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了偏执大佬的小仙女》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陈耀,殷红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成了偏执大佬的小仙女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秋色不暇

简介:#救赎甜宠#自卑少年x国民初恋#十八岁的闻月是所有人捧在手心里的小娇娇,像是天边的明月可望不可得。十八岁的季宴没人疼没人爱,性格阴郁又难以相处。昔日这个孤僻阴暗的少年会是未来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大人物。若不是重活一世,闻月怎么也没想到那个阴郁冷漠的少年未来会疼她疼到骨子里,为她生为她死。一朝重生,闻月主动靠近那个躲在角落里的阴郁少年,轻声道:“跟我走吗?”——以后月亮不抱你,我抱你。

角色:陈耀,殷红

重生成了偏执大佬的小仙女

《重生成了偏执大佬的小仙女》第1章 少年时的季宴免费阅读

闻月死的时候只有二十岁。

大好的年纪被当成另一个女孩的替身,折磨了整整一年,最后被扔进了冰冷的大海里。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闻月只觉得身子变得格外轻盈,灵魂仿佛被外力撕扯般从身体里强行被拽了出来。

晚上大海波光粼粼,周围被拉了警戒线,直到尸体被捞上来后,飘荡在上方的闻月看到是季宴过来替她料理后事时,多多少少有些讶异。

母亲和弟弟出事后,她在这个世上也再没什么亲人。

……季宴怎么会过来?

*

海边被打捞上来的少女毫无声息的躺在地上,安静地像是睡着了一样。

“长得这么漂亮死这么惨。”

“听说是被那些富二代关起来虐待,啧啧啧……”

“谁这么丧心病狂啊。”

周围人议论声不停,每句话都像是剜在他心上。

季宴在看到少女尸体的那一刻所有力气仿佛被抽离般,踉跄的一步步走了过去,他颤抖着抱着怀里毫无生气的闻月,女孩冰凉的温度让他脸色惨白,心脏仿佛被一只手紧紧攥着,疼的喘不过气来。

季宴想象不到,他不在的几年里,闻月到底经历了什么。

替身、虐待,最后被扔进了海里。

每一件都足以让他发疯。

季宴面无表情压下了喉中隐隐泛着的腥甜,颤抖抱着怀里瘦弱的少女,泪珠顺着眼角划落,抵着她肩头,声音极力维持着平静,“……皎皎。”

她不是任何人的替身。

她是他心上的月亮。

是他在年少时想了千千万万次的女孩。

然而,他连碰一下都要小心翼翼的姑娘,最后却成了这群有钱人嘴里所谓的替身,葬身在了冷冰冰的海里。

“皎皎乖。”季宴哄着怀里身体冰凉的女孩,长睫抵住眼底的泪,极力压下喉中的哽咽,声音依旧轻柔,“……睡一觉,以后不会有坏人了。”

男人的语气像是承诺又像是喃喃。

闻月却莫名从他话里听出来了几分森然和冰冷。

少女心底却没由来的生出慌乱,她下意识想去抓住他,却扑了个空:“季宴!”

他想做什么?

……

接下来的短短几个月里。

闻月亲眼看着季宴是怎么一点点割了曾经虐待过她的那些人的肉,逼着他们吃下去,男人用这种不紧不慢近乎残忍的手段折磨了几人整整三天,最后面无表情把他们尸体喂了狗。

看到这一幕时,闻月几乎都要以为季宴疯了。

又或许在看到她尸体的那一刻,季宴就已经不正常了。

短短几年时间那些但凡与闻月死有过关系的家族全部无一幸免,死的死败的败。

整个s市几乎没人不知道季宴的名字。

所有人都骂他是个疯子,恨不得他去死,却也没人敢招惹上他。

闻月在这一刻实实在在感受到了什么叫心疼和无能为力。

她想拦,却拦不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走上那条不归路。

再后来,季宴还是自杀了。

那天夜里下着雪,很冷。

血迹在地板上蜿蜒殷红,身上的温度渐渐变得冰冷了起来,弥留之际,季宴仿佛看到了闻月生前的模样,或浅笑或灵动,一遍遍在脑海中走马灯似的重复着。

最终画面定格在了女孩静静躺在他怀里毫无声息的模样。

他真的很想她。

每时每刻,想的呼吸都疼。

“哥哥替你报仇了。”

男人用最后一点声音,极轻地问,“……皎皎会开心吗?”

那一刻,闻月泣不成声。

在灵魂快要消散之际,她想。

如果在一切都还来得及的时候。

她一定去找他。

无论季宴是年少有为,还是穷困潦倒,她都想去对他好。

也许是执念太深,一觉醒来竟回到了十八岁那年。

*

“他爹就是被他杀的,这种家庭出身的孩子手脚肯定也不干净哎。”

“以后得让我们家儿子离他远点。”

“杀人犯?!哎哟小区怎么什么人都让住进来,物业是怎么想的啊。”

八月的天气闷热,晚间楼下不少晚上吃完饭的都过来看热闹,周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指指点点议论个不停。

闻月怔怔站在楼下,脚下仿佛被定住般,杏眼闪烁着星星点点的茫然和错愕。

眼前的这一幕,荒诞又陌生。

她下意识低头用力掐了一把自己白嫩嫩的脸蛋,疼的泪花当即泛了出来。

……不是梦。

她真的重生了。

闻月茫然的站在原地,眼眸泛着雾气,像是劫后余生般的庆幸,以至于好久没回过神。

她努力回忆着,依稀记得眼前这一幕似乎是季宴一家人刚搬进来小区发生过的事情。

闻月依稀在前世听说过关于季宴的过去。

季宴的母亲性格怯懦,生父嗜酒好赌,每次赌输都喜欢回来拿老婆孩子撒气,后来在一次意外当中只有十岁的季宴用啤酒瓶失手将亲生父亲砸成了半死不活的植物人。

从此他就彻底背上了杀父的罪名,无数人见到季宴第一句话都是,“啊,他就是那个杀了他父亲的季宴啊”

伴随着长大,这些讨论声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愈演愈烈,以至于他们才刚搬到这里就被一群人围观指指点点。

季宴的母亲是个性格很好的女人,她抬手拉住季宴,一句话也没说,对着少年轻轻摇了摇头,无声的制止。

少年点漆的黑眸死寂一片,所有人都在围着他指指点点,瞧不起,厌恶,责骂皆有。

他仿佛已经麻木般一言不发。

季宴生得极为好看漆黑的眼眸,指尖苍白,额角处还带着伤,手背上的伤口纵横交错,面无表情的样子带着些不近人情的冷漠和阴郁。

在场不少围观的人有不少的同龄人,甚至还有些是同班同学,陈耀撇了撇嘴,看不惯他,随口骂了一句,“切,整天阴森森的,摆脸色给谁看呢。”

陈耀是小区里男生们的领头羊,少年长相俊俏家里还有钱,平时不仅嘴贱还喜欢捉弄别人。

旁边的女生也认同点了点头,还不忘拉着闻月,小声告诉她道:“我们离他远点吧,我听说他小时候还杀过人呢!”

“我妈妈说他杀了他爸爸,他就是个杀人犯。”

说到最后女生音量猛地提高,像是故意让人听到一样。

甜宠文~女主国民初恋,人间天上月,男主感情缺失,高智商天才。

季宴不是好人,爱上女主后会一点点改变。

这大概是个疯批为爱改邪归正的故事?

求五星啦宝宝们~四星以下都是差评,给个五星好不好。

                           

原创文章,作者:秋色不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664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