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南雪《野有蔓草,适我愿兮》小说最新章节,赵蔓青,长乐公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野有蔓草,适我愿兮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费南雪

简介:赵蔓青作为最没有存在感的公主,低声下气十几年,只想过安生日子。没想到遇到一个疯批王爷,被裹挟进了朝堂争斗之中。可她也并没有坐个凤椅的兴致啊!这破皇宫她早就待够了好吗!既然能上了这条贼船,她就能反水!又不是恋爱脑,谁要管你死活?!可那个工于心计的狠厉王爷薄野,死到临头还喃喃问她——“卿卿,适君愿兮?”

角色:赵蔓青,长乐公主

野有蔓草,适我愿兮

《野有蔓草,适我愿兮》第1章 公主不易免费阅读

今年京城的雪下的格外的早些。

凤阳殿孤零零的矗立在这皇宫的边上,不像别的宫殿,这儿冷冷清清的,丫鬟公公也没有几个,甚至门口的积雪都来不及清扫干净。

屋内俨然冷的像一座冰窖。

等过完这个年,长乐公主也是二八年华了,按照常理来说,到了这个年纪的皇子皇女们,都该出去自立门户了,就连当今圣上,当年也是像她这般大的时候出去建了自己的府邸。

赵蔓青搓着鼻子,虽说她是要出去自立门户了,可这人不还没走呢么?宫里人倒当她已经不存在了似的,下了几日大雪,也不见内务府送东西来,她天天在这儿冻着,倒像是那冬眠的动物一样。

“抱琴,再去给我拿件大氅来。”她喷嚏一个接着一个,话也说不清楚。这鬼天气实在太冷了,她一步也不想挪,便随手打发着自己的大丫鬟去给自己跑腿。

只见那小丫头也没反应,就愣愣的站着,动也不动的,低着头绞着手里的帕子不说话,像做错了事儿的孩子。

赵蔓青恼得很,这宫里人都不拿她当回事儿,现在她自己的人,也敢对她的话听而不闻了。“我现在连你都使唤不动了是么?”

抱琴吓了一跳,直直的就跪了下去,她心里也很难受,公主对她那么好,她却什么忙也帮不上。

她撅着个嘴,磕磕巴巴的说道:“公主,这还没送新的大氅过来呢,去年那两件,都、都被老鼠咬了去,可大两个洞了,穿不得了。”

早些天刚翻风的时候她就去摸索过厚实的衣服,可一件件的都没法穿,这不缝缝补补好几天也没弄成拿得出手的样子,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会子被主子问起来,瞒又瞒不过去,只好老老实实的都交代了。

赵蔓青听完眉头一皱,不由得怀疑起来,自己真的是长乐公主吗,怎么过得像是山野农妇啊。

皇宫里人人都知道,当今圣上和善,膝下十好几个孩子,对哪个皇子公主的都是好生将养着的——除了这位长乐公主,不得圣眷。

冷风直往殿里吹,她坐也坐不住,想到自己要什么没什么待遇,索性起身就往外走去,嘴里还抱怨道:“这也没有,那也没有,我看那街上的济善堂都比我这凤阳殿富有。”

不该她的,她从来不去要,可是该给她的,也别想扣下来。长乐公主再怎么脾气好、再怎么不得父皇的宠爱,那她也是主子,她可不希望有人把身份地位弄反了,欺负到她头上来。

“公主,雪大,你这是要去哪儿?”赵蔓青就这么撞进了雪里,抱琴看她也不等自己,只好摸了伞小跑着跟上去。“这么冷的天儿,要不唤个轿撵,可别冻坏了身子。这点小事儿奴婢去就好了,你走这一趟吹多少寒风,回头染了风寒多难受啊!”

虽然说抱琴和赵蔓青从小一起长大,年纪也差不多,可公主大概是伙食吃的好,长得比抱琴高出去小半个头。眼下这么步履匆匆的走着,抱琴倒是有点跟不上了,举着的伞也歪歪斜斜的,不知道在挡着些什么。

赵蔓青脚步不停,‘哼’了一声,斜她一眼:“你要是顶用的话,我这凤阳殿至于冷得跟个冰窖似的?不早给我把屋里烤的暖烘烘的了?”

她说得也很有道理。

抱琴不是没去内务府找过麻烦,只是每次都被啐了回来,哎呀!那内务府的婢子们,凶的不得了了,她说一句话,对面要堵她十句,她都转身走了,还要瞧不起她似的,在背后阴恻恻的说一句:凤阳殿的人也敢来找麻烦了?那声音,生怕她听不见似的!

不过听见了又能怎样呢,她总不能回去给人打一顿,只能憋着气回屋里,把那枕头当做内务府的‘大爷’们,扔到地上捶打以此撒气。

抱琴委屈起来,都怪她没有用,控制不住的抽噎起来,就连眼眶也是湿湿的。别人眼里的富贵日子,只有她们自己知道过的多苦,富丽堂皇的表象下面早就是一团败絮。

赵蔓青看着自己的小婢女,本来就跑得气喘吁吁的,现在还要哭,真怕她一口气上不来就这么过去了。她赶紧打断抱琴说道:“你的难处我也知道,虽然你向来不与我说。”

是了,抱琴在外面受了委屈,从来不向主子抱怨,她不开心就不开心了,何必惹的主子也难过。

“我以前不争不抢,是因为该我的都给我了。现在他们越发过分了,叫我们抱琴大冬天的冻得鼻子通红——”她侧过身来揪着抱琴的鼻尖摇了摇,又说:“这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他们就这么光明正大欺负我的人?那我可看不过去了!”

赵蔓青说得轻松,可看到自己人被委屈成这副模样,她恨的牙痒痒。

抱琴猛的一吸气,听完长乐公主这番话,看着赵蔓青她觉得人都伟大了起来,她上辈子是修了什么福气,能遇上这么好的主子。

过了一会儿,抱琴才反应过来赵蔓青这一语双关,她叹了口气,主子哪儿都好,就是这张嘴一点儿都不饶人。

这外头不知是谁先起的头,到处说凤阳殿的主子脾气好得不得了,就这么一个传一个的,传着传着下人都光欺负她来了。什么好东西都先紧着别的宫里,这往年还能卡着点儿给赵蔓青把东西呈上来,如今,真是让人说不得。

赵蔓青前些年在宫里过的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可她的一次次忍耐,倒像是给那些人长了脾气,这些年已经开始一次次的试探她的底线了。

她自认自己性子好,没那些争来抢去的力气,但也不是纸糊的老虎,谁都能来踩一脚的。

赵蔓青黑着一张脸,怎么说也是皇族贵女,端起架子总会带着一股天家的架势,沉声道:“既然都觉得我们凤阳殿好欺负,那今儿我倒也给他们瞧瞧什么是公主脾气。”

                           

原创文章,作者:费南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688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