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被病娇宿敌宠上天》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傅卿止,金克木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我被病娇宿敌宠上天

小说:纯爱

作者:岁岁红

简介:【双男主+重生+破镜重圆】【明面作恶傻甜孽徒&暗地使坏病娇师尊】三百年前傅卿止一把断尘了却过往,封号玄浄天尊。死于他手的便是统领万恶地狱的九渊之主:司靖。三百年后司靖再次睁眼,发现自己竟成了宿敌之徒:桃花妖!小花妖正襟危坐:“师尊你在干嘛???”天尊大人笑得邪魅:“日行一善。”某花:那为什么躺在我这?!某尊:夜里凉,我来替乖徒儿暖暖床。听说,天尊大人有一屋子的珍画,画尽心中所爱之人。

角色:傅卿止,金克木

重生后我被病娇宿敌宠上天

《重生后我被病娇宿敌宠上天》第1章 九渊之主被迫切小号免费阅读

天地相望,上有苍穹仙界,下有九渊地狱。

九渊之下,无涯为首

此刻,天界大军已至,坐镇九渊的无涯殿被毁,其间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有天人,更多的是九渊的妖魔。

殿外结界破防,石柱坍塌,上面“无涯之际”四个大字离碎难寻,殿中央横生一道裂隙,一红一白分隔对峙。

司靖心头被锁心咒紧攥,胸口的跳动渐弱,眼中那抹白影也变得虚幻。他怀抱早已死去的银狐,飞过大殿去往后方的轮回镜。

才将小狐狸放好,司靖便感一道凌厉的剑气直逼命门。他侧身躲过,险些栽倒在地。打斗声渐近,他却没有丝毫慌乱,一袭红衣妖艳似火,欣赏这片极尽绽放的桃林:

“我从不骗人,你瞧……我这宝地乃世间一绝。”

男人的轻叹飘忽绵延,最后随风逝去。

傅卿止冰冷不移,凝视鬼面下那双黯淡无光的桃花眼:

“交出生死簿。”

司靖大笑,可体内的锁心咒缠得他心痛难耐,只有一串急促的喘息声从面具下传出,闷沉不实。

“生死簿早就被我毁了……你就是上天入地,这辈子都不可能找到她……”

心中满是不甘,他用尽全力挥剑,兵刃相交划出刺耳的声响,紧接着是刺入血肉的声音。

傅卿止脸上霜寒稍减,看向自己肩上的血刃错愣不已,而顺着他的手望去,掌心的断尘剑却准确地刺入对方的心脏:

“为什么?”

司靖只见眼前那人的薄唇一张一合,胸前剑气的杀意穿透他的灵魂带来彻骨寒意,将他的声音冻结在喉咙里。

时辰到,锁心闭,生死敲定,神仙都留不住。

心尖绞杀,他感觉到心脏爆裂,体内气血翻腾,一大口鲜血便从嘴里涌出,沿着面具滴落。一时间他分辨不出,到底是锁心咒杀了他,还是傅卿止杀了他。

满林桃花皆枯萎,黯然失色摧人泪。

轮回镜中粉红不再,暗色残花漫天飞舞,此处没有发生激烈打斗,却是死气纵横不输前殿。

倒下的那一刻,司靖看见的不是天上皎月,而是傅卿止的脸。

他突然后悔刚才的心软,没有把剑刺入心脏,将这人一同拉下地狱。

天地第三次大战,九渊之主司靖出兵攻上苍穹,最后被玄浄天尊了结于轮回镜。持续了一千年的斗争落下帷幕,结局是喜闻乐见的“邪不胜正”。

九渊又回到天界手中。

——

瀚海山上偏僻的小屋里,一位布衣少年缓缓地睁开双眼。

“你醒了……小师弟醒了!大师兄快来!”

司靖只觉全身断裂般疼痛延及经脉,眼睛还没适应光亮,就被耳边的惊呼震得心下一抖,四肢发虚。

他有的哪门子大师兄?

九渊之下唯他独尊,根本没有师门,怎么现在不仅有了大师兄,还成了小师弟?

费了好一阵功夫司靖才缓过神,开始打量周遭环境。此处简陋狭窄,扫视一圈就能将整个木屋看清楚,东西虽少而破旧,却胜在干净整洁,旁边站着一个身穿蓝纹白衣的俊朗少年。

很快,另一位衣着相似的人从门外跨步而来,坐在床边抓住他的手就是一番诊脉,片刻后卸下愁容:

“太好了师弟!眼下你已无性命之忧,那筋脉重接、灵根重筑的问题师兄会想办法……”

这是哪里?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等等,筋脉重接、灵根重筑,那不就表示这是个废人?!

大师兄见床上的少年脸色剧变、苍白如纸,神情不由得染上怜悯。

这孩子也算他看大的,因为身份特殊,每年试剑会上总受外人欺负,平日里又比常人勤奋刻苦,骨子里很是要强,如今被老二害得修为尽毁,恐将一蹶不振。

“师弟莫慌,虽然现在我不能将你的筋脉全部接好,但只要等师尊回来,一定可以让你恢复如初;至于灵根……你且年幼,还有很多时间重修,天无绝人之路。你心脏不好,千万不可过度悲伤,应该认真调养,日后好好修炼才是……”

言语间,那名呼声高亢的少年也在一旁应声附和,生怕床上的人不相信。

司靖本就头昏脑胀搞不清楚状况,耳边又一直有人说个没完,吵的他心烦不已:“闭嘴!”

一声令下满屋寂静,大师兄心中大感不妙。

小师弟以前从未厉声待人,如今怕是伤心到性情大变。

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安抚:

“老二私自调换你的心法,让你变成这般,师兄知道你心中委屈。虽说你是树妖,根基与常人不同,但师兄定会帮你重拾修为,此事也不能操之过急!\”

\”我已经将你的情况上报师尊,害及手足是师门大忌,此番错全在她,我相信师尊定会给你一个公道!说来也怪我没能及早发现,叫你——师弟你怎么了!!你的脸为何如此……”

狰狞?

司靖忍痛用力一跃,也只是在床上歪了个身,他满脸震惊:“我,树妖?那你们是谁?!”

本来点头的两个人在听到后半句时,脸色比他还苍白,脑子里只有两个字:完了。

——

天黑又转亮,司靖听了大半宿的故事,终于将眼下的情况听出个大概。

如今距第三次天地之争已有三百年,三百年间上下格局翻覆,九渊不再立新主而是归顺苍穹,生灵往复轮回依旧要下地府,饮孟婆汤过忘川河。

所有人都从三百年前的战争回过神来,世间一片祥和。

九渊一直有地府与人间相连,而苍穹主要靠三位仙人执掌的三大仙门,分别位于瀚海山、彼岸崖和沧溟川。

他占用的这副身体,名为霁之年,十七年前由树妖化为人形,因是瀚海山上唯一练成人形的妖精,于是有幸进入这“门槛最高”的瀚海仙门。

入瀚海山修炼并非凭借资质,是去是留全看掌门的心情,所以它不像另外两个仙门那样分有派别、弟子众多。

数百年来,瀚海门下只有四名弟子,老大贺珏、老二兰婉欣、老三楚宵云,霁之年入门最晚则是最小的师弟。

仙门里难得进新人,加上霁之年生的漂亮性子又极好,为人真诚、兢兢业业,很快受到大家的偏爱,只有二师姐例外。

上得了天的,当是练有仙根者。根基分有浊、半清、净及空明四类。

浊,乃天人自堕,仙根不净,若到非常,即刻成魔;半清,指修炼天缘,但尚未圆满的人;净,即得道大成,仙根明净者;空明,则为神,当根基达空明,则化为无形。

成仙者,稀松平常,成神者,却少之又少。

五年前霁之年好不容易将根基修至半清,若心无杂念,功德圆满指日可待。突破阶段正需一本心法辅助,他就请求师尊赐予。

根基为木,辅助以水最佳,不想二师姐交给他的是一本披着水系外壳的金系心法。

刚克柔,金克木,习得的新灵力与他体内原生灵力相冲。霁之年前两年日夜研习,修为不增反减,最后急郁结心走火入魔、筋脉尽断,他无法承受这样的结果,自杀未遂,一睡就是三年。

可那少年终究是离开了,醒来的只有曾经的九渊之主——司靖。

他好歹也是做过万恶之首的人,现在却变成一个普通的小妖精?!

活过来是喜事,但变成废柴实在是让人高兴不起来啊!

司靖想扶额,但他抬不起手。

既已成定局,不如将错就错,待治好身上的毛病,就找个机会离开这不属于他的地方。

                           

原创文章,作者:岁岁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oyang.net/65919.html