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落何《契约宠妾要改嫁》小说最新章节,杰尼,叶小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契约宠妾要改嫁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奈落何

简介:“战王殿下,我叶子清和你仅仅是一纸契约的关系。现在契约已毁,你我从此各不相干。不论你是重伤还是垂危,请都不要再通知我!”“你!叶子清,你是本王的女人,你以为你撕了这张契约就可以了吗?你是太后亲封的清夫人,本王要是真死了,你也得给我陪葬!”轩辕战像忘记了伤痛一直吼着。“战王殿下,我今天就在这告诉你,我要改嫁给这位苏二公子。你我门不当户不对,做个妾还要被各种嫌弃。我早就受够了!”

角色:杰尼,叶小姐

契约宠妾要改嫁

《契约宠妾要改嫁》第一章 血玉免费阅读

“门当户对”,即使时间已经过了几千年,朝代已经换了又换,提到婚姻这件事情依然少不了“门当户对”这几个字。

听过许多“门不当户不对”的故事,都是悲剧结局,而那些喜剧也不知道都发生在什么地方了,怎么就没有让我们看到,听到呢?

叶子清的手里拿着一瓶酒,就那样喝着,瓶身上写着一堆外国文字,看起来又贵又醉人的那种。除了手里的这一瓶,桌上还七歪八倒的躺着好些个酒瓶。

“姑娘,姑娘,你没事儿吧?”有人拍了拍她的肩。

她眯着眼,醉着的脸被长发半盖着,只微微抬了点下巴,“呵呵,没事儿。要不要也来一瓶?呵呵。。”她一边说着,抬着一只手向着吧台里的小哥挥舞着。

“杰尼,给这位先生也上一瓶,算我的。呵呵 ”

“好的,叶小姐。”吧台里的杰尼应了声,笑笑着就要取酒。

那人摆了摆手,示意杰尼不用了。

杰尼会意地点点头,也就不再递上了。

一个月以来,叶子清已经成了这里的常客,她几乎每次都喝到不醒人世。每次来都喝最贵的酒,一杯接一杯的不够,一瓶接一瓶,喝到开心了就摇铃请全场喝。有时候还能自己付账走人,喝到倒下了,也总有人出来替她付钱抬她走。对于这种客人,杰尼虽是欢喜,却也担心,小酒吧的生意,比起一时的客人,更想有一世的客人。

叶子清又醉了,只有醉了她才不会想,因为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余默言要离开她。从大学初识,一见钟情,交往四年,大学毕业就结婚,一起生活了三年,整整七年的时间,他只留下了一条信息,寄来了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就此消失在她的生命中了。

他是如何办到的?如此绝情绝意,无情无意。

她打开手机,在酒吧昏暗的光线下又一次看着那条信息:我们离婚吧。当初就不应该在一起,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终究是不会幸福的。人生漫长,有爱情始终还是不够的。子清,我对不起你,成不了那个护你一生的人。

“呵呵。。。门不当户不对,你认识我的时候就知道,现在才后悔吗?”她盯着屏幕,看着闪烁的光标,好像在嘲笑她。从他消失后,她试了无数次,想说的话太多,打了又删,删了又打,也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

所有的话都像是刺在喉咙,说出来伤人,咽下去伤己,她何尝不明白。

叶子清,叶氏集团的大小姐,生来什么也不缺,有才有貌,有教养,为人和善,典型完美的大家闺秀。户虽大,却没有复杂的宅斗,她被单纯的养大,上有兄长继续家业,父亲也早早分配好了财产,她这一生都不用为生活愁苦。

然而,即使是她这样的人,也遇上了人生中最大的愁苦——余默言。风度翩翩的他,第一次出现在叶子清的面前,就像是从书卷里走出来的,纯洁干净,不染一丝尘埃。

他们的相互吸引是那么自然而然,他们走在一起的画面是那么容易就被人接受了。余默言虽然家境一般,却才华出众,“优秀”二字是可以用来形容他的。对于叶子清大小姐的身份也没有退缩,很有勇气地承诺可以让她幸福。

她是幸福的,虽然父亲有些反对,提到了“门不当户不对”将来怕是会有苦楚。可是,哥哥帮着她,她也觉得,“爸爸,默言这么优秀,不用担心。”

毕业时,余默言顺利拿到了大公司的OFFER,他们就这样结婚了。

一开始小日子过得还不错,粗茶淡饭,“子清,过几年换个大房子。”

“嗯,你别太辛苦了就行。”她那么懂事。

只是,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才是正常的。余默言失业了,叶子清依然刷着自己的钻石卡,日子一如既往的过着。

“默言,工作慢慢找,你一定会找到的。”她总是这样安慰他,还照样给他买着定制的西装,名牌领带。

他看着衣柜里的衣服,袋子上的LOGO,笑了笑,“嗯,放心。”

叶子清没有发现那笑意已经勉强,曾经坚强的心已经脆弱,有过的勇气已经被懦弱替换。

直到有一天,他再也没有回来。他没有带走任何她为他买的东西,只留下这条信息。

“呵呵,是不是门当户对才会真正幸福?还是就算不幸福,也能过下去。”叶子清抓住身旁那人的领子,质问着。

“你认为的幸福是什么?”那人握着她的手腕,轻轻按下。

她抬眼看了看,“我,我也不知道。”

“相爱是幸福,相守是幸福,一时是幸福,一世也是幸福。你幸福了,而他却不幸福吧。”

“或许吧。因为门不当户不对,一切都让他难受了。”

“你既然都知道,这又是何苦?若你是他,又会如何选择呢?”

“我,不知道。或许我会一直赖在他身边,让他就这么养着我,呵呵。”她醉笑。

那人也是微微一笑,“你确实会的。”

“你怎么知道?这世上门不当户不对的故事,结局不都是如此吗?呵呵,所以才有人生若只如初见,不如相望于江湖之类的句子。一时易留,一世难守,这才是现实。呵呵,喝!一醉解千愁。”她举起了瓶子,仰起了脖子。

“姑娘还是少喝点吧。少陪了。”那人起身告辞,转身而去。

“别走啊。。。陪我喝。。。”叶子清伸手去拉他的长衫,扯了两下也没有扯住,迷迷糊糊地见那人的身影消失了。她踉跄几步,顺势扑倒在地,跌得不甚好看。撑着地面想要爬起来,手心却突然吃疼。只见手下按着一块血红色的玉佩,比鲜血还要红的血玉是极少见的。

摔倒时手心划破了小口,血沾在了这块血玉上。叶子清吃痛,有点清醒,想这玉是之前那人落下的,她知道这玉名贵,也顾不得掌心渗血,拾起玉佩紧攥在手心里,追出门去。

“先生,先生,你的玉。。”掌心的血玉沾染了叶子清的血滴,泛着红光,像心脏一般有了脉动,扑通,扑通。。。

叶子清推开酒吧的门,门上的铃铛“叮当”一声,一道闪瞎了眼的白光,她抬起手挡着光,奔了过去。

她没入了那道光线里。

——

作者有话说:

想写就决定写了。应该会是一个很俗气的故事。心中有个大概的走向,会不会按这走向写下去,自己也不太清楚。有兴趣就读读喽。谢谢。

                           

原创文章,作者:奈落何,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68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