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入殓师》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陆九龄,白颖园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宋入殓师

小说:玄幻

作者:真定城主

简介:董事穿越异世界大宋王朝,成为棺材铺的一名学徒。身世扑朔迷离,朝局破云诡谲,江山支离破碎,江湖打打杀杀,爱情错综复杂。这是一个人,妖,鬼,巫,道,佛,儒共存的世界。董事从籍籍无名的裹尸匠开始,一步步成为入殓师,踏入这个动荡的大陆……本书又名:开局继承棺材铺 不想成名的我竟然名动天下

角色:陆九龄,白颖园

大宋入殓师

《大宋入殓师》第1章 开局一个棺材铺免费阅读

大宋,开封府,白家。

白家老二白敬业娶了第七房姨太太。

喧嚣的推杯换盏后,

新郎官搂着新娘入洞房。

三更十分,

随着丫鬟的一声惊叫,

整个白府灯火通明。

白敬业死了,

面目狰狞。

新娘子蜷缩在新房角落,哭的惹人心疼。

“老爷,快请入殓师,我儿不能死的不明不白。”

白夫人悲愤交加,拉着白颖园的胳膊。

“妇人之见!”

白家当家,太医院医政白颖园一把推开白夫人,

逢此大变,他在短暂的慌张后,

立刻冷静下来。

“老爷,夫君不能死的不明不白,必须把这个小贱人送官。”

白敬业正室拽着新娘的头发,不依不饶。

七姨太无力反抗,任凭正室和家丁殴打。

“让外面的人别嚎了,还嫌不够丢人!”

白颖园扫了一眼窗外,大声呵斥。

“不许哭丧,不许戴孝,不许挂白布,一切照旧。”

白颖园气的牙齿咯咯响,

却只能低调处理。

“老爷,我儿不能就这么去了,您要给他做主啊。”

夫人不依不饶。

“这个孽障干的好事,简直有辱我白家先人。

连夜埋了,

就当我没生过这个儿子!”

白颖园放弃了请官家入殓师的建议,

执意请民间的裹尸匠处理丧事。

“去城北官帽儿胡同请陆家棺材铺的陆九龄,如果他不肯来,报上我的名号,价钱不是问题。”

白颖园说完,瘫倒在太师椅上。

白管家不敢停留,立刻备马车,直奔官帽儿胡同。

开封府城北,官帽儿胡同。

别看胡同的名字很吉祥,

这里其实是开封府的丧葬一条街。

跟活人沾边的事一样没有,

跟死人沾边的事,不出十步就能办齐。

之所以叫官帽儿胡同,其实是一种雅称。

因为棺材盖长的很像官帽,才有了这个名字。

胡同最东头,有一家不大不小的棺材铺,名为升棺发财。

因官与棺谐音,

这名字倒是很招人喜欢,招揽了不少生意。

棺材铺以前不叫这个名字,

董事穿越过来后,干的第一件事便是改名字。

急促的敲门声把棺材铺东家陆九龄吵醒。

他刚想下床去看看,

耳边便传来徒弟董事的呵斥:

“急着投胎呢!我家门板年久失修,你想给换一副!”

陆九龄听完,

无奈的摇摇头。

做这个行当,随时都会有人上门,

半夜被吵醒的情况太多了。

加之对方失去亲人,心情本就低落,更应该客客气气的迎进来说话。

董事一个月前性情大变,

从胆小怕事的小伙计,一跃成为敢作敢当的少年郎。

陆九龄惊讶之余,不禁喜上眉梢。

“小六子,去开门。”

董事推搡着身边的小六子。

小六子也是棺材铺的伙计,比董事大三岁,按道理应该喊他六哥。

董事以前是这么叫的,

一个月前,忽然改口,呼来换去就是小六子,

一点都不跟他客气。

小六子是个闷油瓶,只会干活,是个优秀的扎纸匠,不跟董事计较这些。

小六子披上衣服,来到前堂,刚把门打开,

白管家便嚷嚷:

“陆东家,陆东家,快去救急啊!”

陆九龄穿着长衫,

慢腾腾的来到前堂。

“原来是白管家,贵府又有丫鬟去世了?”

陆九龄语带嘲讽,丝毫不给白颖园这个四品医政面子。

三年来,

白家送走了五位丫鬟,

都是白敬业糟蹋完上吊的。

白管家脸色顿时大变,尴尬的起身行礼。

“陆东家笑话了,这次不是什么丫鬟,而是我家二少爷死了。”

“啊!”

陆九龄吃惊的盯着白管家,

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白敬业年方三十有三,春秋鼎盛。

白家世代行医,妙手回春。

白敬业竟然死在自己家里,

传出去有损名声。

“他白天才把第七房姨太太迎进门,不应该啊?”

白管家见陆九龄这副模样,

无奈的说道:

“哎,据实跟东家说吧,不知道是谁割了二少爷的子孙根,又在他胸口插了一把钢刀。”

“哦,仇杀。”

陆九龄点点头。

他差点笑出来,

白敬业这个天杀的早该死了,终于有人收了他,真是苍天有眼啊。

白管家点点头。

“谁说不是呢,就是不知道是谁干的。”

“那应该去请朝廷的入殓师才对,找我干嘛?”

陆九龄忽然警觉起来。

殿前司的入殓师是朝廷的正式编制,地位尊崇。

一般人家死了人,找个裹尸匠稍微收敛一下就行,请不到他们。

如果牵扯到刑事案件,必须报官,让官家的入殓师协同开封府的仵作和刑名收拾尸体,排查线索。

白颖园不惊动官府,

找他作甚!

白管家心知此事不好办,

只能赔笑脸道:

“我家二爷的品行您是知道的,此番横祸也不是没有来由。

总之,不能惊动官府。

也不能惊动四邻,

悄默声的葬了就行了。

您老亲自去一趟,只需带一口棺材。

不要扎纸,不要吹打,不要哭丧,

一切从简。

我家老爷说了,

价钱由您开,多少都应。”

陆九龄现出难色。

白家是太医院医政,四品高官。

他不想惹这种事,但是不好推脱。

正在为难之际,

董事开口了:

“100两,少一个子都不行。”

董事无异于狮子大开口。

身为棺材铺的学徒,他每个月的酬劳不过一两半银子。

一个普通的四口之家,一年的花销约莫二十两而已。

白管家喜上眉梢,

立刻笑呵呵的应承下来。

不怕你大开口,就怕你不去。

“小混蛋,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滚回去睡觉!”

陆九龄大骂。

当,

一袋子银子扔到了桌子上。

董事二话不说,抄起银子就跑回后院。

“小兔崽子翅膀硬了…”

陆九龄叹口气,无奈答应下来。

“请白管家稍等片刻,我寻一副上等的棺材,这就跟你走。”

“我准备了马车,带了四位伙计,可以帮忙。”

白管家立刻说道。

陆九龄楞了一下,随即气的胡子都歪了。

看来对方已经准备好,如果不答应就来硬的。

既然事是董事招来的,

那就让他去。

他学徒八年,如今已经十七岁,该出师了。

陆九龄一共三个徒弟,

两男一女。

董事负责符篆,殓尸,入土和脚力。

小六子专司扎纸,

还有一位十五岁的董婉儿,特长是哭丧。遇到男人不方便的时候,她也能顶上。

四位一齐出动,齐活。

棺材铺的生意,牵扯到男女,尤其是青年男女。

女的裹尸匠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董婉儿是董事的亲妹妹,从小被陆九龄收养。

她身体不好,每月总有那么几天体寒虚弱(不要想歪了),需用大量的药石滋补,才能挺过去。

说来也怪,

只要过了那么几天,她就跟正常人一样,活蹦乱跳。

陆九龄认识白家,就是从医治董婉儿开始的。

白家的品行暂且不论,白颖园的回春妙手确实值得尊敬。

棺材铺每年能挣些银子,

全都砸在了董婉儿身上。

董事和小六子已经三月不知肉味了。

“妹妹,看这是什么。”

董事点燃油灯,抱着沉甸甸的银子,放到床铺上。

                           

原创文章,作者:真定城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663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