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藕幺鸡《离婚后前夫总是缠着我哭唧唧》小说最新章节,云乔,汤云乔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离婚后前夫总是缠着我哭唧唧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吃藕幺鸡

简介:【萌宝,马甲,微虐深甜,追妻火葬场】重生之前,她为救他而死。重生之后,她毫不犹豫嫁他为妻。她爱了他两辈子,白月光初恋一回来,他便送她离婚协议一张。七年后,她带着三个宝宝回到有他的城市。她见他盯着自己的宝宝看,连忙护着说道:“我的孩子跟你没关系。”他看着自己缩小版的大宝说道:“别的我不确定,但这孩子长得和我一模一样。”二宝扭过头,高傲地冷哼了一声。三宝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爸爸坏!”

角色:云乔,汤云乔

离婚后前夫总是缠着我哭唧唧

《离婚后前夫总是缠着我哭唧唧》第1章“云乔,我们离婚吧。”免费阅读

“云乔,我们离婚吧。”

冷漠不含一点感情的声音,如尖锐的刀子,狠狠刺穿云乔的心。

正在吃饭的云乔怔愣一下,看着递过来的离婚协议书,垂下眼眸,恍若未闻。

矜贵冷傲的男人,目光如冰,言辞一句比一句狠,“你知道的,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云乔的心中骤然一痛,窒息感扼住她的喉咙,她端着饭碗的手紧了紧。

如他所言,结婚三年,他从未爱过她。

他们同床共枕的三年里,没有越雷池半步,都是为了那个女人守住贞洁。

她更知道,他当初娶她,只不过是他急需一场婚礼,他认为云乔那样的女人好打发。

她什么都知道,可她爱了他两辈子,真的不甘心。

前世,她是乡下进城的傻丫头,险些被人骗去伺候男人,是薄斯年挺身而出,瞧出她并非自愿,将她拉到身后,护她周全。

她卑微的爱着薄斯年,一点点都不敢表露出来。

直到临死前,她才将心底的爱意道出,她当时只知道再不说就永远都没有机会说出口了。

一句‘薄斯年,我喜欢你’,是她和薄斯年说的第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

她没想到会重生在被前男友抹黑不堪受辱,而选择在浴缸里自杀的帝国世家豪门名媛的云乔身上。

那时云乔声名狼藉,被族长逐出家族,他站了出来,说愿意娶她。

她嫁给他后,依然将爱意藏在心底。

她知道薄斯年的心里藏着一个女人,她妄想能用点点滴滴悄无声息渗入他的生活,将他那颗冰冷的心捂热。

但这段无爱的婚姻,到底还是没有撑过第三年。

当他拿出离婚协议书的时候,云乔就知道她败了。

一败涂地。

两世都没能在他的心里占据一席之地,她败得狼狈不堪。

不管她付出再多的努力,始终……

始终不敌薄斯年心底那个女人的一个名字。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世,薄斯年都是在她人生绝境中出现的一道光。

“她回来了。”薄斯年眸色深深,没有任何情绪。

云乔闻言,手上没了力,饭碗落地,四分五裂。

她拼了命地忍,才没让眼泪夺眶而出,慌慌张张地蹲下身,不让男人看见她眼中的泪光。

混乱的心情让她无暇顾及瓷碗碎片的锋利,瓷碗碎片割伤了手指,瞬间沁出血来,红色的血滴落在瓷碗上,血腥而刺目。

这碎了一地的碗,就像他们的婚姻。

落在碎片上的红,一如她血肉模糊的心。

云乔的心脏刺痛,眼泪从眼眶中掉落,混入碎片中的那抹红。

见到白色瓷碎片上的血,薄斯年幽深的瞳孔微缩,语气带了些不耐烦,“别弄了,一会让佣人收拾。”

他总觉得,她不该这样的。

他记得他们领证那天,她换掉了往常颜色鲜艳露胸露背性感妖娆的裙子,破天荒地穿了一条纯白色的裙子,栗色的大波浪长卷发也染回了黑色并且拉直,乖乖巧巧地站在民政局等她。

他走了过去,她眉眼弯弯地笑。

她说:“薄斯年,余生请多指教。”

他没想过素来无法无天的云乔会提前到,乖乖等他毫无怨言,他更没想到向来个性昭彰的云乔会冲他笑得那样甜。

望着她耀眼夺目的容颜,嘴角梨涡浅浅,白皙修长的指尖下意识捏着右手大拇指的小动作,薄斯年有过一瞬的恍惚。

好似他们的婚姻,不是各怀目的的一拍即合,而是你情我愿的双向奔赴。

薄斯年会选择和云乔结婚,除了爷爷病危,他急需一场婚礼外,最大的原因是他无意中见到她的那个小动作像极了一个人。

一个他的救命恩人。

那个他原本以为是哑巴的傻丫头,却在救他之后,紧张得捏着右手的大拇指,小心翼翼的对他说:薄斯年,我喜欢你。

她说这句话之前,笑得也那么甜,那灿烂的一笑和那句话,仿佛用尽了她生命尽头的最后一点力气。

那一幕已经过去了许多年,可每每想起来,却仿如昨日,一切历历在目。

许是对她的愧疚,在她死掉的那刻已经无法补偿,所以当他见到云乔那个小动作时,会冲动得直接选择和她结婚。

哪怕现在要离婚,他也开出特别好的条件,足够她下半辈子生活无忧,仿佛这样就能弥补那个女孩,也能减少心中愧疚似的。

薄斯年开出的离婚条件非常大方,可恰恰是这种大方阔绰,狠狠地刺痛云乔的心。

感觉她就像是薄斯年急于甩掉的包袱般,除了要薄斯年的人和心,她开出任何条件,薄斯年都能一口答应。

云乔将手里的瓷片扔进垃圾桶后站了起来。

她吮吸着指尖的血,指尖的疼痛和口腔里的血腥味提醒着她:她被抛弃了。

她强忍悲痛,抬头冲他粲然一笑,“好,我们离婚。”

云乔听着男人细致的财产分割,处处照顾着没有经济来源的她,到底没能忍住在他面前落泪。

看见云乔落泪,薄斯年愣怔了一下。

他从没想过她会哭。

求婚之前,云乔只是一个偶尔出现在他耳朵里的名字,别人口中的她骄纵恣意,肆意妄为,破坏力极大。

结婚之后,云乔在他眼里乖巧得不像话,和他听说过的传闻大相径庭,她很乖地等他回家吃饭,很乖地给院子里的花浇水,逗着家里那只嘴碎的鹦鹉也分外乖巧可爱。

她总是甜甜地笑着,好似这世上没有任何值得她忧愁的事情。

好似她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薄斯年抿了抿唇,念及云乔这三年来为这个家所付出的青春,沉默片刻后说道:“我再给你三千万,你以后好好过,总不至于吃不起饭。”

云乔抬头看了眼男人。

他是很好的男人,只是他不属于他。

她短暂地拥有了他一下,便要将他还给别的女人,就像总得放鱼归海,放鸟回林。

云乔像是终于看开了似的,紧绷着的肩膀松懈下来,她嘴角轻轻浅浅地笑着,放低了声音说道:“陪我好好吃完最后一顿饭吧,爷爷特意送来了鸽子汤,别浪费了。”

薄斯年看着面前的抹掉眼泪替自己盛汤的女人。

心倏地收紧,蓦地疼了一下。

这三年,他对她没有爱,但多多少少有着感激。

他工作很忙,都是她替他照顾家人,维系着他和家人的关系。

老爷子缠绵病榻半年,都是她在一旁悉心照料,最后还是由她不知道从哪儿找了名医偏方,才治好了老爷子的顽疾。

也是因此,老爷子分外偏爱她。

白皙细长的手指伸到眼前,往日清甜柔软的嗓音带着微微的哑:“喝汤吧,送汤过来的人说,爷爷在里面放了不少好东西。”

薄斯年接过碗,带着薄茧的指腹和云乔柔嫩的手指微微相触。

云乔快速收回了手,低下微微红的脸,连忙给自己也盛了一碗汤。

云乔双手捧着碗抿了口汤。

汤是什么味儿她完全没尝出来,脑子里想的念的全都是刚刚薄斯年碰到了她的手,眼神不自觉地飘来飘去。

薄斯年看着眼前的女人。

她生了一双漂亮的明眸,机灵古怪,灵气四溢。

他想,这么漂亮可爱的女人,离开了他,才能找到真正心疼她的人。

云乔见薄斯年一直盯着自己看,不安地催促说道:“喝汤啊,很好喝的!”

他怕薄斯年再说几句心疼她的话,她又得哭了。

好男人就坐在自己对面,却不属于自己。

她与他在同一个屋檐下三年,也没有捂热他的心,同床共枕三年,仍旧近不得他身分寸。

或许本身就是有缘无分。

薄斯年轻轻点头,端起碗喝汤。

汤很浓,也很香,尝着里面放了不少好东西,人参,当归,雪莲……

还有……

薄斯年喝完了一碗汤,细细琢磨着汤里一抹不易察觉的味道。

微微有点凉,还有点烧舌,那是……

薄斯年想到一个可能,陡然睁大眼睛瞪向坐在对面的女人。

悲伤不已只能靠喝汤缓解胸闷气短症状的云乔已经喝了两碗汤,此时脸颊通红,脑袋晃悠悠地看着薄斯年,“老公,喝汤啊。”

薄斯年双掌撑着桌子站起来,身体却是一软。

他用力晃了晃脑袋,意识却还是渐渐模糊了起来。

他再抬头看向对面的女人,只见一双晶亮的眼沁着水意,白嫩的脸上浮起淡淡的酡红。

白里透红,分外好看。

再之后,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身体的本能让他扑向了他结婚三年没有碰过半分的妻子,如同猛兽捕猎食物,体内的怪兽冲破桎梏,发泄着丧失自由多时的愤怒,不知节制得索取,报复性地叫嚣着欲望。

蚀骨缠绵,鱼水之欢。

——

云乔醒来。

身上全都是男人的荷尔蒙气息。

她慌乱得要命,匆匆忙忙套上衣服逃走。

跑到一半,她又折了回来,给男人留了张纸条。

夫妻三年,缘分尽了,她也不想他以后对她带着恨。

薄斯年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

药的后劲很大,他又操劳了一宿,浑身都透着软。

余光瞥见床头的纸条,薄斯年捏起来一看。

“不是我下的药,别怪我!”

薄斯年捏绉了手里的纸条攥在掌心,恨得咬牙切齿。

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若非他在饭菜里下了药,他这辈子都不会碰她一根手指头!

他愤怒地掀开被子下床,却被床单上妖冶的红刺痛的眼睛,愣在原地,无法动弹。

她……怎会还是处子?

他难以相信,名声狼藉的女人,竟然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他?

昨夜发生的一幕幕瞬间涌入脑海,不停地轮番播放着,女人白皙滑腻的肌肤,脆甜悠长的吟哦,似在眼前,似在耳边。

她的疼痛,她的挣扎,她的哭泣,她的哀求。

他恍惚间记起,情欲抵达巅峰的时候,她在他耳畔说了句话。

她说:“薄斯年,我爱了你两辈子。”

                           

原创文章,作者:吃藕幺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700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