“感觉还不错,姑父,能不能再飞高点?”王子渊想飞到云层中去看看。

“你这小子,看我的!”陈文海笑着摇了摇头,随即心意一动飞剑便带着他们爬升到了更高的云层中,紧接着传来了王子渊的惨叫声,“啊…..姑…..姑父…慢点飞,太高了太高了,我有点晕”

“哈哈哈哈,臭小子你不是要飞高点吗?怎么?又害怕了?”陈文海一边操控飞剑慢慢降低高度一边扶着王子渊坐回飞剑上,刚才王子渊差点吐出来,飞剑一刹那的提速让他一下子晕了个七荤八素…..

坐了好一会儿王子渊才慢慢恢复过来,然后他看向在飞剑上闭目打坐的王平,“姑父,你和我说说仙门的事呗”

“子渊,你可知仙人是什么?”陈文海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开口反问他。

“仙人是什么?仙人自然是仙人啊,高高在上俯视凡人,飞天入地,移山倒海,斩妖除魔,无所不能!”王子渊激动地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小脸都涨红了。

“呵呵,其实世上本无仙,有的只是追求成仙的凡人而已,他们想打破生老病死的天命循环,想要变得强大,于是就有了仙人的传说。仙人,其实准确来说应该叫修士,修士所在的仙门便和凡间的武林门派一样了,这么说你可明白?”陈文海捋了捋胡须问王子渊。

“原来仙人也是凡人啊,那姑父你的仙门叫什么名字呢?”听到姑父的这番解释,王子渊心里对仙人的神秘感一下子少了很多,原来仙人的本质也是凡人,但是也给了他强大的自信心:我也会成为一个仙人,一个强大的仙人!

姑父倒也不厌其烦,这些东西自王子渊准备踏入修仙界便应该知晓,便继续开口向他介绍:“子渊,你生活的这片世界名为苍元大陆,苍元大陆浩无边际,如你一般的凡人数以亿计,仙修门派自是数不胜数,我们便处于苍元大陆的东部,我所在的仙门叫无极宗,属于这片区域比较大的门派,苍元大陆东部共有五大仙门十二小派,无极宗便是五大仙门其中的一个,另外四个分别叫血衣门、苍穹府、驭剑宗、狂刀帮,这是你需要记住的几个名字,尤其是血衣门……”提到血衣门,王平的面容一下子变得冷酷起来,眼中有一丝寒芒闪过……

“姑父?血衣门很特殊吗?”王子渊不理解为什么需要特别记住这个仙门的名字。

“没事,你只要记住以后不要随便接触血衣门的人,也不要在他们面前暴露你是其他几大仙门弟子的身份,待你日后修为跟上来了自然就明白了。”陈文海摸了摸王子渊的头,恢复了平静淡然的姿态。

“哦,我记住了”王子渊没有再追问其中缘由,搓了搓小手问陈文海:“姑父,我们什么时候能到无极宗啊?”

“哈哈,等不及了?”陈文海看着王子渊迫不及待的样子哈哈一笑。

“嘿嘿,姑父我有点饿了~”王子渊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从早上出发到现在,他已经“飞”了快三个时辰了,这么小的孩子可不是应该饿了。

“是姑父疏忽了,来,吃两个灵果。”陈文海在腰上一拍,再一翻手,手上出现了两个灵果,一个圆锥形状,通体雪白,周身似有淡淡的云雾缭绕;另一个浑圆而赤黑,只有拳头大小,果皮上缀满了白色的小斑点。

“哇,姑父你是从哪儿拿出来这两个果子的?这就是仙人的神通吗?这两个果子长得好奇怪啊,叫啥名字啊?”王子渊接过姑父递过来的灵果,满脸的不可思议和惊叹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

“这两个灵果,白的叫云果,黑的那个叫赤月果,这可不算什么神通,是我从乾坤袋里拿出来的。”陈文海解释道。

“哦哦,这样啊,过年的时候村里来的表演变戏法的也会这个,但是他们变不出来这种果子。”王子渊一边啃灵果一边比较自己看过的变戏法表演和姑父这个“神通”有什么不一样。

“傻小子,姑父这是仙门手段,可不是变戏法。”陈文海无奈的看着王子渊摇了摇头。

“嘿嘿,那是~”王子渊不再说话,专心啃手里的灵果,灵果很甜,更神奇的是,果肉都不需要他用牙齿嚼,刚咬开一入口便化作一股灵气直接没入他的体内,顿时一股暖洋洋的感觉在全身蔓延,驱散了他的饥饿感,很快王子渊就啃完了这两个灵果,吃完精气神十足,很快他就又恢复了活力,坐在飞剑上东瞅瞅西看看,看着看着他又想家了,歪着头撑着下巴开始“胡思乱想”:也不知道母亲吃饭了没?父亲是不是又去田里料理荒草去了?昨天准备掏的那窝鸟蛋还没掏就走了早知道当时就去掏了……王子渊思绪流转间,陈文海叫住了他。

“子渊,姑父刚才跟你说过,姑父是无极宗的修士,但是姑父不准备带你去无极宗修行。”陈文海说道。

“啊?为什么啊?那姑父要带我去哪个仙门修炼?”王子渊一愣,不知道姑父为何要这样安排。

“姑父准备送你去苍穹府修炼,他们更适合你。”陈文海看着王子渊沉声道,眼中掠过一道深意,“苍穹府有姑父的挚交,他乃苍穹府的一名长老,你跟着他再合适不过了,至于为什么你更合适苍穹府,到了你就明白了。”

“那姑父无极宗和苍穹府的关系怎么样?我后面可以去无极宗找你吗?”王子渊有些失落,又要和姑父分别了,只他一个人孤单的在别的仙门修行。

“哈哈哈,傻孩子,姑父怎么会把你往仇家门派送呢,我无极宗和苍穹府自建派之日起便是同盟,他我两家历代掌教交好,两派弟子平日里也频繁交流,这个你无需担心,姑父在无极宗,你在苍穹府,都是一样的。”许是看出了王子渊的内心想法,陈文海抚须哈哈大笑一声解释道。

“那就好,那我就去苍穹府了,嘿嘿~”王子渊放下了内心的担忧与不舍,既然两家仙门关系好,那就无所谓非得和姑父在同一个仙门了,反正能修习仙法,还能没事去无极宗玩儿,想到这儿,王子渊内心对苍穹府越来越期待了……

旁边打坐的陈文海看着王子渊兴奋的样子不由得暗叹一声:带子渊走上这条路去往苍穹府真的对吗?

他的特殊灵脉…..唉…….我无极宗也需要一个特殊灵脉来拯救啊……

                           

原创文章,作者:胡阿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824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