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君他总是对狗俯首称臣》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谢晏归,丁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魔君他总是对狗俯首称臣

小说:纯爱

作者:叶怜衣

简介:[双男主+高甜宠+转世缘]当云笙认为自己是只战犬时,他成了皇帝,当云笙习惯自己是皇帝时,他又成了地主家的傻儿子,直到有一天,忽然有人告诉云笙,他是上古第一妖神!云笙这下更糊涂了…他已经不在意自己是谁了,他现在只想搞清楚,那位孤冷高傲的霸道男子到底是谁?为什么总是跟在自己的身边,动不动就冷着脸训斥道:云笙,你的头怎么能让别人摸?云笙,你怎么能对着别人那样笑?云笙,你该多看看我……

角色:谢晏归,丁桂

魔君他总是对狗俯首称臣

《魔君他总是对狗俯首称臣》第1章 变成人了?免费阅读

云笙看着眼前的场景有些发懵,它明明记得自己叼着那包炸药窜进了匪窝,炸药炸飞那些恶徒的同时也炸死了自己,它还记得同伴呼唤自己名字时,那饱含心疼与不舍的喊叫声……

那么,眼下这是哪里,怎么怪里怪气的?像是老大曾带自己去过的横店。

云笙试着站起身,忽然发觉出大事了!

自己引以为傲的那身又黑又亮的毛哪去了?云笙吓的想动动尾巴,竟然发现尾巴也没了!都炸没了?

云笙伸出“前爪”,却瞧见了人类的手臂和两个手掌,他后知后觉的发觉自己眼中的世界也不再只是单调的灰色,竟然变得五彩缤纷绚烂至极!

它它它变成人了?跟“老大”他们一样的人类?

云笙傻了,它很想…啊不对,应该说“他”了。

他现在很想嗷呜或者汪汪汪两声,自己明明是只战功赫赫的特工犬来着!怎么突然变成人了?

云笙想照照镜子,但这怪里怪气的房间里好像并没有类似镜子的物体,他正有些不知所措时,忽的闻到了老大熟悉的气息。

云笙鼻尖动了动,“立起”耳朵惊喜的瞪圆了眼,随后朝着门口就扑了过去。

只见老大穿着一身深蓝色的华丽长衫,前襟盘着一条花里胡哨的九爪巨蟒,头上还戴着个他没见过的帽子,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老大也没死!还是那样的高大英俊,就是看起来严肃了点。

云笙高兴极了,直扑老大的怀中,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呜呜”声。

他这举动将来人身后跟着的太监吓得倒退了两步,满脸惊恐的看着云笙。

而被云笙抱着的人则是低垂着眼,神情莫测的看着他。

云笙只觉单纯的抱着完全不能表达自己内心的喜悦,便遵循身体的本能,踮起脚伸出舌尖在老大的脖子上舔了一下。

男人高大的身躯猛然一僵,用力的推开云笙,面上神色顿时黑如锅底。

太监丁桂看着摄政王无比阴沉的脸,生怕王爷一声令下砍了这小皇帝的脑袋,忙出声提醒道:“皇上!您怎能冒犯王爷!”

老大这手劲儿也太大了!

云笙被推的打了个滚后跪坐在地上,委屈的呜咽两声,想重新扑回去又不敢。

他是只成熟稳重的特工犬!遵循老大的命令是必要职责,老大现在不许抱,所以,他不能扑不能扑…

云笙强忍着胸腔内那股想亲近撒娇的冲动,只歪着头,满眼渴望的望着自己的“老大”,盼着他朝自己招招手。

可惜那男人看着他的目光有防备有陌生还有些许的厌恶,就是没有往日的喜爱和信赖。

这下云笙更委屈了。

他想摇摇尾巴,但是尾巴没了,他只好眨了眨眼睛,蔫头巴脑的趴在了地上。

一旁的丁桂更吃惊了,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地上趴的十分“舒坦”的皇帝,磕磕巴巴道:

“王…王爷,皇上怕是伤到了脑袋,奴才去寻个太医来吧…”

摄政王谢晏归闻后眯着眼打量了地上的某人两眼,微微颔首道:

“请张太医。”

“是。”

丁桂领命想转身离开,又生怕“坏了脑子”的皇帝再次冒犯王爷,有心提醒王爷几句,又不知如何开口,正踌躇着,谢晏归幽冷的目光扫了过来。

丁桂不由自主的抖了抖,试探的问:“要不奴才先把皇上……嗯捆……捆起来?”

谢晏归闻后挑着眉斜了他一眼,“对皇上不敬,你活腻了?更何况你觉得他会是本王的对手?”

“奴才不敢,是奴才多虑了!”

丁桂抹了把额头的冷汗,转身快步离开。

开什么玩笑,这世上何人是王爷的对手?王爷的功夫造诣高深莫测,那皇帝瘦弱矮小,与高大威猛的王爷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丁桂哪里是怕王爷吃亏,他是怕皇帝再胡来惹怒王爷因此而丢了性命,毕竟那小皇帝也是个可怜人,对王爷又是个忠心的,要不然也不至于抢着喝下王爷的银杏羹,这才中了毒遭此大难。

前些日子谢晏归反了元姓皇朝,血洗皇宫斩杀皇亲贵胄二十余人,男子只留这么个手无杀鸡之力的十七皇子,随后又将其推至皇位做个傀儡,谢晏归自己则是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

实则也没什么一人之下,谁人不知眼下真正一手遮天的乃是摄政王谢晏归,而这位皇帝不过是个龙椅上的摆饰罢了。

……

“傀儡”云笙现在正委屈巴巴的盯着罗汉床上坐着的谢晏归,目光中满是不解和不安。

老大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样严肃的看着他?是嫌弃自己这副新相貌,不愿意带着自己并肩作战了吗?

而皇帝趴在地上,门口当值的宫人哪里敢站着?一个个都跪伏在地,额头贴地趴的服服帖帖。

“还不扶皇上起身?”谢晏归小酌了一口宫人端上来的茶,冷声吩咐。

皇上?皇上是谁?

云笙以为谢晏归是在命令自己,闻后眼中一亮,蹭!的站起身,学着人类的模样用腿站立,而两只胳膊却习惯性的支在胸前。

他四处望了望,瞧见门口跪伏着的人,忙快步走了过去,一把就将那两人扯了起来。

随后云笙转过身,又走到谢晏归身前站着,巴巴的等着他夸赞自己。

被皇帝亲手拉起来,那两个宫女受宠若惊,忙又重新跪在地上口中道着:“谢皇上恩典。”

云笙见状不高兴了,垮下脸看着那两人,心道:这两个皇上怎么这么不听话!怪不得老大没有夸奖自己!

谢晏归的视线一直投在眼前的皇帝身上,见其神情举止一派天真,毫无半点演戏的痕迹,心头的狐疑更深了几分。

他摆了摆手,让那些宫人退下,随后看向眼前的皇帝,沉声问道:“你可知道自己是谁?”

当然知道!我是云笙!

云笙想回答,想汪!上两声,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干涩暗哑,费了半天劲只发出了一句“唔…”

“看样子是不记得了。”谢晏归抿了抿唇,眼底的试探一闪而逝。

“您姓元名云笙,乃当今圣上是也。”男人声线低沉,吐出的字铿锵有力。

谢晏归站起身,走到云笙面前垂下眼帘,居高临下的望着他。

                           

原创文章,作者:叶怜衣,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660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