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始镇妖人》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孙赢,王洛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东始镇妖人

小说:玄幻

作者:逐鹿少年人

简介:妖魔横行的东始大地,人族在苦难中挣扎。镇妖人王洛历经十世轮回以断臂残躯归来,掌雷霆之力,重塑真身,镇压万妖!杀伐之路并不孤单,一个被磨灭道身,遮蔽双瞳的凡胎武夫,一个穿越而来,执掌热武器系统的异世界人陪他生死与共!

角色:孙赢,王洛

东始镇妖人

《东始镇妖人》第1章 浪子归家免费阅读

雪,白雪。

神圣,美丽,整个世界被老天装扮出了仙气。

“咯吱”松软的雪地发出轻响,似乎是被践踏的痛吟。

一道身影迎着冷风走来,漆黑衣袍,腰挎双刀,狭长的双眼像是冰雪雕刻出来的一样,冷厉而有寒意。

望着远处隐约可见的房屋,王洛的眼中出现了疲惫感与柔情,嘴角不经意间便翘了起来。

浪子,归家矣。

走近些许,他鼻尖一耸,嗅到了自远方而来的血腥味。

那是人血,还是很多人血发散出的味道!

因为他杀过很多人,闻到过很多次这种味道,不会有错的。

虽然他杀的尽是恶人,可是又与好人、普通人流的血有什么不一样呢?

血,还是温的。

王洛跪在地上,将一个已经失去呼吸的妇人揽在怀中,手掌颤抖着拭去她脸上的血污。

他低着头,伏在雪窝中,任由冰雪刺激着自己的脑袋。他希望自己的灵魂也能够轻松地放在冰雪中。

雪,红雪。

大厅外一人似雕像般站立,手中断裂的刀身已被血液包裹,冻结的血液。

他的双腿被黑白两杆长枪洞穿,后背插着四支箭羽,左肩头斜卡着一柄利剑。

这些足够取他性命,但是却不能使他跪倒。他即便死去,也要不屈地站立着。

王家,江湖上最后的武学世家;

王昂,江湖上昔日最强的刀客。

……

人的心是否可以比冰雪更冷?

可以,此刻若是刨开王洛的胸膛,取出他的心脏,你就会懂得。

他的眼泪已经干了,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拔去那两杆枪,四支箭,一柄锋利无比的长剑。

忽的,他流血了,三枚乌星瞬间打进了他的小腹,紫而黑的血。

好人恶人的血是没有差别的,只有沾染毒物的人流出的血才不一样。

暗器有毒!

他不由地后退,体内的力道似乎已丧失过半。

雪窝中,四具本已“死去”的尸体突然起身,双手一抖,四条闪着寒光的铁链飞出。

快的离奇,就像是蛰伏许久的毒蛇,撕咬向猎物的要害。

锵!王洛拔刀,“思念”出鞘。

普普通通的刀,天下任何的铁匠在十二个时辰之内都可锻造得出。

刹那间,四条“毒蛇”斩去其三,暗器之毒在此时刻发作。因此王洛躲不开也斩不去最后一条“毒蛇”右肩被死死扣住,鲜血缓缓流出。

冷风似起,吹舞满地的白雪。

在王洛眼中,那朵朵雪花已然不是纯洁的仙子,而是身披孝衣哼唱着悲苦大戏的伶人。

雪落,戏停,乌光闪过,一条臂膀坠落。

这是他见过天下第二快的剑,仅次于他的那位老友。

断臂之痛可想而知,非一般人可以承受,无论定然少不了几声痛吟惨叫。但是想来王洛是个例外,因为他内心的悲痛要比之重十倍,百倍!

肉体之痛怎可比拟精神之痛?

一个中年缓缓走到王洛面前,他干瘦枯槁,像是一捧枯草,与风烛残年的老者并无差别。

可是王洛却认识他,“亡剑”孙赢,年仅三十二岁。

他十年前便是这幅模样,传闻是修炼了一种极其怪异的剑法导致的。曾在漠北称雄,致使那里至今无一高手,他剑下亡魂何止千人。

孙赢已然成为地府使者,见他手中剑便遇勾魂锁,离死亡便不远矣。

“神刀王真乃不凡,三枚丧魂钉实在起了大用。”孙赢抬起眼皮,尽是嘲弄之色。

王昂死后身体被人布置了一个小机关,内藏三枚丧魂钉,为的就是令王洛中计。

机关设的好,计谋也算的秒。不早不晚,就在王洛归家之际。

“王家的刀谱了呢?交出来,可以让你死的痛痛快快,只一剑而已。否则,我会让你尝尽千百剑而不死的痛苦!”

孙赢嗓子里像是塞了一团异物,笑起来咯咯作响,令人听罢寒毛立起。

“且等我想想。”

王洛收刀入鞘,细细摸索,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瓶内有一颗通红的药丸。

这颗药丸他已带在身上许久,半年前他剿灭九盘山恶盗后偶遇一道人。

那道人赠药时只说了一句,“欠你因,还你果,收好此药可助你破灾!”

当时王洛并没有当回事,随手便收了起来,没想到今天还真用上了。

此药是毒药是解药?若是解药,又解得了何种毒?

来不及思索,王洛已经吞服下去。

“别费力气了,此毒名叫黄泉散,只要沾染些许便要魂归地府,走一遭黄泉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世间无解。”

孙赢傲然发笑,制作黄泉散的天下第一药师已经死在他的剑下,故而无解。

千里外,化龙山巅。一老道缓缓睁开双眼,摇头道:“世人不知仙人法,却又说此妄语。遮蒙了自己的心,便是遮蒙了自己的眼。”

说罢,他又叹了口气,似乎心中不忍可又无能为力,“莫怪我,莫怪我眼看着你父母死于刀剑之死而不救。”

“岂非不救,实在救不得啊……”

寒风卷走了他的低语,吹向漫天冰雪中。

血溅三尺,忽而落下,在雪地中绽开一朵朵鲜艳的梅花。

自上俯瞰,不得不赞叹好一幅冬日梅花图,极妙。

孙赢仰面倒地,任由深深的积雪覆盖他的面颊却无能为力。

因为常人最多只有两只手。他是常人,所以只有两只手。

此时刻他的两只手都放在脖颈上,试图堵住自己的那些血。

“听闻你最喜用这招杀人,应该知道这招无解,又何必摆出一副苦苦挣扎的模样来?”

对死亡的恐惧,是与生俱来的,刻入骨子里的,只是或多或少而已。

当然这只是王洛的观点,他没有接触过精神超脱者,就他所遇所见而谈。

“你,吃……药,是……”

孙赢的伤口往外冒着血沫,说话声既像拉风箱声,又像撕纸张声。

“解药。”

孙赢已经咽气,听不到王洛这句无用之言。

“啪啪啪!”突然传来一阵拍手的声音。

两道道人影从大厅里走了出来,一男一女。

“好,不愧是如今江湖名头最响的刀客。”

男人走在前面,虎背熊腰,身后背着一柄巨斧,步伐很稳,说起话来瓮声瓮气的。

女人款款而来,纤细的腰肢随着脚步有频率的扭动着,脸上挂着盈盈的笑意。

很多时候,杀意都是隐藏在笑容里的,这样刺出的剑才更疼,更致命。

                           

原创文章,作者:逐鹿少年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669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